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空去看,此刻被紫光覆蓋、頻繁爆發殺戮與術法波動的人魚族四座島嶼,排列的形狀如同一個月牙。

組成月牙形狀的這四個島嶼,最上方的是彌厄島,中間的兩座分彆是拘纓島以及伊美奇,而最下方的則是幽藏島。

其中伊美奇是人魚族的主島,其他三座為副島。

對於人魚族,許青原本瞭解的並不多,但來此之前黃岩給的玉簡裡對人魚族的描述極為詳細。

不但標註了各種有價值之地,更是對人魚族的曆史與文化,也有提及。

人魚族的文化裡死亡後的族人,會通過彌厄之廟進入一個叫做雲田的奇異世界,那裡被他們稱之為神國,埋葬著他們神話體係裡的初始神靈。

這個神靈,名為彌厄。

這也是彌厄島名字的來源,所以彌厄島火山內被祭祀的鎧甲,名為彌厄之甲。

但彌厄在他們的神話裡雖神聖,可終究是隕落,而人魚族的信仰需要一個載體,甚至他們中的一些強者,也需要這個載體來施展自身的神術。

於是他們信奉了另一個存在,為之渲染了神秘,稱之為拘纓。

拘纓島,由此得名。

而在黃岩給予的玉簡裡,也點出了這個所謂的神靈拘纓,實際上……隻是一個禁海深處的神性生物罷了。

強悍是強悍,但也遠遠達不到被冠以神靈的程度。

至於幽藏島,代表的是遺物。

人魚族極為看重死者的遺物與陪葬品,他們認為陪葬品越多,就越是證明生前的偉大,所以死亡的族人大都會埋葬在幽藏島,且把一生之物都拿去陪葬。

但他們又不排斥後人挖掘,因為在他們的文化裡,陪葬品被有緣的族人挖出隨對方而戰,那是他們另一種意義的重生。

最後是伊美奇。

作為人魚族的主島,它以人魚族第一代族長的姓氏命名,而這個姓氏,也是人魚族皇室的姓。

這就是人魚族的四座島嶼,也蘊含了他們文化的基礎。

許青腦海浮現玉簡的這些內容,同時也想到了小胖子所說的,傳聞在人魚族築基聖物靈息燈內,所藏著的關於神廟的線索。

人魚族傳說裡的第一代神靈彌厄死亡後,連帶著彌厄之廟也消失了,傳聞靈息燈內藏著一絲尋找彌厄之廟的線索,可這麼多年也冇人發現什麼。

許青冇去在意這一點,他隻在意這靈息燈的價值,所以這些資訊在他腦中飛速閃過後,他身體冇有停頓絲毫,於叢林呼嘯前行。

速度飛快,遠遠地,許青聽到了不少的轟鳴,也感受到了靈能的波動。

這是來到此島的七血瞳弟子,與人魚族交戰的聲響。

許青微微眯眼,飛速掃過四周,習慣性的貓腰前行,遊走在一處處樹冠上,行走在叢林的陰暗隱匿處,速度不減。

對於叢林,他很熟悉。

此刻疾馳中,許青對於自己當日對三殿下與宗門的猜測和分析,終於完全確定,知曉不會有人來找自己殺人魚族的麻煩。

這讓他心底安穩,身體躍起到了一處樹冠,正要借力前行,忽然他眼眸一縮。

一股危機感,驀然從他心中升起,許青身體刹那倒退,而在他退後的一瞬,他之前所在的大樹樹冠裡,衝出一條紅色的樹枝。

這樹枝如觸手,刹那間橫掃而過。

同時隨著樹枝的出現,那棵大樹肉眼可見的枯萎,一同枯萎的還有四週數十顆類似的大樹。

在它們枯萎的瞬間,一根根紅色的樹枝,從八方呼嘯,直奔許青。

許青神色如常,身體靈活起伏,冇有立刻動手,而是避開四周的樹枝後一躍而起,遙望遠處這些樹枝源頭之地。

那裡地麵泥土正在坍塌,一顆血色的粗壯大樹,正從地底緩緩升起。

隨著升起,紅光閃耀,但卻阻擋不知許青的視線,使他清晰看到這樹乾內,赫然埋著大量的殘肢。

有人族,也有異族。

全部青黑色。

似乎他們被埋在這裡,自身的血肉成為了滋養大樹的養分,同時也成了異質存放的異化點。

因為隨著大樹的升起,許青看到了其上結著十多個巨大的果實。

這些果實都是長在樹枝上,成半透明狀,可以看到每一個果實裡都存在了一個人魚族的修士。

這些人魚族閉著眼,有大量異質從他們全身散出融入果實裡,又被大樹吸走,送到了樹乾內的無數屍體中。

顯然這就是人魚族修士,清除自身異質的特殊方法。

而這樣的樹並非一棵,許青抬頭看向遠處,目光所及至少七八棵,可以想象這環繞了拘纓島外圍區域的整片叢林,這一類大樹必定更多。

此刻就在許青看向遠處時,四周的那些如一條條觸手的赤色樹枝,帶著強烈的殺機,從八方呼嘯而來。

但就在它們靠近許青的瞬間,最快臨近的那一條紅色樹枝,突然肉眼可見的枯萎,紅色被黑斑取代,而這黑斑彷彿具備生命一樣刹那蔓延,所過之處飛速腐蝕。

這一切,使得樹枝在臨近的過程中驟然腐爛,落下大量黑色的粘液。

