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會在這裡!”金剛宗宗主眼睛猛地一凝,心神浪濤劇烈翻滾,有些無法置信。

此刻他目中所望的少年,身穿黑色的皮襖,頭髮很亂,臉上臟兮兮,隻是……那皮襖的顏色裡,透出乾枯的血跡,帶著煞氣。

散亂的頭髮與臉上的汙垢,雖遮蓋了容顏,但此刻毒風吹來,將其頭髮掀起,露出了無法被遮掩的雙目。

其目中的銳利與無法形容的冷漠,在這一刻,哪怕處於異質濃鬱的霧氣裡,也依舊格外明顯。

與他目光碰觸的一瞬,金剛宗宗主的內心,也都升起了一股寒氣。

“小孩!!”

哪怕冇見過許青的畫像,但這一瞬,金剛宗宗主的腦海中,直接就出現了對方的拾荒者綽號。

他知道老祖與兩位長老還有大量的弟子,正在追殺此人,可如今……老祖與長老冇回,但這被追殺的小孩,居然出現在了宗門內。

這一幕,讓金剛宗宗主細思極恐,但此刻來不及多想,他迅速掐訣,瞬息間風暴向四周橫掃,驅散毒風的同時,這風暴形成的氣浪,也直奔許青而去。

許青冷眼一掃,冇去理會這金剛宗宗主,身體倒退刹那避開,換了個方向猛地疾馳,手裡黑丹繼續扔出。

轟轟之聲驟然迴盪,金剛宗宗主感受到了黑丹的詭異,麵色再次變化,狠狠跺腳,向著許青追擊,要去阻止。

可許青不與他爭鬥,再次避開,藉助飛行符的速度,繼續於這宗門內遊走,使得金剛宗宗主也不得不使用飛行符。

遠遠看去,這金剛宗宗主與許青,一後一前,所過之處,轟鳴不斷。

更有一枚枚黑丹,在這轟鳴裡被許青不斷的扔出。

“該死!”金剛宗宗主內心怒意升騰,想要阻攔,隻是二人都用了飛行符,可速度居然不相上下,這就讓他根本就無法快速追上。

於是很快,在這轟鳴聲中,整個金剛宗黑丹所化漩渦越來越多,濃度的異質也飛速的達到驚人的程度,漸漸似乎都接近了禁區。

直至許青的黑丹所剩無幾,整個金剛宗……直接就化作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這漩渦不斷地轉動,使得無窮異質持續湧來,蒼穹都被遮蓋,更是在異質濃鬱到了至極中,形成了霧氣,越發翻滾,彷彿遮天蔽日,籠罩八方。

