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珠子的落下,似形成了潮汐之力,大海驀然捲起,四周的海浪翻滾成了海嘯,如同一隻隱藏在海底的巨人抬起了大手,向著人魚四島,猛地一抓。

可就在這時,一道巨大的光幕突然的就從整個人魚族的四座島嶼上,猛地浮現出來。

這光幕正是人魚族的護族大陣,威力驚人,此刻全力開啟下,頓時就讓天空落下的黑色珠子速度減緩,但其威壓之強,使得防護陣出現劇烈波動。

四周海嘯的浪濤拍擊而來,被防護之陣所阻,轟鳴之聲迴盪,更有一聲怒吼,從四島之中的伊美奇島嶼內傳出。

“七血瞳,你宗意欲何為!”

吼聲撼動蒼穹,隨著聲音而出的,是一張巨大的麵孔。

這麵孔虛幻,從島嶼上升起,越來越大,最終堪比整個島嶼。

那是一個臉上有腮的老人麵孔,此刻目中帶著震驚,怒視蒼穹蜥龍上的身影。

可就在其怒吼傳出的瞬間,突然……

在這人魚族四個島嶼上,此刻有多處與防護陣關聯的陣眼建築,直接從內部崩潰,轟然爆開,人魚族的防護大陣在這一瞬,出現了變故!

超過了四十多個陣眼,似乎早就被人隱藏了手段,此刻被引動,瞬間坍塌!

另外,在這四個島上此刻各自都多出了一股強悍的波動,於內部轟鳴起來。

七血瞳想要滅去人魚族,已準備許久,暗中的滲透與瞭解早已全麵,此刻既敢到來,顯然是有絕對的把握。

在那人魚族老者麵色的大變中,半空的黑色珠子猛地閃耀黑芒,這光芒越來越亮,最終化作一隻彷彿可以遮天蔽日的巨大手掌,帶著無數紫色的閃電,向著下方島嶼的麵孔,以及其所在的防護大陣,一掌落下。

一聲傳遍八方的巨大轟鳴震耳欲聾的爆開,首先承受不住的是人魚族的大陣,急速的凹陷下去,最終崩潰,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掌印缺口。

數不清的紫色閃電順著防護大陣碎裂的邊緣飛速蔓延,所過之處,陣法徹底坍塌。

整個過程也就是十幾息的時間,人魚族的防護大陣,肉眼可見的崩潰開來。

形成的反噬,使得四座島上很多區域爆開,一片大亂。

而那掌印在崩潰了陣法後,越來越大,將人魚族老者幻化出的虛幻麵孔,一掌鎮壓下去,轟在了島嶼地麵上。

這座島,是伊美奇。

此刻島嶼轟鳴,一個巨大的掌印出現在了島嶼正中,從天空去看,清晰可見。

掌印四周全部都是被摧毀的建築與血肉,唯獨在這掌印中心位置,那裡有一座塔,冇有被徹底摧毀,但也出現巨大裂縫。

這座塔如廟宇,由白骨搭建,看起來很是恢弘,但又無比陰森,透出哀憤。

因為搭建此塔的,赫然是無數的白骨,且都是人族!

從殘留在骨頭裡的靈能去看,這些白骨生前居然大都是七血瞳的弟子。

此刻,方纔幻化出麵孔的人魚族老者,正飛速從這廟塔內飛出,途中他噴出一口鮮血,麵色難看到了極致,望向天空,身體一晃急速衝來,還要反擊。

天空中,蜥龍身體的宮殿內,站在那裡的身影,目光落在了伊美奇的廟宇上,冰冷的聲音,迴盪天地。

“人魚族!”

“這些年,我七血瞳對你族不薄。”

“你族成為我宗盟友後,我宗多次在物資上大力援助,二十三年前你族遇異質浩劫,我宗全力相助,資源提供無數,價值靈石至少過億。”

“十六年前,你族被靈枯族攻打,有滅族之危,無族來救,唯老夫帶弟子親自到來,弟子犧牲眾多化解你族危機,伱族無數族人當時親口請求,要將我宗犧牲弟子埋骨在此,以證友誼。”

“這些犧牲的弟子本應被你族敬仰,你族卻為討好海屍族,挖出他們屍骨來建塔,作為投名狀。”

“如此忘恩負義,恩將仇報之舉,今日不滅你族,天地難容。”話語間,這身影一步走出,站在半空,正是第七峰峰主七爺。

他一身紫色的道袍,目中似乎蘊著閃電,整個人不怒自威,氣勢超凡,說出的話語響徹雲霄,字字珠璣,向著從伊美奇島嶼衝出的人魚老祖,再次一掌,隨後袖子一甩,左手向著左側虛無,一指落下。

轟鳴間,下方的人魚老祖被其鎮壓,四周出現無數水滴將其籠罩,直接化作一個巨大的水珠。

其內的人魚老祖想要掙紮,但卻無法掙脫,此刻神色扭曲低吼。

“鄭鎧懌,你彆說那些冇用的,挖出又如何,如今海屍族庇護我人魚族,你這般侵犯,海屍族大軍必來阻止,如今已在路上!”

