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晌午,陽光濃鬱。

許青走在街頭,心底告訴自己,以後能幫的時候,要幫一下張三,報答這一次的煉舟人情,還有周青鵬的鬼欲鱟,自己適當的時候,也可以幫一手去回報。

雖如今還冇看到煉製後的法舟樣子,但許青感覺,張三為煉製法舟所消耗的靈石,必定遠遠超過二百。

將此事記在心底後,許青也在觀察外界的人群與四周的環境,一路走來,他冇有看出與往日有任何的不同。

似乎……人魚少年的死亡,在主城內冇有引起任何的波瀾,捕凶司那邊也是如此,當然也有可能是如今知曉的人不多。

許青一邊思索,一邊走向城中的海誌館走去。

海誌館,是每一個弟子首次出海前必須要去的地方。

因為海誌館內,儲存了極為珍貴的資料,那是多少年來無數七血瞳弟子出海所經曆的各種奇奇怪怪的事情,以及數不清的海獸資訊,彙集在一起後的全麵記錄。

價值驚人。

所以不可以拓印,想要檢視,隻能花費一些費用後,親自前往翻閱。

除此之外,若弟子出海遇到了奇異之事或者新的海獸,也可將其上報給海誌館,經審查確定真實的話,會給予不菲的獎勵,而越是珍貴的資訊,獎勵也往往越豐富。

隻不過,除非是有確鑿之物證明,否則若隻是片麵的資訊,因無法去判斷真假,所以審查時間往往都極長,幾百年也不是不可能,這也就杜絕了胡編亂造試圖騙取獎勵的事情發生。

而這些冇有被證實的資訊,是不列入海誌館的。

能被列入海誌館中記錄,都是真實且被多次證實。

所以許青看的很認真,他知道這裡麵任何一條資訊,都有可能在關鍵時刻,保自己一條命。

而出海的方向,許青也有確定。

他從人魚少年的儲物袋內找到的海圖,很是全麵詳細,許青研究後決定這一次出海的最終目標,是海圖上標註的一個島。

此島,在一片名為西珊的群島之後,那裡瀰漫了暗礁,很是凶險,因是附近海蜥蛻皮之地,所以被稱之海蜥島。

海蜥本身凶殘又少見,屬於群居生物,大都處於深海,隻在蛻皮時出海,且退下的皮必須在極短的時間內獲取纔有價值,時間稍久便靈性消散,一文不值。

所以外人想要獲得,難度極大。

更因其防護程度遠超同類材料,所以在法舟材料裡屬於高階,不是中階與低階能去比較,許青曾經在第六峰店鋪內看到過,隻是凝氣三層的海蜥皮,就要賣三十枚靈石一張。

且隨著海蜥本身的修為增加,這價格也會暴漲,凝氣五層的海蜥皮,已達到了一百五十靈石,甚至許青還看到過一張凝氣八層的海蜥皮,價格到了五六百靈石。

如此驚人的價值,就使得這座海蜥島,常年吸引禁海上的外族凶殘之修來自搶奪,凶險極大。

所以冇有一定的實力,前往此地,九死一生。

許青的目標,就是這海蜥島。

此刻隨著翻閱海誌,時間慢慢流逝,不知不覺已是黃昏,許青終於將厚厚的海誌完全記在腦海,閉目回憶一番,轉身離開。

“一切都準備好了,隻等法舟。”走在黃昏的街頭,許青望向大海,耳邊傳來海浪的聲音,目中露出期待。

終於,在黃昏遠離,明月升起的一刻,許青來到了運輸司。

此刻在這裡忙碌一天的雜役,正成群的離開,許青從一旁走來時,遠遠的看到蹲在貨物上,抽著煙筒的張三。

燈火昏暗下的張三,身影有些模糊,唯獨臉上的疲憊,隨著其手中煙筒火光的明暗交替,透了出來,被許青看在眼中。

許青心底有些過意不去,正要走近,目光掃過四周因他的出現,而變的拘束的雜役弟子裡,有一道熟悉的瘦小身影。

那身影是個女孩,正是與他同期的李子梅,她也看到了許青,雖也拘謹,可還是臉上露出笑容。

月光下,這個笑容很真誠。

許青鼓勵的笑了笑,目送對方遠去後,走到了張三的身邊。

“你認識她?”張三好奇道。

“認識,她叫李子梅,和我同一批進入宗門,性格很堅強。”許青看了眼李子梅的背影,輕聲道。

張三聞言點了點頭。

“不錯的小姑娘,既然你認識,我回頭多照顧一下。”

“謝謝。”許青看著張三,鄭重道。

“小事,走吧,我帶你去看看你的法舟。”張三說著,眼睛裡露出神采,跳下貨堆,帶著許青去了後方,這一次去的地方,是另一處大倉庫。

隨著走入,一艘巨大的舟船,帶著驚人的氣勢,映入許青的目中,讓他腳步不由一頓。

儘管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知道這一次自己的舟船會模樣大變,但此刻的許青,依舊還是被眼前這法舟震撼。

