-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記憶中的地方

三人結伴,很快來到了死亡穀深處。

四周都是漆黑的山體,群山遮蔽,形成一個葫蘆深穀的溝壑。

這裡,就是赫赫有名的死亡穀。

四周長滿奇花異草,依稀可見一具具森森白骨,骨頭都風化了,化作養分,滋養著這裡的天材地寶。

死亡穀一片寂靜,一個又一個洞穴彷彿通向地獄的大門,陣陣黑霧繚繞其中,令人隱隱感覺到不安。

“相傳這死亡穀是我秘境中的生命禁區,不知為何,飄到了世俗外麵。”

水伯左右看了看,深深的感歎道:“連我們隱世古宗和太上家族進入死亡穀,都得準備充足,更彆說你們這些世俗之人了。”

說話間,他們發現秦羽朝一處規模較大的洞穴走去,當即臉色變了變,也跟著趕了過去。

“小子,你發現了什麼嗎?”

水伯問道。

秦羽冇說話,隻是來到山壁前,目光死死的盯著一處壁畫。

壁畫中,一對夫婦神色虔誠,似乎在祈禱。

他們懷裡抱著一個初生的嬰兒。

和秦雲藍當初給予的第一手死亡穀的情報一模一樣。

“這是......”

金龍和水伯見狀,瞳孔立即收縮了一下。

隨後他們彼此相視一眼,臉色同時一變。

喃喃道:“他們果然在這兒......”

秦羽閉上眼睛,伸手去觸摸這些壁畫。

周圍事物彷彿鬥轉星移,都發生了變化。

無數殘破模糊的畫麵在他的腦中閃回。

記憶裡那看不清麵容的兩人,愈加的清晰。

秦羽想起了當初的暴君,離開死亡穀,隻為找一人。

那個人,是自己。

“父親,母親......”

秦羽喃喃自語,重新睜開眼睛時,他的神色已經沉默。

心也砰砰跳了起來,那是血緣的重逢,令他不免有些緊張。

秦羽不確定,他的父母,是否還在死亡穀中。

“這裡什麼也冇有啊!”

“看來他們曾經登臨過這裡,但是並冇有留下什麼,就離開了。”

金龍和水伯喃喃自語。

三人一直走到洞穴最深處,卻什麼都冇有發現。

秦羽卻聽到金龍他們的對話,眼裡閃過一抹鋒芒。

死亡穀很大,隨著三人漸漸深.入,一股金戈鐵馬的殺意也撲麵而來。

山穀內的風,大了。

天空驟然變得昏暗下來,顯得極其陰森詭異。

死亡穀內的景色似乎並不是外界的景色,充斥著妖異。

甚至,他們還看到了一具具腐爛的屍骨。

還冇到風化的程度,但是衣衫已經破爛,手裡的刀劍已經摺斷。

“武皇的氣息......”

金龍喃喃道:“這些屍骨據推斷,大概距今二十多年前,也就是說,二十多年前,這裡曾發生過一場多位武皇的大戰。”

屍骨成山,血流成河。

這是此刻浮現在三人眼前的。

大戰的痕跡一直持續到死亡穀中的一處血潭。

潭水血紅,深淺不一。

對麵的岸邊,還留有一串淺淺淡淡的腳印。

金龍眼睛危險的眯起:“看來想繼續往前走,得先過河了。”

“秦羽兄弟,要不你先上?”

金龍看向秦羽,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