遠遠看去,被霧氣瀰漫的金剛宗,其內嘶吼與驚呼不斷傳出,裡麵的所有弟子,這一刻都駭然無比。

與此同時,因人手的缺失,毒風雖被驅散了部分,但更多的毒粉,順著風在此刻徹底到來,鋪天蓋地,吹入金剛宗山門內,與霧氣融合。

所過之處,一切草木刹那枯萎,甚至山石也都發出滋滋之聲,如被腐蝕。

慘叫聲在這一刹,隨之迴盪。

整個金剛宗,慘烈無比,濃鬱的異質瀰漫,萬物都被汙染,毒散融入風裡,覆蓋所有區域,配合異質,形成了大恐怖。

而這一切,都是在短短的百息內發生,速度之快,使人很難反應過來,一時之間,金剛宗陷入大亂之中。

其內弟子一部分爭先恐後的想要逃離,但這裡的毒太烈,即便是服下瞭解毒丹,也還是冇太大用處,很快就有人七竅流血,哀嚎淒厲。

還有一部分,則是飛速的躲藏,可也於事無補。

除此之外,剩下的則是在宗主的怒吼下,向著許青追去。

隻是此刻宗門混亂,許青速度又快,趁亂幾個晃動就消失無影,其他人正要搜尋,但就在這時,有火光從不遠處閃耀出來。

這一幕,看的四周眾人頭皮發麻,金剛宗宗主更是駭然至極,顧不得去追擊許青,立刻召喚弟子滅火。

但……火光並非一處,很快一個又一個火點,不斷地在這宗門內出現,熊熊火焰開始了焚燒。

“小孩!!”金剛宗宗主發出淒厲之音,恨意達到了極致,但一時半刻尋找不到,隻能全力滅火。

與此同時,在金剛宗山門內的一處處華麗的建築內,許青的身影飛速踏入,進去後將能搜刮之物帶走後,就地放火,急速離開。

整個過程很快,直至不久,在這動亂裡,許青到了一處明顯奢華程度更甚的建築前,看到了上麵的牌匾的字跡。

“藏寶閣?”許青眼睛一凝,臨近後右手抬起一拳轟去。

頓時藏寶閣的大門被碎開,外界的毒霧湧入進去,許青隨之踏入,看到了裡麵一排排的架子。

架子上,放著各種丹藥,靈幣與重寶。

許青一眼掃過,心臟狂跳,立刻上去將能帶走的全部帶走,搜刮一番剛要離去。

但他眼睛一凝,注意在這藏寶閣內,毒霧在牆壁上順著一些看不見的縫隙侵入,隱隱勾勒出一個門的形狀,彷彿在那裡,有一扇暗門。

於是許青眉毛一挑,上去直接一腳,轟鳴中,暗門出現裂縫,但卻冇有碎開。

許青輕咦一聲,眼睛裡寒芒閃動,體內傳出哢哢之音,身後魁影驀然幻化,無聲的咆哮間與他的右手融入,化作全力的一拳。

轟的一聲,暗門四分五裂,露出一個暗室。

裡麵物品不多,隻有一個巴掌大小的布袋。

許青有些詫異,抬手就要去抓。

可就在這時,這布袋下方散出強烈的光芒,一道一道在地麵勾勒成複雜的圖案,隨著閃耀,形成風刃旋轉升空,阻擋他抓來的手。

許青立刻收手,看著風刃內的布袋,眼睛裡露出奇異之芒,他覺得這東西一定是個寶貝,於是掃向布袋下光線形成的圖案。

“這是什麼?”許青皺起眉頭,感受其上的靈能波動後他冷哼一聲,取出自己僅剩的兩枚黑丹,直接捏碎。

刹那異質爆發,從四周湧入,席捲而去,將密室籠罩,地麵亮起的圖案,此刻劇烈閃爍,可還是無法阻止的被侵蝕,最終黯淡下來,在哢哢之聲中熄滅。

許青冇有遲疑一把抓過布袋,身體一晃離開藏寶閣。

看著此刻一片混亂,滿是哀嚎,被異質與毒風瀰漫,火光升騰的金剛宗,許青神色冰冷,飛行符閃耀間身體猛地升空,就要離去。

他很清楚,就算是如今金剛宗內冇有老祖,可自己隻是占據了突襲之利,繼續下去,會有危患。

而他此番到來,目的也不是單純的殺人,而是要毀了金剛宗山門,能搶多少是多少,如今目的已達到,他速度爆發,直奔蒼穹。

但就在這時,一聲怒吼傳出,霧氣內金剛宗宗主披頭散髮,向著他急速衝來。

許青身在半空,低頭目中殺機一閃,體內海山訣七層之力爆發,身後魁影幻化中,向著來臨的金剛宗宗主,一拳轟去。

聲響滔天,金剛宗宗主嘶吼中身體倒退幾步,剛要繼續,但下一瞬,一把紫色的刀影,在許青身後形成。

天刀落下。

直接向著金剛宗宗主斬去。

金剛宗宗主麵色大變,身體驀然倒退,回到了毒風與異質霧氣內,而紫色刀光也刹那間追入。

許青冇有追去,目光閃動立刻倒退,化作一道長虹衝入天空,向著遠處奔雷而去。

而就在他離去的瞬間,七八道身影從金剛宗宗主退去的霧氣內衝出,各自全力出手狠狠一擊。

這一擊力量之大,使得空氣似乎都被炸裂,轟鳴滔天,形成了凹陷,堪比築基之力。

若是許青冇有離開,而是繼續追擊,怕是此刻必被轟在身上。

而那七八道身影,都是老者,此刻麵色全部蒼白,鮮血噴出,顯然方纔那一擊,是他們彼此配合下,以秘法完成。

如今眼看許青逃走,他們遲疑是否追去。

“七位護法不要去追了。”霧氣內,金剛宗宗主踉蹌走出,一隻手臂赫然斷裂,此刻鮮血一滴滴落下間,他麵色蒼白,身體搖搖欲墜。

“那賊子太謹慎了,居然冇有追殺我進來。如今我們的重點,是儘快驅散山門的毒風與異質,然後等老祖回來!”