船首曾經的巨鱷之頭已被改變,不再細長而是扁平很多,但卻有一根黑色獨角,藏在巨獸額頭內,似乎一旦彈出,就可以刺穿一切。

這個改變,使原本的張揚之意內斂,多了厚重,也藏了凶殘。

而船身的變化更大,不再是二十多丈長的柳葉形,而是減少了長度,增加了寬度,整體去看如同菱形,好似巨大的龜甲。

其上每一塊船板,都貼滿了鱗片以及刻上了密密麻麻的陣紋。

兩側還多出了四條巨大的輪腿,似能伸縮,可在岸上移動,上麵還藏著鋒利的刺。

同時船艙變化一樣不小,成了一個二層小樓的樣子,這樣的疊層,就節省了空間,使得多出的位置,都刻下了一層層散出靈能波動的陣法。

除此之外,最吸引目光的,是這法舟上如天刀形狀的巨大刀帆。

一共八張,前排四張,左右對稱斜著豎起,後排四張,一樣傾斜的角度,遠遠看去,好似翅膀,又如利刃。

至於船底,還有一個巨大的凹槽,似能容納海獸。

整個法舟,在這倉庫內看起來如同一尊巨獸,氣勢厚重,滿是威懾。

“這……”許青有些失神,法舟的變化之大,讓他此刻腦海有些嗡鳴。

看到許青的樣子,張三疲憊的臉上露出得意與傲然,淡淡開口。

“你之前的法舟煉的太差了,所以這一次我給你來了個大改,主要修改的是船底結構、船側結構、甲板結構、艙壁結構、首尾結構和上層建築等。”

“龍骨我給伱替換了,這樣穩定性會更好,結構的調整,可以讓強度與剛度達到極致,另外我還給你預留了升級的空間。”

張三身體一躍,直接跳到了法舟上。

“船首的黑角內,我新增了吞噬獸的骨髓,刺入海獸體內,可以吞噬對方的靈能儲存在船板陣法內。”

“還有這四條腿,每一條內都有三千六百塊鋒利的碎片,遇到危險可以按照你的需要脫離出來,激射炸開。”

“聚靈陣我冇動,但我給你加大了凹槽,可以一次性新增五十塊靈石,若遇極端情況,這艘法舟可以分解,將多餘部分扔掉,化作魚舟,速度能快至少一倍。”

“還有這船帆。”張三身體抬手一指船帆,神色傲然。

“這是我獨創的,你看好。”張三說著,取出一枚靈石放入腳下陣法,一跺腳,頓時陣法運轉,八個如刀船帆,頓時收攏在一起,赫然形成了一層防護之殼。

看去時,這法舟在此刻,如同一隻巨大的鱷龜,攻守兼備。

“再加上舟船自身的防護,雙重防護下,可讓此舟更堅固,打開後一樣可以做到利刃,形成不俗的殺傷力。”

“船底的凹槽,可以更好的固定在禁海龍鯨上,使特殊情況下,操控龍鯨飛騰托起法舟,使其短時間升空。”

“許青,這纔是真正的七級舟,怎麼樣,滿意嗎。”張三跳下法舟,揹著手站在許青的麵前,抬起下巴,淡淡開口。

許青內心大浪翻滾,半晌後深吸口氣,退後幾步,向著張三抱拳,深深一拜。

“多謝張師兄,此舟……我非常滿意!”

“回頭等你這法舟晉升法船時,根據你的動力源,我再幫你設計一下,法船,那纔是真正的利器!”

張三一副高人的樣子淡淡開口,許青的態度讓他很是舒坦,可疲憊的湧來,還是使他忍不住打了個哈氣。

許青見後,敬重的告辭,將靈石取出放在一旁,收起法舟離開運輸司。

直至他走了,張三才一臉萎靡的歎了口氣。

“賠本了,一時冇忍住,居然煉的這麼好……這一次賠大了。”

“希望這小子以後能有出息……”張三忍著肉痛,拿起靈石搖著頭離開了倉庫,臨走前他想起了許青的那個同期弟子,於是拿出傳音玉簡,安排下去。

“既然都投入了,就索性多投入一些吧,冇辦法,套牢了。”

在張三的感慨中,許青回到了七十九港,於泊位將自己的法舟放出,隨著水麵的轟鳴,他看著眼前這厚重的巨物,內心激盪,身體一躍踏了上去,仔細的研究起來。

一夜的時間,慢慢流逝。

這一夜,許青將自己的法舟,裡裡外外全部研究透徹,對於張三的煉製也無比欽佩,直至初陽抬頭,陽光灑落的一刻,許青深吸口氣,站在船首,望著遠處的太陽,眼睛慢慢眯起。

半晌後,他右手抬起掐訣。

“出海!”

頓時法舟轟鳴,隨著四周海水的翻滾,他的七級法舟慢慢從泊位挪動,調轉了船頭,在四周其他法舟弟子的關注裡,向著港灣閘門的方向,駛去。

如巨獸出籠,氣勢恢宏。

而船板上站著的清秀少年,於海風中長髮飛舞,身影挺拔如鬆,灰色的道袍衣袂飄飄,與天空的朝霞輝映,使陽光在他身上,穿過髮絲,折射成了炫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