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那些鬼物偷襲一把後,我雖然動作夠快,但提前收起的傀儡也不足千餘隻了。”一名血袍人說道。

“老身情況更糟糕了。不但幾隻鬼王被傀儡自爆下負傷甚重,殘餘陰兵也被六足兄施展的風屬性神通全滅了。”白髮美婦輕歎了一口氣。

“藍道友何必說這樣的話!雖然當初我們約定道友隻需煉製八千鬼兵即可。但是道友從我這裡拿去的精純陰氣可遠遠不止這點數目的。道友應該多煉製了一些陰甲玄鬼吧。現在已經到了此種情形下,可不是敝帚自珍的時候。”六足複目異芒一閃,陰沉說道。

白髮美婦聽到這話,一怔後,麵上露出一絲尷尬之色。

“想不到六足兄也知道此事。不錯,老身為了以防萬一,的確多煉製五百精銳鬼兵,雖然數量不多,但單體實力卻比普通陰甲玄鬼勝上一籌的。”

“好,有殘餘傀儡和這數百陰兵相輔。剩下小半路程縱然還有幾處凶險之地,通過也絕不成問題的。我知道幾位道友也許另有什麼打算,但隻要拿到了冥河神乳,我們就可各奔東西了。你們想如何行動。在下不會過問分毫的,但是在到目的地前。幾位最好不要分心他事,並胡亂打什麼小算盤。否則休怪在下不留情麵了。“六足目光在木青三人臉上一掃後,充滿了一絲威脅之意。

白髮美婦神色一動,木青麵無表情,而兩名血袍人四目一對的血光一閃。幾人竟都冇有什麼表示,彷彿六足剛纔言語從未聽到一般。

六足對幾人的表現毫不奇怪,單手一揮,口中說了一句“出發”。

他當即化為一團黑光,向原先前進方向飛去了。

下方十幾名高階妖物,立刻驅動遁光的跟了過去。

兩名血袍人見此,四隻袖跑一抖,密密麻麻黑點從袖口中飛出,在落地一瞬間,紛紛爆發出顏色各異光芒,化為一個個式樣不一的傀儡。

這些傀儡顯然是兩名血袍人精心保留下來的!

不但個個完整如新,而且大半都精緻異常。

這時白髮美婦也一揚手,飛出了一個巴掌大的黑色皮囊,並用法決一催。

此皮囊在空中滴溜溜一轉下,袋口頓時倒轉,從裡麵噴出了一股黒濛濛陰風來。

飛沙走石之下,一隊隊身穿黑甲鬼兵浮現而出。

這些鬼兵戰甲式樣和先前的陰甲玄鬼差不了多少,隻是看起來更堅固凝厚幾分,而且這些鬼兵體形也略比普通玄鬼高上一頭樣子。遠遠看去,一個個猙獰異常!

“走!”

美婦一聲吩咐下,就在數拜鬼兵簇擁下,化為一片黑色雲霧,滾滾追向六足了。元瑤和妍麗二女隻能離開韓立身邊,硬著頭皮的跟去了。

而傀儡大軍同樣騰空飛起,在各種靈光包裹在,在低空飛動。

紫血傀儡就飛在所有傀儡最前邊,兩名血袍人仍穩穩站在肩頭上。

見此情形,木青淡然的掃了韓立一眼,二話不說的玉足一踩足下金花,化為一道遁光激射而出。

“韓道友,我們跟過去吧!”

韓立目光一瞥,就見金靈正似笑非笑的對其說道,一副要和他共進退的樣子。

韓立不動聲色下,點點頭,周身青光一起,化為一道青虹而出。

而金猿嘿嘿一聲低笑,同樣化為金光的緊隨而起……

數日後,冥河之地深處,一片灰白色山脈中的石洞前。有數名形態各異的鬼物靜靜的站在那裡。

這些鬼物有的被一層青煙包裹,有的隻是一條淡淡白影子,還有的則是身高數丈的巨大骨架……

那個曾經和韓立交手一次,但又捨棄而走的白袍鬼女,赫然就在其中。

但它們一個個不是斷手斷腳,就是身上氣息極其衰弱。

就連那名讓韓立大感棘手的鬼女,一隻手臂連同那詭異白袍上的一截袖子也不翼而飛,竟變成了獨臂之人。

這些鬼物赫然都一副狼狽不堪樣子,而在這些鬼物中間,卻有一名身穿血紅戰甲、臉帶麵甲的存在。

赫然是蜉蝣族血甲傀儡中的一員。

從外表看,這名傀儡和普通的血甲傀儡冇有任何的區彆,但四周的鬼物望向此傀儡目光卻帶有幾絲敬畏之色,竟有些懼怕的樣子。

此傀儡站在如此多高階鬼物前,身形一動不動,望著眼前深邃異常的洞口,目光閃動著淡淡綠光。

不知過了多久後,一聲長長的歎息從洞窟深處傳出,接著一個蒼老聲音從裡麵悠悠傳出:

“閣下身為蜉蝣族使者竟然再找到了老夫身上,不覺找錯人了嗎?”

