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枯瞥了它一眼,想起了原來溫府裡的那隻孽獸。

它跟孽獸長的有幾分相似,溫枯特意多看了一眼。

隻是多看了一眼而已,那隻狗怪立即就收穫了其它怪物滿滿的羨慕嫉妒恨。

它們狠歸狠,卻都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東西。

身體裡更是流淌著慕強者的血。

永遠彆想著跟這些怪物講道理,要征服它們隻有一條路,打!

打到服氣為止。

而溫枯將它們全部征服,隻用了須臾不到的時間。

“汪汪汪……”那狗怪可憐兮兮的跑了過來,搖著它巨大的狗尾巴,諂媚極了。

明明它長了一張極其凶神惡煞的臉。

溫枯直接把它當坐騎了,“大約你就是那孽獸的祖宗。”

ps://m.vp.

她拍了拍狗怪的頭,“之後有機會,去見見你的子孫後代。”

那臉,彆說,跟一個模子裡刻出來似的,倒是讓溫枯想起了不少在凡塵中的前塵往事。

隻是這份記憶裡,好像缺了個什麼東西。

她知道自己丟了某個人的記憶,便也不去刻意想。

狗怪被她寵幸,開心的尾巴都要搖成螺旋槳了,它嘴裡還發出愉悅的‘嗚嗚’聲來,引得一眾怪物紅了眼。

嚶嚶嚶,它們也好想被美強主上寵幸呢!

能當她的坐騎都好幸福哦!

此時它們已經全然忘記了,當初在這大千世界裡,它們一個個的是多麼可怕的存在。

現在比狗還諂媚!

“誰叫鹿承?”這時溫枯又問道。

怪物們愣了一下,隨即爭前恐後的說道。

“鹿承大人是我們這裡最厲害的怪物!”

“他最凶!”

“他不是個好東西!”

“他吃人不放鹽,打狗戳屁目艮!”

狗怪忽然覺得菊花疼。

“他是我們的老大!老大老大棒棒噠!”

溫枯,“……”

“叫他來見我。”溫枯話一落,眾怪又啞了聲。

“老大在很久前就休眠去了,我們不敢吵醒他。”

提起這位鹿承大人的時候,怪物們還是很恭敬的。

溫枯是全靠神力碾壓他們,那鹿承能讓這些怪物臣服,便是怪物中的怪物。

也不急,總有見麵的時候。

當小帝姬再度來到自己的神識時,就快被眼前的景象整懵逼了。

識海裡的那個黑洞,以前總是往外冒著讓人很不安的黑霧和煞氣。

可這次她來的時候,那黑洞跟前竟是多了一片薔薇花叢。

火紅的薔薇花裡,還有一棵高大的花樹。

是淩霄花。

此刻,溫枯姨姨正坐在花樹上,火紅的長裙飄飄,她的頭髮像黑色的瀑布一樣,隻是一個魂體,都美的驚天動地。

而更讓她震驚的是,在那片薔薇花叢中,一群怪物正在撅著屁股……種花?

刨地的刨地,播種的播種……那架勢,跟人間的農民伯伯簡直一模一樣了。

硬生生要將她的識海變成一片花海。

而溫枯姨姨則像個監工頭頭兒。

“喲,小帝姬!”

看見小帝姬的時候,怪物們還非常友好的朝她打了個招呼。

小帝姬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這些怪物,以前都被封鎖在那個黑洞裡,她生怕哪一天它們會突然跑出來。

而現在……噩夢成真了!

溫枯看見粉糰子,一揮衣袖,隔空就將她撈了過來,抱在了懷裡。

小帝姬這才感覺安心了點,在姨姨的懷裡就和在孃親的懷裡一樣。

她們都香香的,暖暖的。

溫枯說道,“這些怪物是我帶出來的,都已經從良了,你不必怕它們。”

“嗯嗯嗯!”怪物們使勁兒點頭,“我們從今以後都是好怪物了呢!”

“小帝姬,你看起來還是一如既往的美味呀!”

小帝姬差點哭了。

溫枯一記眼刀過去,怪物們趕緊又撅著屁股去種花了。

大佬就是大佬,在哪裡都過得有情調!

也是,冇有點花花襯托,怎能越發顯得我們美強少女主上越發的別緻呢?

確定了那些怪物卻已經從良了,小帝姬一顆懸著的心才稍稍落了點下來。

她很驚奇,“它們真的都變乖了?”

怪物點頭。

狗怪,“汪汪汪!”比舔狗還乖呢!

得到這些迴應,小帝姬鬆了一口氣,而後她纔對溫枯說道,“福福已經讓孃親安心了,福福冇有彆的事了。”

“姨姨,你可以隨便用我的肉身了。”

那天剛回塗山虐夜海的時候,其實是姨姨在用她的肉身,隻是回到孃親的寢宮,姨姨就將肉身還給她了。

溫枯摸了摸粉糰子毛茸茸的腦袋,說道,“姨姨答應你,有朝一日必然會將你的詛咒解開的。”

以她現在的能力,當然知道小帝姬是被下咒了的。解鈴還須繫鈴人,單單是有《羅生咒》還不足以解開她的詛咒。

得去找到那下咒之人。

因著那個人的詛咒,小帝姬的識海裡纔會出現這樣一處黑洞空間,數不清的怪物和各種恐怖的力量被吸進入,小小年紀的她自然承受不起。

再繼續下去,她遲早會被耗儘。

而也剛好因為這處黑洞空間,才能容下溫枯的靈魂。

福福甚至冇想那麼多,她抱著溫枯的胳膊,把肉嘟嘟的下巴枕在上麵,眉眼彎彎,“就算活不到那麼長,福福也冇有遺憾呀。”

“孃親愛我,爹爹疼我,我還有好多好朋友,寶寶,桃子姐姐,還有小冥主。”

“當然還有溫枯姨姨也疼我。”

“福福覺得自己最幸福啦!”

非得要找點遺憾的話,大約是爹爹和孃親不似以前恩愛,自從那隻叫司錦萱的鳳凰來了以後,孃親和爹爹的感情就更不好了。

她不喜歡。

不過她也冇有跟溫枯說。

“姨姨,福福好累,福福想睡覺覺。”她雙眼微合。

溫枯摸著小丫頭的臉蛋,福福和小桃子真的是這天下最可愛的女孩子了。

溫枯將她放進花樹上的一間小屋子裡。

“平日裡你們就在這裡守著帝姬,冇有我的命令,不可妄動。”

“收到,美強少女主上!保證守的好好地,我們舔都不會舔小帝姬一下的!”

嗚嗚嗚,口水直流三千尺。

忍啊!

溫枯,“記住,我比你們的鹿承狠。”

------題外話------

感謝圓圓,羅雲熙澹台燼各位寶貝打賞

晚上就不更新了,要帶寶寶,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