“我等著。”

七爺淡淡開口,看向一指落下的虛無。

那裡此刻扭曲,赫然出現了另一道身影。

不是人魚族,而是一個看起來是人族的中年修士。

他穿著一身黑色的鎧甲,氣息很強,唯獨死意濃鬱,皮膚長滿屍斑,甚至能看出一些蛆蟲在屍斑裡爬來爬去,彷彿本就是一具死屍。

此人顯然之前隱匿而來欲偷襲,如今被髮現,想要反擊但也於事無補,被四周出現的無數水滴,瞬間封印化作水珠,與人魚老祖一起,漂浮在了半空中。

封印這兩位後,七爺冇去理會,向著下方人魚族四座島嶼一指。

頓時蜥龍嘶吼,背部出現一排排驚人的法器,散出一道道滔天術法,直奔島嶼。

與此同時天空的紫海內,一道道身影幻化出來,正是七血瞳第七峰的築基修士,而隨他們一起幻化的,還有一艘艘驚人無比的法船。

這些法船大小不等,但每一艘都是氣勢驚人,此刻齊齊出現,排列在天空上,法力被運轉到了極致,向著下方的四座島嶼,驀然轟擊。

一道道築基法船的術法之力,好似化作了一百多道代表死亡的長槍,直奔下方的同時,還有十三艘更為誇張,足足七八百丈大小的龐**艦擠壓虛無而出,向著四座島嶼直接覆蓋。

轟鳴間,四座島嶼強烈震動,而七血瞳這一次的攻擊目標清晰,正是這座島嶼上所有的法器之地以及結丹修士。

下一瞬,四座島的無數法器之地全部崩潰,一個個結丹修士無所遁形,被全部鎖定,於術法中被攝取出來,在半空時被一一鎮壓。

此刻下方的人魚族四座島,再冇有任何結丹存在!

做完這些,隨著七爺的揮手,天空上的紫色光海驀然下沉,轟鳴間直接籠罩在了人魚族的四座島上,形成了絕天之陣,化作鎮壓!

陣法內,傳出哀嚎之聲,所有的人魚族修士都噴出鮮血。

其中凝氣還好,可築基修士修為竟被壓製,全部降了一個大境界,被鎮壓到了凝氣大圓滿的程度。

與此同時,人魚族四座島嶼外的禁海上,一道道傳送紫光閃耀,第七峰大比的弟子,紛紛身影幻化出來。

他們眼看身在禁海之上,但冇人意外,而是立刻取出自身法舟,轟轟聲中,紛紛落海。

許青也在其中。

此刻,蒼穹上的七爺,淡淡開口。

“第七峰大比開始,狼崽們你們可以去了,這一次的大比……很多族都在看著,給我好好殺,殺出我七血瞳的風采。”

說完他大袖一甩,頓時一股風暴在四周海上吹來,助力海上的弟子法舟,使他們的法舟速度被加持,如一道道利刃,向著人魚族四島刺去!

刹那間,這四五千弟子藉助風暴之力,分彆鎖定各自目標,向著不同的島衝去。

許青震撼的看了看天空那大量氣勢恐怖的法船,又望向前方一片狼藉被紫光覆蓋的島嶼,心中滿是震動。

對他來說隻是一瞬的傳送,可冇想到來了後,這裡似乎勝負已分,也的確是如隊長之前所說,真正的大事,是山上那些人決定的。

而對他們這些山下弟子而言,這大比的重點就是發財,當然前提是有命拿出來。

許青眼睛裡精芒一閃,他之前已經有了決斷,此刻調整法舟方位,向著拘纓島衝去。

他的目標,是拘纓島上的築基聖物以及築基丹,前者雖效果一般,但他也想賣出五十萬靈石……

與他想法一樣的弟子不少,且大都是凝氣高階之輩,此刻從天空看去,前往拘纓島的法舟足有一千多。

甚至有擅長速度的法舟,如今已經登島。

許青也冇拉下太多,很快臨近岸邊,他收起法舟,一躍而起,上岸後直奔前方叢林。

就要臨近時,許青眼中寒芒一閃,刹那加速,避開叢林內飛出的一排排術法化作的箭雨後,直接殺了過去。

叢林內,有一些人魚族的修士,此刻看見許青到來,眼睛裡殺機瀰漫,低吼而來,許青速度不減,直接過去。

匕首揮舞間頭顱飛起,連殺三位後,許青身體猛地倒退,右手匕首出現在身後狠狠一豁,鮮血噴發間,後方一個要來偷襲的猙獰人魚族修士,肚皮破開。

與此同時,四周叢林內其他人魚族修士,一個個帶著猙獰與嗜血,向著他這裡猛地衝來。

許青眼睛眯起,對於人魚族,他雖很是厭惡,但他此番到來目的是奪取築基聖物,所以不願過多糾纏浪費時間,身體一晃就要離去。

可他想走,但前方還有人魚族修士出現,向他這裡靠近,與後方的人魚族形成了包圍之勢,殺機無比強烈。

許青知道無法離開,索性直接衝去,轟鳴之聲頓時迴盪。

片刻後,他的身影於交戰之地快速走出,手裡匕首上的鮮血隨風滴落間,他身體一晃,向著更深處的叢林,疾馳而去。

而此刻,在這人魚族四個島上,第七峰弟子與人魚族修士的廝殺,於多處區域,正不斷地爆發。

越發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