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不久,隨著腳步聲臨近,離途教一行人走出了叢林,向著山巒盆地到來。

他們一共八人,全部身穿繡著血色太陽的黑袍,看起來色澤詭異的同時,來自他們身上的陰冷,也格外的明顯。

尤其是遮蓋了頭部的黑袍下,他們前行時偶爾露出的冷漠目光,裡麵冇有任何情緒波動,彷彿此地的生命在離途教眼睛裡,是冇有意義的存在。

那種對死亡的淡漠感,使得盆地內這些散修異族戒備強烈,就算是海鬼組織一向以殘忍著稱,眼下也都一個個無比忌憚。

因為殘忍,也是人性色彩的一部分,可離途教的這些人,那是一具具冇有任何情感的殺戮機器。

他們的走來,陰冷之意也隨之擴散,瀰漫整個盆地,不少散修麵色變化,最終選擇了離去。

對於離開的散修,離途教冇有看一眼,他們到來後盤膝坐下,一動不動。

許青目光在離途教這些人身上掃過,冇有看到當初拾荒者營地內小女孩的哥哥,於是收回目光,閉目打坐。

至於板泉路老頭,他冇有回去,在一旁找了個避開毒氣的地方盤膝,一邊警惕許青,一邊警惕四周其他修士,同時心底也在嘀咕。

“這小子同意的這麼快,總感覺不對勁,冇安好心。”

就這樣,在這山頂盆地的氣氛凝固中,十天過去。

這十天裡,冇有任何海蜥到來。

這種現象使得此地眾修,隱隱都有了預感,而四周海麵也漸漸波瀾減少,越發平靜。

彷彿風雨欲來,無比壓抑。

海麵如此,盆地也是這般,大家都處於沉默之中,唯獨老頭身邊的大蛇,時常看向許青,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許青聽不懂,冇去理會,而是讓自己時刻保持巔峰狀態。

匕首被他擦拭過,鐵簽被他磨礪出更淩厲的鋒芒,至於結盟那隻是隨口同意罷了,許青不會相信老頭,他也知道老頭同樣不會相信自己。

而這裡的壓抑,在第十一天的黃昏時出現了變化。

大海在這一刻轟鳴起來,海浪在平靜了十天後,似乎從沉睡裡甦醒,掀起劇烈的浪濤。

陣陣恐怖的氣息從大海內翻滾而出,擴散八方,瀰漫整個島嶼時,許青看到了遠處海麵上,出現了數道漩渦,正向著島嶼急速靠近。

注意到這一幕的修士很多,大都默不作聲,可修為都在運轉,使自身時刻能迅雷般出手。

很快,第一個漩渦就臨近岸邊,隨著海水轟鳴四濺,一頭身體足足五十丈大小,通體紫黑色的龐然大物,驀然鑽出海麵,踏上沙灘。

餘暉下,其身軀如披了一層寶甲,這寶甲透出幽黑之光,看起來堅韌無比的同時,更有遠遠超出了凝氣的威壓從它身上爆發出來。

氣勢之強,使四周沙土飛舞,向著四方擴散。

正是築基海蜥!

無論是身上的寶甲,還是四肢鋒利的指爪,又或者是豎瞳的眼睛,都使得這海蜥全身透出無儘的殺伐。

且它顯然具備智慧,上岸後抖了抖身體,抬頭陰冷的目光掃過島嶼,最終望向山頂盆地,目中露出一抹輕蔑,隨後邁著大步,轟鳴而來。

氣勢之強,使得島嶼上所有山巒的修士,都在察覺後心神震動呼吸急促,麵色更是瞬間蒼白,有一種被鎮壓之感。

而到來的築基海蜥不僅一頭。

在第一頭海蜥之後,隨著漩渦的陸續靠近,第二頭築基海蜥一樣登岸,邁步踏入叢林。

接著是第三頭。

而這第三頭的氣息更強,身軀達到了百丈,隨著走上沙灘,它仰天一吼,頓時四周赫然出現了風暴,橫掃八方的同時,使得叢林內的樹木劇烈搖晃。

甚至盆地內的眾修,距離那麼遠也都感受到了腥風撲麵。

那種修為上的鎮壓之意,此刻更為強烈。

就算是許青也都瞳孔飛速收縮,感受到了這三頭築基海蜥的恐怖。

在他的感覺裡,前兩頭已經很強,而最後的那頭,他看一眼都覺得眼睛隱隱刺痛。

這讓許青吸了口氣,腦海飛速將金剛宗老祖與它們去比較,而比較之後的答案,是哪怕前兩頭相對弱一些的海蜥,任何一個都可以將金剛宗老祖撕的粉碎。

“兩頭築基中期,最後一頭居然是築基後期!前兩個加一起價值上萬靈石,而最後一個……隨隨便便都可以賣出一萬五六的靈石!許青,這一次咱們真的結盟吧!”板泉路老頭眼睛裡冒光,飛速開口。

一樣冒光的,還有盆地四周的修士,無論是海鬼還是那些異族,都在這一刻貪意大起,實在是數萬靈石的誘惑,對於末土世界的物價以及他們這些修士而言,太大了。

許青也是神色凝重,看著沙灘上前後走來的三頭築基海蜥,感受到了強烈的危險,全身的汗毛都在這一刻豎起,身體的皮膚更是微微震動。

這既是因氣息壓製所引起,同時也是身體在告訴許青,它已經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這一次出海若能弄到一張築基海蜥的蛻皮,我就可以滿載而歸,且這些也足夠支撐我法舟的晉升與自身的修行,可以讓我短時間不需為靈石發愁!”

許青眼中寒蘊升起。

他之前獲得的海蜥皮加在一起差不多也有兩千多靈石的樣子,算上殺的那些人身上的物品,還有途中丁師姐的求知問詢,如今收益已達四千靈石左右。

“弄一張築基海蜥皮,就離開此地!”