一聽此話語,洞口前鬼物立刻神色肅然起來,那名血甲傀儡目中靈芒一閃,同樣開口了:

“前輩,在下如此做也是不得已的。這次破界闖入聖地之人的厲害,遠在晚輩等人想象之外。竟有四五名和我們天蜉級相同的存在。除了我之外,其他幾人的傀儡化身都已經被毀,即使我已經發出了求援資訊。但下一次最快開啟聖地時間,也要半年之久的。如此長時間,恐怕這些人早就逃之夭夭了。望前輩看在和本族往日交情上,出手相助一而!”血甲傀儡一躬身,恭敬異常。

“哼,老夫當初和你們蜉蝣族有過約定,隻是借你們聖地苟延些時日而已。可並不是投靠蜉蝣族的。該付的報酬,老夫當年早已付清了。這次進入冥河之地,你們讓我召集高階鬼物協助,我也勉強答應了。現在還叫我親自出手幫你們滅敵,不覺的太得寸進尺了嗎?”蒼老聲音冷哼一聲,震的整個洞窟都嗡嗡作響,顯得極為不滿。

“薑前輩,晚輩並不知道你和本族有過什麼約定,但是以你老神通對付這幾人隻不過是舉手之勞事情。要是前輩實在覺得不便出手,若是肯將五龍鍘相借晚輩一用,也是同樣可以的。”傀儡目光轉動幾下,竟然這般說道。

“五龍鍘是老夫手中數一數二的至寶,老夫為什麼要借給你。當日老夫為了進入冥河之地,可是向你們族中幾位長老,付出了足夠的代價。“老者似乎回憶起了什麼不高興的往事,聲音一寒。

血甲傀儡心中突兀一挑,略一猶豫下,單手往身上一摸,血甲中掏出一個漆黑小瓶來。

拇指大小,但精緻異常。

“晚輩臨出發錢,族中長老賜下一小瓶**葵精”。在下願意用此物,換取前輩出手一次。”血甲傀儡小心的一托小瓶,大聲說道。

“**葵精!”蒼老聲音一凝,似乎有些吃驚了!

“此物十餘萬年才能形成一點,整個靈界也找不出多少的,可算是稀世之珍了。”此傀儡一感應到對方的遲疑,心中大定了許多,朗朗說道。

“嗖”的一聲,從洞窟中飛卷出一股黑霞,一下將傀儡數種小瓶一卷而走,帶回到了洞窟中。

血甲傀儡絲毫阻攔之意都冇有!

“不錯,的確是**葵精,看來你們族中的那些老傢夥早就在算計我了。”片刻後,蒼老聲音再次傳出,但聲音隱隱有一絲高興之意。

“那前輩是答應了!”血甲傀儡心中一喜。

“我答應是答應了,但是老夫你們族中長老約定好的。需要替你們蜉蝣族鎮壓住此空間的陰氣反噬。這段時間,此地的陰氣之源不太穩定。我離開此地,是不可能之事。你就拿我的五龍鍘走一趟吧!”蒼老聲音略一遲疑後,才如此的說道。

“多謝前輩!有五龍鍘在手!晚輩一人就可以抵的五名天蜉級存在。滅殺那幾人綽綽有餘的。”血甲傀儡大喜的說道。

“既然你同意了,接寶吧!”

洞窟中之人倒也利索的很,口中一聲低喝後,一道銀光從裡麵飛射而出,一閃後到了血甲傀儡麵前,並停頓在了低空處。

血甲傀儡忙凝神一望。

隻見一口看似普通的銀白色鍘刀懸浮在那裡,表麵除了光亮如鏡外,竟然看不出有絲毫奇特之處。

“前輩,這……這真是五龍鍘?”血甲傀儡抬手將鍘刀取到手中,又仔細觀察了一遍,目中閃過一絲驚疑。

“嘿嘿!怎麼,還怕老夫糊弄你不成?”蒼老聲音發出了一聲冷笑。

“不敢,隻是這鍘刀……”血甲傀儡心中一凜,忙想解釋兩句。但是就在這時,其手中鍘刀一顫,驀然五指一震的脫手飛出。

此寶在空中一個盤旋後,銀光大放,接著數聲清鳴的龍吟後,五條巨大的蛟龍虛影在鍘刀上空徐徐浮現,一個個顏色各異,張牙舞爪,聲勢驚人之極。

“五龍鍘是當年老夫在其他大陸遊曆時,斬殺的五條大神通惡蛟,用它們的屍骨和精魂凝練而成的至寶。當年一煉製出來,就登上了混沌萬靈榜之上,而且還是通天靈寶中名列前茅之物。”蒼老聲音傲然的說道。

“讓前輩見笑了!晚輩一等除掉那幾名外來者,立刻就將此寶原物奉還!”

血甲傀儡見到鍘刀此異像大喜,再無懷疑的急忙一掐訣。

頓時鍘刀化為一道銀虹,冇入其袖口中。

本來還有一章的。但身體不太舒服,下一章和今天一章就放到一起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