這粘液一樣劇毒,落地後碰觸任何物質都會腐蝕,就連泥土也都發出滋滋之聲。

且腐爛的並非隻有這一條,此刻所有臨近許青的樹枝都瞬息腐爛,而樹枝上的黑斑冇有消散,順著樹枝直奔它們的根源所在。

遠遠看去,能看到這數十條正融化的樹枝上,黑色急速覆蓋,從八方彙聚那顆巨大的血色之樹。

眼看這顆大樹就要被黑色一擁而上,就在這時,那十多個果實猛地震動,其內的人魚族修士察覺到了危機紛紛睜開眼,破殼而出。

但不是所有的人魚族修士,都可以這麼快的甦醒且衝出,最終在黑色的覆蓋下,隻有四位衝了出來。

而餘下的……都在大樹被黑色瀰漫的一瞬,果實如被滴了濃墨,瞬間漆黑,全部腐爛。

這一幕,讓那四個人魚族修士殺機強烈,修為轟然爆發,赫然都是凝氣大圓滿,向著許青殺來。

在他們眼中,許青也是凝氣大圓滿,與他們修為一樣,但人族很少有人可以覺醒種族天賦,所以往往同境交戰,異族更占優勢。

雖毒道犀利,可他們自持身體結構與人族內質不同,所以可以無視很多人族之毒。

於是這四個人魚族修士速度飛快,從四個方向逼近許青,可就在他們靠近的瞬間,許青眼睛裡寒芒一閃,身體速度突然加快。

這種快,超出了這四個人魚族修士的判斷,他們神色的驚駭還冇等浮現,許青的身影已到了一個人魚族修士的麵前,匕首帶著寒光橫掃,頭顱飛起的刹那,他的身體狠狠撞在另一個人魚族修士身上。

哢哢之聲傳出中,那被他撞擊的人魚族修士即便是種族天賦肉身強悍,且具備了一定的卸力之法,可依舊還是無法承受,慘叫都來不及發出,身軀直接凹陷,骨與肉都瞬間碎裂。

血肉四濺中,許青的匕首脫手而出,直奔第三個人魚族修士眉心,驀然穿透的同時,那最後一個人魚族修士麵色蒼白,目中露出強烈的驚恐,不敢繼續靠近,身體飛速後退就要逃遁。

但還是晚了。

他隻是逃了不到十丈遠,身體就哆嗦起來,浮現了無數的黑斑。

隨著黑斑的擴散,他的慘叫也傳出八方,身體飛速的被腐蝕,直至融化。

人魚族的身體結構雖可以避開一些毒,可許青專門針對這一點,優化過自己的毒粉,如今用出自然凶猛。

連殺四位,許青神色平靜,走去在這四位身上摸索物品時,他內心一動抬頭看向遠處,目光所及之地,出現了一個七血瞳的弟子。

此人許青有些陌生,但那一身化海經接近大圓滿的波動,證明對方不是虛假,而在他看去的同時,這弟子也腳步猛地停頓。

與許青目光對視的一瞬,這七血瞳弟子呼吸頓時一滯,好似在禁海上遇到了強大海獸的感覺瞬間浮現心神,使得他身體僵直,憑著極大的毅力才勉強能動,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警惕,飛速開口。

“這位師兄我冇惡意,隻是路過。”說著,他連忙取出大把丹藥吞下,隨後雙手抬起示意自己冇有歹意,慢慢後退。

許青冷冷掃了此人一眼,整理了戰利品後,一晃離開。

直至確定許青走遠,那個修為接近大圓滿的七血瞳弟子才倒吸口氣,目中駭然,內心更是震動到了極致。

“方纔我若是再靠近一些,又或者透出一絲歹意,怕是會死在這裡!”

他心有餘悸,實在是許青的出手與身上的氣息給了他極大的壓力,這種壓力讓他方纔那一瞬都有了種錯覺,好似麵對的不是凝氣,而是宗門裡的築基執事。

“山下什麼時候出了這麼個狠人……”

這七血瞳弟子這半年都在海上冇有回來,所以不知曉許青的存在,此刻飛速離去,但走出冇幾步就噴出一大口黑血,嚇的他連忙再次服下大把丹藥,這纔好了一些。

這也是許青方纔的毒主要針對人魚族,不然的話換了以前的那些,此人方纔接近戰場,必死無疑。

“修為強大,殺伐果斷,又毒道恐怖……”這七血瞳的老弟子目中忌憚無比濃鬱,不敢走許青的路,而是換了方向前行,心底已決定對方去的地方,自己死都不去。

就這樣時間流逝,人魚族四個島嶼上的廝殺持續進行,死傷各有的同時,許青這裡也慢慢殺出了叢林。

在走出叢林的一刻,他看到了遠處有一座人魚族的城池!

那城池很特彆,並非磚瓦搭建,而是一具龐大的魚骨形成。

這魚骨極為磅礴,足有七血瞳主城一個區那麼大。

許青對比了一下黃岩給予的玉簡裡關於拘纓島的資訊,身體一動,向著城池疾馳而去。

-------------

昨天小萌新釋出了五個彩蛋章,有許青、雷隊、鸞牙、十字和蠻鬼的人物圖。

分散在了一些章節裡,各位靚仔小姐姐感興趣,可以去看看~

這些圖需要點擊螢幕右上角放大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