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明月高懸。

這裡是帝都西郊。

一個巨大的人工湖。

湖中心有一個小型的人工島。

一座蜿蜒的木橋通往島上。

此時,穀主身穿著長袍,負著雙手,抬頭賞月。

“不知幾個春秋了……”他忽然歎了一口氣說道。

正這時,一個輕輕地腳步聲響起。

“來了?”穀主頭都冇有回,隻是淡淡地問道。

“我來了。”

來的正是趙小龍。

他平靜地盯著穀主,一步又一步走近。

穀主笑道:“我們上島吧!”

一邊說著,一邊往島上行動。

走得很慢。

趙小龍說道:“看來,你對我們趙家的傳承勢在必得。”

“不錯。趙小龍,現在的你,應該也知道趙家傳承的厲害之處吧?”穀主頭都冇有回。

趙小龍沉聲說道:“自然清楚。但,這是趙家的,不是你們能隨便覬覦的!”

“那又如何?想當年,趙家都被破了,活著的趙家人,也基本上被抓了,隻不過逃出去幾個漏網之魚而已……一晃就已一百多年了。”

來到了島上,穀主轉身看著他,笑道:“趙小龍,我很好奇,現在的你到底達到了何種實力。”

“等下你就會知道了。”趙小龍淡淡地說道。

“好!隻要打倒了你,我就什麼都有了。清風、趙家的傳承。”

穀主的眼睛眯了起來。

“那我打倒了你呢?”趙小龍冷冷地問道。

“打倒了我?打倒了我,你會更危險。因為,那就證明,你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最頂尖的那一個層級。”

穀主接著說道:“那樣的話,將會有更強大的對手找上你。”

他又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趙小龍,你以為,你的對手就隻有一個嗎?當年攻入趙家的,可有不少都是隱世高人!他們就不眼紅趙家的絕學嗎?”

趙小龍的臉沉了下來,“那又如何?”

“如何?也許,在不久的將來,他們會再次聯合起來,攻入你家裡吧?當然,前提是你必須勝過我!”

說到這裡,穀主的長袍無風自動。

一股強大的氣勢升了起來。

趙小龍的目光一凝。

“趙小龍,我不得不承認,你確實很強大,但是你才修煉了多久?所以,你現在還不是我的對手。若是你現在主動交出趙家的傳承,我不僅可以放你一馬,而且還會庇護你!”

穀主很自信。

趙小龍搖了搖頭,“現在說這些,你不覺得太遲了一些嗎?現在隻有兩種結果了吧?要不我被你打死,要不,你被我打死!”

“好,爽快!”

穀主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隻要打倒了你,我還能擁有陰魄丹那種至寶!”

“你要說到什麼時候?”趙小龍一步一步向著穀主走去。

穀主緊緊盯著他。

然後冷哼一聲,身影一閃,就向著趙小龍衝去。

身如閃電!

趙小龍一拳擊出。

轟!

兩人都不禁後退。

趙小龍一連後退了八步,最後一腳踏碎了地麵。

穀主後退了三步。

“果然厲害,竟然能夠接住我這一拳。隻是,我隻不過是我的八分力,你又能接住幾拳呢?”

穀主笑了。

三步與八步,顯然,趙小龍的實力更差一些。

他閃身衝了過去。

又一拳擊出。

趙小龍也迎了上去。

轟!

兩人又對了一拳。

趙小龍這一次連退十步。

穀主退了三步。

“哈哈,趙小龍,看來,這一次,你是必敗無疑啊!現在,你可以被我打廢了!”

穀主笑了一聲,再次衝近。

趙小龍深吸一口氣。

不退反進,主動衝了過去。

這一拳,他已然融入了升龍拳的拳意!

一拳擊出。

穀主也剛好擊出一拳。

他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

這怎麼可能?!

剛剛趙小龍冇有出全力?!

轟!

哢嚓!

穀主慘叫一聲,倒飛而出。

右臂都碎了!

趙小龍的身體後退了兩步,然後提了一口氣,身如幻影,繼續衝了過去。

此時穀主都還冇有摔到地上,就又要麵對著趙小龍的一拳。

轟!

這一拳直接把穀主砸入了地麵之中。

哇!

穀主吐出了一大口血。

他萬萬冇想到,間然會是這種結果。

“這怎麼可能!”穀主叫了一聲,又吐出了一口血。

趙小龍冇有回答他的話,一拳又一拳地轟到了穀主的身上。

砰砰砰砰!

轉眼之間,穀主的身上都轟了不知道多少拳!

直到趙小龍自己都感覺到累了,這才停了下來。

低頭看時,隻見穀主已經冇有絲毫聲息。

身體幾乎都成了泥巴一樣。

“為什麼一直都要來惹我呢?我隻不過是想好好地過生活而已。”

他歎了一口氣。

不過馬上,他的目光就堅定了起來,“以後,不管是誰惹我,該打的就打,該殺的就殺!看你們怕不怕!”

他不禁回想起來,這段時間以來,一直都有人來找他的麻煩。

各種不斷的麻煩。

而他呢?

他隻不過是想好好地在村裡麵辦事業,帶領大家走上幸福的生活而已。

他重重地撥出了一口氣。

“現在回去,一是要把事業做大,二是要把安保隊做強!有這強大的武力,他們又能拿我怎麼樣?”

“一切,還得靠自己啊!自己落後的話,那就會捱打。”

此時,他堅定了自己的信念。

做大,做強!

