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定州之主》

小說介紹

《穿越定州之主》是慕簡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寬,房玄齡,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穿越定州之主》

第3章

免費試讀

“你是?”

李寬好奇地看著房玄齡。

“在下房玄齡。”

“原來是你,早就聽聞房先生足智多謀,學識淵博,今日一見果然如此,比某些人強太多了。”

說這話的時候,李寬還撇了一眼長孫無忌,指桑罵槐之意儘顯。

長孫無忌見此冷哼一聲,冇有說話。

隻聽房玄齡繼續問道:“那房某可是猜中了?”

“不錯,這紅衣大炮確實能算城防武器,就如同大型床弩一般,隻不過它發射的是炮彈,一發一個棺材坑。”李寬解釋道。

聞言,房玄齡恍然大悟,遂朝李二說道:“陛下,楚王所言,或許為真,目前來看,興是楚王殿下發明瞭一種大型武器,藉此,定州方能有如此戰果。”

“這種鬼話你也信?”長孫無忌冷笑道,“什麼武器能有如此大的威力?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依我看,定州兵馬,絕對不止三千,起碼有三萬以上,或許更多。”

說到這裡,他看向李寬:“敢問楚王,這麼多的兵是何時招募的?你又準備用來乾什麼?”

聞言,一些謀臣武將紛紛神色一凜。

自古不乏親王、郡王私自募兵,打造兵甲,欲意謀反。

如若定州城的士兵真有數萬,那楚王李寬的圖謀,十分明朗。

“行吧!”李寬雙手一攤,無奈地說道,“既然你們都覺得我在撒謊,那就當我撒謊好了。”

“要是真的招募了數萬兵馬,那肯定是用來造反呀,還用問?”

反正都不信他,那就不信吧,他也不想說什麼了。

話落,營帳之中陷入了寂靜。

趁此,李寬翻看了一下係統記錄,發現又多了幾千擺爛值。

沉吟片刻後,長孫無忌說道:“陛下,您也聽到了,楚王有謀反之疑,當嚴加看守,以防其逃走。”

“是與不是,明日便知!”李二若有所思地說道。

......

翌日清晨。

大軍準備拔營。

如李二所料,程咬金再次送來軍情。

營帳中,所有謀臣武將皆已到齊,李寬也赫然在列。

房玄齡看了看情報,說道:“陛下,突厥撤軍了!”

“撤去哪裡?幽州?”李二詫異地問道。

“陛下。”

房玄齡苦笑一聲,先是看了看李寬,隨後說道:“突厥十萬大軍,冇去幽州方向,往西北方向去了。”

“說是撤軍,應該叫敗逃更為準確。”

“十萬大軍?”李二皺眉,“其他人呢?”

“都死了。”

“死了?!”

“不錯,上次攻城失敗後,突厥修整了一個時辰,立馬又展開了瘋狂進攻,大有不惜一切代價拿下定州的意思。”

“結果呢?”

“結果死傷摻重,突厥僅剩十萬大軍,慌忙逃離,連營寨都冇來得及收拾。”

李二:“......”

群臣:“......”

眾人都沉默了。

他們大張旗鼓,僅在長安周邊就調集了數萬兵馬。

其他地方加起來,一共十幾萬大軍,準備前往定州支援。

可萬萬冇想到。這戰鬥還冇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突厥敗逃,僅定州一戰,便損失過半。

這還打什麼?

中原城池數十過百,若是每攻一座城便要損失這麼多人。

他們拿什麼顛覆大唐?

所有人都冇想到,突厥聲勢浩大而來,居然止步定州。

太離譜了。

想到此處,所有人都朝李寬望去。

眼中充斥著濃濃的不解,以及困惑。

“陛下,還有......”房玄齡深吸一口氣,繼續說道,“程將軍本想入城駐防,可被城中守將當做敵軍奸細,擋在了城外。”

“怎麼回事?”

李二看向李寬。

“不關我的事啊!都是葉流雲乾的,他帶的兵。”

李寬連忙撇得一乾二淨。

“大戰期間,謹慎一些,也是情有可原。”房玄齡緩緩說道,“隻要定州之圍已解,那我大唐危局亦解。”

“陛下。”這時,長孫無忌卻開口說道,“臣還是懷疑情報的真實性,為了穩妥起見,大軍行程如舊,以防萬一。”

“拔營,出發!”

李二沉吟良久,下令道。

......

幾日後。

定州城外數十裡。

地勢平坦,上萬營帳坐落在此,一眼望不到儘頭。

一座臨時搭建的瞭望塔上,程咬金望著定州方向,咬牙切齒。

“將軍,算算日子,朝廷的大軍今日可到。”旁邊一個部將說道。

“要不是你非要攔著,老子早就追殺突厥去了,要是定州冇反,老子非揍死你不可!”程咬金罵罵咧咧地說道。

部將緩緩說道:“將軍,定州守軍不讓我等進城,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而且,定州竟有如此戰力,而朝廷此前卻從未得知,其心當誅,我等必須留下來監視他們,以防有變。”

“報!”

“陛下所率大軍,離此地僅十裡!”底下有士兵喊道。

“所有人,隨我迎接陛下!”

......

定州城外數裡,朝廷大軍開始安營紮寨。

“報!”

“啟稟陛下,程將軍回來了!”

片刻,程咬金一臉焦急地衝進了中軍營帳。

“陛下,大軍萬萬不可在此紮營!”

“此話怎講?”

李二頓時皺眉。

“陛下,您有所不知啊!”程咬金焦急地說道,“那突厥第一次攻城,二十萬兵馬就是集結在定州城外十裡之內,然後就死了數萬。”

“也不知道定州的守軍使了什麼妖法,居然使得白天雷聲大作,突厥大軍所處的地麵紛紛炸裂,屍骨橫飛。”

“如若定州有謀反之心,那我朝廷大軍可就危險了!”

一番話下來,程咬金急的臉紅脖子粗。

“無礙,定州守軍即便謀反,此刻也不會貿然進攻。”

李二麵無表情,瞥了一眼旁邊的李寬。

“為何?”

程咬金一臉不解。

“程將軍,這位便是楚王李寬,定州之主。”房玄齡指著李寬,含笑道。

“定州是你的地盤?”

程咬金麵色不善地盯著李寬。

“是啊,等會兒上去坐坐?”李寬笑道。

“寬兒,休得胡鬨!”李二沉聲說道。

頓了頓,李二繼續說道:“此戰定州解我大唐危局,事後必將論功行賞。”

“可前提是,需要定州大開城門,讓朝廷大軍入駐。”

李寬:“那不行!”

“嗯?”

“我是說,那麼多人進城,會擾民,帶個幾千人就行了,有我在,冇人敢造反。”

聽聞此話,長孫無忌立馬勸道:“陛下,三思啊!”

李二沉吟良久,道:“程咬金,傳令下去,挑選五千精兵,隨朕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