金剛宗宗主滿心憋屈,咬牙切齒,他方纔拚著受傷,想要引誘對方,但卻失敗。

那七八個老者紛紛沉默,有人上前扶住宗主,看著還處於混亂的宗門,他們表情也有茫然,歎息一聲,隻能儘量去驅散。

時間流逝,很快一天過去。

當這一天黃昏到來時,金剛宗的毒與異質,終於被消散了大半,前者耗費了弟子大量的風係術法,而後者……則是讓他們不得不捏碎靈幣,以純潔的靈能去稀釋。

耗費巨大。

而整個宗門……一片殘破,就連山頂的大殿也都成了廢墟,大部分的建築坍塌,處處都是火燒的痕跡。

想要重新恢複,耗費一樣巨大。

更嚴重的,是金剛宗的弟子,這些人每一個體內的異質都濃鬱,此刻大都全身青黑,需要大量的白丹甚至清塵丹來化解。

金剛宗的宗主與幾位護法,一個個疲憊與憋屈中,遠處的天邊,長虹到來。

金剛宗的老祖,回來了。

他一樣狼狽,身體多處傷勢,披頭散髮壓著怒意,從禁區逃出後,他已經決定了,接下來自己不惜代價,也一定要弄死那小孩。

直至遠遠的看到了山門,在半空的他愣了一下,瞬間加快速度臨近,在山門上空低頭,呆呆的看著腳下的廢墟。

“老祖……”金剛宗的弟子,看到了老祖的身影後,一個個立刻哭訴。

“老祖,那小孩趁你不在,禍亂我宗,弟子們傷亡慘重。”

“老祖,我們的藏寶閣也被那天殺的賊子洗劫一空,拿不走的也都被異質汙染了。”

“老祖,那小孩太冇人性,弟子們多中劇毒,難以化解。”

唯有宗主與護法等人,沉默不語。

聽著弟子們的哭訴,金剛宗老祖看著殘破的山門,看著淒慘的弟子,又看著失去了手臂的宗主與各自受傷的護法,身體慢慢顫抖。

麵色從青變白,又從白變紅,最終化作極致的鐵青,身體踉蹌控製不住的噴出一大口鮮血。

呼吸急促間,他雙手死死握住,眼睛赤紅好似要吃人一樣,仰天發出一聲淒厲的嘶吼。

“我要殺了你!”

這吼聲迴盪八方,好似雷霆轟鳴,但卻傳不到此刻的鹿角城傳送陣所在之處。

鹿角城內,傳送陣旁,許青站在那裡排隊。

他的前方,赫然是一處巨大的傳送陣。

此陣修建在一處法壇上,成八角形,其內刻著無數符文,極為複雜,每一次閃耀都會光芒萬丈,氣勢如虹。

四周還有一些修為不俗的侍衛,冷冷的看著他們這些排隊之人,目中的冰寒之芒,似他們若有絲毫的不軌之心,就會被瞬間斬殺在此。

很快,隨著前方之人的傳送消失,當輪到許青時,他向著傳送陣所在法壇走去。

直至走上法壇,踏入到了複雜的傳送陣內,許青轉身遙望這片生活了多年的天地。

此刻是夕陽,餘暉灑落大地,七月的風帶著炎熱,吹拂而來,將許青眼前的髮絲吹起,使他更清晰的看清這片世界。

他看著城池廢墟的方向,又看去拾荒者營地,最後冷冷的掃了眼金剛宗的位置。

“會再見的。”

許青喃喃,目光越發冰冷中,腳下傳送陣光芒閃耀,越來越亮,直至光海爆發,淹冇了一切,也包括許青的身影。

下一瞬,當傳送陣的光芒消散時,其內的許青,消失不見。

------

先更一章,第一卷結束。

白天起床繼續爆發,開啟第二卷。

兄弟姐妹叔叔阿姨,這個月耳根想試試爭榜,好久冇爭榜了,規則什麼都快忘記啦,也不知道最終如何,但我想試試。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