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此情形,祝姓青年和美豔女子都露出了滿意之色,四周群修也大為高興。

雖然以他們修為,對付這區區一群黑血蟻原本就是殺雞用牛刀,但是如此順利的就完成此行的第一步,自然是一個不錯的預兆了。

祝姓青年抬手衝香爐一招,爐中碧綠檀香絲毫征兆冇有的熄滅了,化為一團黃光的落到了其手中,再一翻轉下,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但馬上霞光又是一閃,取而代之的現出一套銀燦燦小旗。

每一杆隻有數寸長短,上麵銘印著許多紫色符文和一些雷電花紋,給人一種神秘異常的感覺!

“現在黑血蟻的威脅已經冇有了,下麵我等就要進入山中的真蟾獸巢穴了。這一套玄清天雷旗,幾位道友過來一人領上一杆吧。”銀髮青年目光衝修士中的幾人一掃,緩緩的說道。

當即這幾人互望一眼後,立刻飛身上前,一人從他手中取走了一杆小旗。其中赫然有那柳姓老者。

“好了,除了趙道友和旬道友留在外麵,警戒一下外,其餘人都跟我夫婦走吧。”青年衝一名老者和一名中年人吩咐後,就和美豔女子一同化為兩道驚虹直奔巨山而去。

其他人也冇有遲疑,同樣驅動遁光跟了過去。

隻有被點名的老者和中年人互望一眼的苦笑一聲,當即二人掐訣下,身形再次的隱匿而去。

其他修士已經隨著祝姓青年夫婦二人,從巨山某處的一個看似天然的洞口處,進入了巨山的山腹中。

一盞茶工夫後,韓立等人均出現在一個潮濕陰暗的地下通道中。

通道中到處都是倒懸的鐘乳岩,四壁掛滿了水珠,地下奇滑無比,長有一些寸許高的無名青苔。整個通道蜿蜒崎嶇,不停的向地下斜著延伸下去。

好在這天然形成的通道,總算夠寬大,讓在離地數尺緩緩飛行的眾人,不至於真的徒步前進了。

韓立不停的四下打量著,偶爾有一些大的出奇的毒蟲從某些縫隙中飛向他時,都被其手指彈射出的一根根紅絲,隨手洞穿,直接化為了灰燼。

在其旁邊,赫然是那名肖仙子。

此女同樣一臉的謹慎之色,渾身有一層忽隱忽現的白色光罩,無論什麼樣的毒蟲撲到其上,立刻回化為一團團晶瑩冰塊,掉落地上。

不光是韓立和此女,其餘修士也施展各種小手段,同樣擊殺著敢靠近身前的任何毒蟲。

這些蟲子彆看不起眼,但是誰也不敢真讓它們中的哪個咬上一口。

畢竟蠻荒界古怪東西多不勝數,即使看似冇有氣候的普通毒蟲,也可能讓一名高階修士立刻毒斃身亡的。

這種事情,以前也並非冇有發生過的。

眾修一路向下很快,並且隊伍中開口說話的人越來越少,最後整支隊伍都變得安靜起來了。除了“噗噗”不斷被滅殺的毒蟲外,再無任何聲響了。

通道中倒也不算太陰暗,四壁不時有一些不知名石頭散發著淡淡瑩光,似乎和人族修士常用的月光石頗為的相似。

如此一來,倒是方便了韓立等人的前進了。

再向下走了一會兒後,韓立驀然神色一動,向隊伍前方大有深意的望了一眼,似乎發現了什麼。

與此同時,走在最前邊的銀髮青年也眉頭一皺,突然和美豔女子身形一停。

接著韓立等人耳中馬上響起了祝姓青年的傳音聲。

“大家小心一些,我感應到前邊出現兩隻蟲獸,接近化神的氣息,正好擋住了我們去路。附近還可能有其他蟲獸,我不便放出太多神念去檢視。必須先有人過去,親眼確認下是何蟲獸再說。小心一些,先彆動手!”

所有人一怔,但馬上就有一人站了出來,開口說道:

“讓在下去看看吧,在下彆的神通冇有,在遁術上還有幾分自信的。就不知祝前輩是否信的過在下了。”

“嗬嗬,原來是遊兄,道友的風遁術神妙萬分,祝某正求之不得的。”銀髮青年一看清楚那人,頓時滿臉是笑。

此人卻是在出發前,在冰殿上發問過的那名鬥笠老翁。

老翁聞言嘿嘿一笑,身旁頓時一股輕風吹過,人就蹤影全無起來了。

果然是那神妙異常的風遁之術。

其他人則停在原地靜候了起來,不少人對前邊突然出現的擋路蟲獸,都暗自大感興趣起來。

隻是一頓飯工夫,老翁身形又在輕風中現形而出,位置正是其原先消失之處。要不是所有修士凝神注視下,幾乎都以為老者根本未曾離開過一般。

而老翁一等全部身形都現出後,當即衝祝姓青年夫婦一躬身,說道:

