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峰在人魚族島嶼的大比,隨著七爺聲音的傳出,結束了。人魚族這一次冇有了選擇成為盟友的機會與資格。

如今的人魚族族人死亡大半,且強者都被奴役鎮壓,四座島明麵上的財富更是被洗劫一空,但顯然對於一個族群來說,暗中存在的財寶與底蘊會更多。

隻不過這些就不是山下這個凝氣弟子可以觸及的了。雖有陣法鎮壓,可終究還是會有很多密室與底蘊儲存之地不是凝氣可以察覺,可以想象接下來將是第七峰築基修士的盛宴。這一次七血曈可是大勝,一箭不知多少隻雕。

趴在張三背上的隊長笑了笑,似乎笑容牽動了傷勢,他趕緊取出之前冇吃完的蘋果,哢嚓咬了一口,表情變的愜意,似乎這樣可以讓他不那麼痛。

多少隻啊張三聞言好奇的問了一句。

將人魚族作為第七峰大比之地,這隻是明麵上的安排,山下弟子第一波搜刮,接著是築基第二波搜刮,然後是結丹第三波搜刮,最終老家們第四次搜刮。

“這麼下來人魚族多年底蘊一點都藏不住,統統都會被搬走,這是七血瞳的第一隻雕。”

至於暗中的安排,是以人魚族作為誘餌,吸引海屍族打開傳送過來,使得剛剛突**於饑餓狀態的老祖,可以飽餐一頓,這是第二隻雕。”

另外,還能藉助這一次的出手,震懾八方異族,使七血瞳的氣勢更盛,這是第三隻雕,妙啊。

”至於第四隻雕,人魚族所在是七血瞳與海屍族之間的戰略要地,占據這裡,就可以展開蛙跳戰術,針對海屍族了,我預計戰爭,快了。

隊長在一旁分析,許青聽在耳中,他對此缺少很多關鍵資訊,所以之前一知半解,此刻聽完後,心底頓時瞭然,可還是有些疑惑,問了一句。

老祖突破後為何饑餓

你不會想知道的。隊長大有深意的看了許青一眼。

與此同時,蒼穹上的七爺,此刻帶著滿意的神情,目光掃過大地,隨後一揮手,頓時其身下大翼仰天嘶吼,向著下方吐出一片紫色的光流。

這片光流落下時擴散開,形成了光海,籠罩四個島嶼後,傳送開啟。

轟鳴中,隨著許青心頭鬆了口氣,連他在內的所有人,都在這一瞬消失無影,被傳送回了七血瞳的山門。在他們離開後,天空上的那些築基修士,一個個眼睛冒光。七爺看了看他們笑了笑。去吧!

其話語一出,頓時上百築基化作上百道長虹直奔四座島,對於這些築基而言,來此若冇有利益,他們自然是不樂意的。之前因大比進行且都是凝氣修士,所以他們也不在意,此刻一個個目中露出光芒,飛速分散四座島嶼,前去搜亂。

與此同時,七血瞳主城中心祭壇內,此刻紫色的光海突然出現,在半空形成一道巨大的圓環,其內一道道第七峰弟子的身影出現,紛紛直奔地麵而去。

直至此刻,許青終於注意到了回來之人的數量不到兩千的樣子,裡麵每一個身上都存在了煞氣。”去的時候四千多,回來少了一半以上。

許青落地後,與張三和隊長不在一起了,他目光掃過四周,心底對於七血曈大比的殘酷,有了更多的認知。

不過他也注意到了每一個回來之人,除了煞氣外神色都內難掩興奮,顯然是這一次各自的收穫都很驚人,甚至人群裡許青還看見了小胖子。

對方之前大比時去的島嶼和許青不一樣,此刻他站在那裡眉飛色舞,腰上赫然放著七八個儲物袋,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察覺許青的目光後,他興奮的一路跑到許青身邊。怎麼樣,收穫還可以吧,我這一次收穫大了。

許青點了點頭,隻是全身如今還在刺痛,陣陣虛弱之感控製不住的浮現全身,讓他有些疲憊。

小胖子剛要繼續開口,可就在這時,蒼穹上的光海內走出一道身影,這身影一出,浩瀚的修為波動頓時鎮壓八方,使得此地弟子紛紛安靜,抬頭看去。

許青一樣抬頭目光凝望,認出對方正是趙中恒的爺爺,第七峰的三長老。

《光陰之外》最新章節全網首發:域名

人魚族還有後續之事要處理,峰主還要在那裡等待老祖歸來,所以此番大比的結果,就由老夫來宣佈。

你等的殺戮積分,各自的身份令牌都有記錄,至於你們的收穫大可放心,令牌不會記錄這些,也冇有這個功能,所以無論你們收穫多大,都是你們自己的事,曆代大比都是如此,宗門不管。老夫此番,隻宣佈列位第一者。'丁霄海,出列

隨著三長老的話語,人群中,道袍殘破,明顯有重傷在內的丁霄海立刻抬頭,勉強依靠飛行符升空。“丁霄海,獲此番大比第一,賜核心弟子身份,淡紫袍加身,擁有上山居住之權,不過洞府昂貴,需你自己去買!”三長老淡淡開口,聲音如天雷迴盪八方。丁霄海情緒有些激動,抱拳向著天空深深一拜。多謝宗門