又低頭看了一眼地上被他轟出的土坑,還有坑底的那個肉餅一樣的穀主。

然後幾拳之下,就擊起了無數的石和土,填入坑中,幾掌下去,就被他打平整了。

抬頭看了一眼明月。

然後長歎一聲。

少華村。

當趙崢等人回到少華村的時候,他們簡直都驚呆了。

“趙崢,這就是少華村?你以前就住在這裡?”那個趙家的老頭子問道。

“是的,想不到,這短短的時間,變化這麼大!”趙崢不禁感慨道。

“哈哈,路上那位陳老不是說了嗎?這一切都是小龍做的啊!小龍,果然不愧是我們趙家的現任族長!在他的帶領之下,我們趙家必定能夠重現輝煌!”那老頭這時都有些意氣風發。

陳老帶著他們進入,這時許多人都注意到了。

忽然有人認了出來,驚呼道:“是趙醫生嗎?你回來了?!”

一聽到“趙醫生”這個稱呼,村民們都呼啦啦地衝了過來。

哪怕就是在酒廠裡麵工作的人,也跑了出來。

“趙醫生回來了!趙醫生回來了!”

待看到還有其他的趙家人時,人們又驚奇了起來。

“哈哈,是的,我回來了,是小龍把我給救回來的。”趙崢不無得意地說道。

“是趙總?難怪了!趙醫生,小龍可真是一個好孩子啊!現在他把你救回來了,多好的事,現在就是一家團圓了啊!”

“是啊,趙醫生,你有這樣的兒子,真的太有福氣了!”

整個少華村都轟動了。

秦香怡也跑了過來。

過去叫了一聲爸。

然後看到沈月站在一邊,立時過去牽住了她的手。

“香怡?”趙崢愣了一下。

秦香怡又叫了一聲爸。

“唉,香怡,可苦了你了……”

趙崢歎了一口氣。

趙小龍的事情,他基本上都從陳老那裡聽過了。

所以也知道,現在他就隻剩下小龍這麼一個兒子了。

而香怡,之前照顧了小龍兩年,不離不棄。

現在,小龍好了,聽陳老說,小龍要與香怡結婚。

他自然明白趙小龍的心意。

所以,他完全不反對。

此時看到秦香怡,見她比以前還要漂亮,而且也大方有禮,不禁心裡又是歡喜又是有點難過。

“爸,小龍呢?他怎麼冇有回來?”秦香怡上前問道。

“他?說還要辦一點事。”

“那我現在打電話問一下。”

因為趙崢的歸來,而且又帶回了這麼多趙家的人,沈月又給酒廠放了假。

同時也排了酒席,為大家接風洗塵。

就連黃天期都來了。

黃天期一見到那麼多趙家人,頓時一驚,然後拉著趙崢和那個趙家老頭,說出了一段隱秘之事。

原來,他以前確實受過趙家人的恩惠,他的醫術其實也是趙家人教的。

“不管怎麼說,以後我就在這裡紮根了,我與趙家,也算是一家人了吧!”黃天期不禁感歎道。

趙崢笑道:“黃神醫名聲在外,願意在這裡住,這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啊!”

村裡熱熱鬨鬨的。

直到第二天趙小龍終於回來了。

他樂嗬嗬地看著大家迎接著他。

“大家都辛苦了,路快要修好了,到時候我們的度假區就要開業了!以後,大家都能過上好日子!”他大聲地說道。

村民們歡呼起來。

“行了,大家都去做自己的事吧,我還要跟我爸他們商量一點事。”

趙小龍趕緊溜回了家。

結果一進家門,就被趙崢給拎起了耳朵。

“哎呀,爸,這是乾啥?我現在可是大老闆,你這也太不給我麵子了吧?”

“給你麵子?你再大的老闆,我也是你老子。”

趙崢瞪了他一眼,然後說道:“沈月,香怡,關門。”

兩女臉上含笑地關起了門。

“哼,臭小子!你倒是風光了。看看你自己,年紀也老大不小的了,現在,也該給人家一個交代了!”趙崢有些氣呼呼地說道。

“啊?”趙小龍不由得一愣。

“還啊什麼啊?你以為我不知道?香怡都跟我說了!我現在告訴你,我想要抱孫子!”趙崢說著又要去拎趙小龍的耳朵。

趙小龍趕緊躲開。

“爸,那就結婚?”

“廢話!當然得結婚!名份總要給一個吧?行了,我做主,明天是個黃道吉日,給你們三個把婚禮給辦了!”

趙崢下了命令。

三個?

趙小龍倒吸一口涼氣,不禁看向沈月和秦香怡。

她們兩個都羞紅了臉低下頭去。

“這個……是不是太急了一點?”趙小龍不禁紅著臉說。

兩女的身體都不禁一僵。

“急嗎?你還想等到什麼時候?!”趙崢怒道。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啊!我的意思是說,我總得先買一個大浴缸,還有一張大床啊!這樣纔夠我們三個人睡啊……哎呀,大浴缸啊!一般的實在太小啦,三個人擠不下去啊!”

“臭小子!”

趙崢不禁笑罵道。

兩女的臉更紅,頭都抬不起來。

“哎呀,我的幸福生活啊!我現在就去買!”

趙小龍飛也似地跑了出去。

趙崢笑罵道:“這個臭小子,冇個正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