“遊某已經查過了,前邊是兩隻玄渦獸,恐怕要有些麻煩的。”

“玄渦獸!”一聽這話,通道中的修士又一陣的騷動。

不少人臉上都顯出了意外之事,即使祝姓青年也不禁眉頭一皺。

韓立則腦中立刻浮現了玄渦獸的相關資料。

玄渦獸也是一種蟲獸,此獸倒並不是太可怕,但是出現在此地,卻大為的麻煩。

因為此獸彆的能力冇有,但偏偏天生精通水、雷兩種遁術,並且還膽小如鼠,稍有個風吹草動就會逃之夭夭的。更無奈的是,此蟲獸還有個名字叫鼓鳴獸,會在發現敵人的時候,身軀發出類似巨鼓的怪鳴聲。聲音之大,幾乎可以洞穿出數百裡之遙。

故而人妖兩族的一些大宗門和大神通者,乾脆馴化了此獸,專門放在一些要害之地,擔當警戒之用的。

若不能做到一級必殺,肯定就會驚動整座巨山中的其他蟲獸,到時會出現什麼事情,隻有天知道了。

“這倒真有些棘手了!我雖是煉虛修士,但是所修神通並不擅長隱匿之術的。玄渦獸無論嗅覺和神念可都不弱的。在下夫人倒是遁術不弱,有把握解決其中一隻。另一隻的話,還得需要另一位道友出手解決纔可的。”祝姓青年思量了好一會兒,才衝眾人說道,最後目光又落到了遊姓老翁身上。

“在下肯定不行的。以老夫風遁術接近接近它們冇有問題的,但玄渦獸皮糙肉厚,在下修煉的神通可做不到一擊必殺的,會誤了大事的。”老翁連連的擺手。

銀髮青年見此,苦笑一聲,又望向其餘幾名化神後期修士。

這幾人也眉頭皺起,全都冇有多少把握的樣子。這等關係到整個計劃的事情,若冇有十足信心,誰敢輕易應承下來。而同時精通遁術和一擊必殺神通,也的確有些強人所難的。

祝姓青年見此,臉色漸漸陰沉了下來。

謀劃數年的事情,竟會因為區區一隻蟲獸而功敗垂成?

“難道不能施展土遁術從一旁繞過去嗎?”一名修士有些不明的問道。

“能繞過去的話,在下還會如此頭痛嗎,此山不知何處有一個巨大的靈磁石脈,一遁入山石中,所有身具靈力存在都會被其強行禁製吸走的。但隻要不施展土遁術,卻也無大礙的。

“靈磁石脈!”不少人聽到此言,都倒吸了一口涼氣,臉色大變起來。

那發問之人更是臉色難看異常起來了。

一時間更無人敢輕易開口了!

“祝前輩,若是在下能解決了另外一隻,是不是真蟾血到時會多分在下一份的。”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忽然從修士中傳出來

說話的人,赫然隻站在隊伍尾部的韓立,一旁的清秀女子聞言,則有些愕然了。

“怎麼,韓道友有把握解決此獸?若是真能夠做到的話,多分道友一份真蟾靈血,倒不是不行。但若是失敗的話……”祝姓青年一見是韓立也大感意外,有些遲疑的回道。

顯然他還是不看好韓立這麼一位化神中期修士的。

“嘿嘿,前輩放心。若是在下失手了,有何損失,在下負責賠償就是了。”韓立淡淡一笑。

“韓道友看來真的很有把握了。好,另一隻蟲獸就交給道友了。”祝姓青年倒也果斷異常,隻是略沉吟一會兒,竟真的點頭答應了。

倒是其他修士一陣的竊竊私語,神色各異的打量韓立不停,有些人甚至毫不掩飾的露出了懷疑之色。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遊道友,你隱匿過去,在一旁輔助下韓道友吧!”祝姓青年話音一轉,又這般衝那鬥笠老翁說道。

“行,這個可以交給老夫就是了。”這一次,老翁倒是一口答應了下來。

於是下麵,在祝姓青年嘴唇微動的衝美豔女子傳音幾句什麼後,此女兩手一掐訣,驀然體表麵浮現朵朵紅霞,一閃的在原地不見了。

而韓立卻掏出一張紫色符籙,往身上一拍,頓時在銀色符文翻滾中,同樣的無影無蹤了。

倒是老翁還是施展風遁術,接風遁走了。

在那老翁的帶路下,韓立和美豔女子隻向前飛行了一會兒工夫,就到了目的地。

在前邊一大截寬闊多的通道中,兩隻白白胖胖的碩大肥蟲,正各自趴伏在一麵石壁上,啃噬著上麵的一種不知名青苔。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