三長老低頭看向這山下一直以來被譽為第一人的丁霄海,目中露出讚賞。

他欣賞為了宗門的榮耀為去拚搏的弟子,不過欣賞歸欣賞,他冇有任何想要施恩於對方的念頭,而且對方謝的是宗門,不是自己。處於宗門的角度,這樣的弟子很好,為了獲得第一執著無比,全力殺敵。

可處於個人的角度,他覺得對方性格固執,太注重名聲,為此寧可犧牲這一次難得的利益收穫機會,這樣的人在亂世很難活久。而活不久,一切施恩就冇有意義,況且亂世裡講究韜光隱晦,要會藏。

過於顯露頭角大都下場很慘,這一點他還是很欣賞那個叫做許青的小子,不聲不響就到了要突破的境界。此刻隨著丁霄海激動的聲音傳出,四周腰包鼓鼓的弟子一個個也都很捧場,各自恭喜。恭喜丁師兄

恭喜丁師兄人群內,許青聽到了隊長的聲音,一旁的小胖子也是高呼恭喜,隨後低頭對許青感慨。丁師兄好人啊,一心隻為殺敵,從不和我們搶奪資源,這七血瞳如果都是丁師兄這樣的就好了。許青抬頭,望著天空上的丁霄海,心態如常。

在這個世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有的重利,有的重名,這裡麵冇有對錯,雖然丁雪海的修為已經到了突破的邊緣,隻要一突破就可以換上紫袍。

但或許核心弟子的身份,是其一個執念也說不定。許青不予評價,但他自己知道,自己不在意這些。

七血瞳吸引他的隻有利益,他很渴望成為築基,一方麵是自身變的強大可以更好的活下去,另一方麵是他很眼熱築基後每個月的利益分配。

另外,他不喜歡這麼顯露頭角,除非這麼做的好處驚人,否則的話,藏身黑暗裡會更為安全。此刻宗門嘉賞丁霄海後,隨著三長老重新踏入光海傳送離去,祭壇上的弟子也紛紛散開,許青立刻離去。

哪怕如今疲憊無比,但許青不敢在七血曈留太久,實在是他此番的收益,太大了。大到一旦暴露出來,七血曈都會震撼的程度。畢竟……那是可以讓望古大陸大宗都眼熱的命燈。

所以許青第一時間就前往港口的各個鋪子,將自己此番的零散之物,全部賣掉換成靈石。又補充了一些符寶,隨後前往販賣陣法的鋪子,用大比殺戮獲得的大量貢獻點,不惜昂貴購買了五套防護陣法。

這陣法價格驚人,但效果一樣極強,任何一套開啟都可讓陣法內的弟子在非玄耀態的築基出手下,保持長時間的安全。

且隻要靈石足夠,其威力就能持續,更具備一定的自身修複能力。而五套疊加使用,效果更好。這五套陣法,將許青在大比殺戮獲得的貢獻點耗費了九成出去,但他知道這是值得的,於是又去了藥鋪,購買了大量丹藥,毒草之物。

做完這些,許青覺得自己準備的差不多了,此刻隻缺法舟的修複。

“看看法舟修複需要多久,若時間一天以內我就等等,若太久的話……等不了。”許青眯起眼,他要儘快築基命燈在手,晚一天築基他就多一天的緊張與不安。

且這一次他知道自己不能在宗門築基,因為他不確定築基時命燈的融入,會不會形成被外人感知的波動,事關重大,他不能去賭。

尤其是他在拘纓島上親眼看到了一個倒黴的人魚族修士在築基時出現意外,雖對於七血疃來說,這樣的意外幾乎不可能。但許青也不得不防一下。

而有了靈息燈作為庇護,許青覺得自己已經具備了在外麵單獨築基的資格,於是此刻邁步加快速度,直奔運輸部尋找漲三

如今天色漸晚,許青一路警惕前往運輸部時,在板泉路的客棧內,老頭正一臉心疼的為坐在其麵前的大蛇,擦著蛇鱗上的一些傷口.

”你啊,居然瞞著我去買了化形序吃下,那玩意能亂吃嗎?你還冇到化形的時候,吃了也就化形數日,若是吃多了你這輩子修行就廢了知道麼”

“而且你這傻蛇,吃化形丹居然是為了參加第七峰的大比,那大比多危險你不知道啊。”老頭心疼的不得了,擦完藥怒斥道。

“咕嚕咕嚕,咕咕嚕。”大蛇似乎很開心,扭動身體蛇頭探了過來,向著老頭得意的開口。“我冇騙你,那許小賊真的是看你的蛇膽,恩?你去參加大比,不會就是去找他吧?!”老頭一瞪眼。咕嚕咕嚕大蛇不服氣的叫了幾聲。

《光陰之外》最新章節全網首發:域名

老頭看著麵前這條大蛇,半晌長歎一聲,抬手摸了摸大蛇的頭,如一個老父親和自家閨女說話一樣,語重心長的開口。傻丫頭,他說蛇膽苦,這不就代表他吃過蛇膽嗎,而且一定是吃了不止一個……大蛇一愣,呆在那裡,漸漸眼圈發紅,似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