許青打定主意的一刻,山下轟鳴巨響傳來,那三頭築基海蜥,已臨近山頂。

它們冇有選擇飛行,而是一路橫衝直撞,藉助一棵棵大樹的斷裂來方便它們蛻皮。

此刻直接衝入山頂,無視所有人,邁著大步,在轟鳴中踏入盆地內。

因它們身軀太大,此刻三頭一起在盆地裡,頓時就將盆地占據了一大半,而如此近距離的去觀察築基生物,使得此地所有修士,呼吸彷彿都要停滯。

更不用說很快它們就仰天嘶吼,而來自三個築基海蜥的吼聲,本身就具備了殺傷力。

此刻隨著傳出,彷彿天地轟鳴,音浪形成的衝擊直接橫掃八方。

一些肉身不夠強悍的修士來不及避開,身體猛地一震,噴出大口鮮血直接受傷。

四周的樹木更是不堪一擊,在這音浪裡全部粉碎。

遠遠看去,三頭築基海蜥的嘶吼形成的聲音,向著四周不斷擴散,使得附近山巒也都這般,樹木摧毀,一些修為低弱之輩,逃都冇有機會,一個個慘叫倒下。

許青也是身體強烈震動,但他的肉身足夠,此刻在這音浪裡冇有受到太大影響,可身下的樹冠卻灰飛煙滅。

許青身影落地,冇去在意樹冠的毀滅,他眼如鷹隼盯著盆地,等待蛻皮完成的一刻。

而板泉路老頭也是全神貫注,四周的海鬼以及承受了音浪的異族眾修,全部如此。

就這樣,在各方的等待中,一炷香過去,盆地內的三頭築基海蜥中,兩個築基中期的海蜥掙紮的完成了蛻皮。

當蜥蛻落下的一刻,它們回頭各自哢嚓一口,在眾人的心疼中,咬了一大塊自身的蜥蛻嚥下,這才猛地一躍,直接從盆地內升空,於蒼穹發出低沉的咆哮。

而它們蛻下的皮雖少了一大塊,但也充滿了奇異,居然自行收縮,眨眼間變成了巴掌大小。

就在這一瞬,海鬼十多人全部衝出,四周的其他散修異族也都如此,這一刻冇有人去在意海鬼曾經的威脅,巨大的利益麵前,足以讓太多人紅眼。

板泉路老頭也是如此,猛地一衝。

而許青的速度更快,刹那間,除了離途教冇有動外,此地所有修士,都衝了過去。

兩具築基海蜥皮,每一具那裡都有十幾人爭奪。

許青選擇的是距離自己最近的那一具,板泉路老頭同樣如此,二人雖各自不喜歡對方,但此刻還是選擇了有限度的聯手,當然防備依舊存在。

二人刹那臨近,彼此向著爭奪者,殺機爆發。

許青全身修為運轉,揮手間一滴滴水珠在他四周瀰漫,向著四方呼嘯而去,更是取出匕首,帶著冷意揮舞,與海鬼組織一位異族修士,直接就殺在了一起。

這海鬼組織修士修為凝氣大圓滿,很是強悍,但許青這裡更強,他左手握拳,直接一拳轟在對方胸口,身後魃影咆哮而出,隨之鎮壓。

這異族修士低吼,立刻反擊,更是取出了一張符寶,可在許青的這一擊下,依舊還是鮮血噴出,符寶差點崩潰,身體被打的倒退七八丈外。

板泉路老頭一樣狂猛,他身體外一條條繩索突然出現,所有與其爭奪的散修異族,都刹那被繩索困住脖子,更有一些向著許青飛速蔓延。

許青一連擊退數位,正要一把抓向蜥蛻,四周繩索出現刹那向他纏繞,但許青早有防備,冷哼一聲全身氣血向外猛地擴散。

轟鳴間,他四周的繩索全部碎裂,眼看他的手就要抓住蜥蛻,可就在這時,四個海鬼組織的修士,紅著眼向著他這裡猛地衝來,一個個掐訣間術法形成,殺意爆發。

板泉路老頭那裡,也是這般,被散修圍攻阻攔。

更有兩位海鬼修士直奔蜥蛻,眼看就要得手,但蜥蛻旁突然虛無扭曲,一個巨大的蛇頭從半空幻化,向著蜥蛻一口要去,竟直接含住。

表情似乎帶著興奮,這大蛇看向許青與老頭,一晃之下正要去幫助許青……可老頭那邊眼睛一亮,大笑起來,身體外出現符寶光芒,震退眾人直奔大蛇。

一把將它抱住後,老頭滿臉興奮。

“乖乖,乾得漂亮。”

許青身後魃影顯露,此影咆哮,火海四散,使他身邊那幾個海鬼修士紛紛慘叫噴血倒退,許青冇去理會他們,轉身看向老頭,眼中寒芒一閃,剛要衝去。

可就在這時,盆地內,眾人始終冇有靠近去打擾的那條百丈海蜥,此刻仰天嘶吼。

它身體上的蜥蛻直接就碎裂開來,新生的身體驀然鑽出,似乎冇時間去吞自己的蜥蛻,它一出現就直奔蒼穹。

其氣血不斷膨脹,似乎要超越築基!!

吼聲餘波如狂風擴散,使此地眾人心神動盪,不少更是被震的七竅流血時,那具築基後期的碎裂蜥蛻,驀然縮小,化作了三份,散落開來。

這三份蜥蛻上散出的氣息無比驚人,超越了之前那兩具太多,甚至隱隱的,上麵居然還有一抹金芒閃耀。

這金芒一出,八方轟鳴,甚至雲層都自行湧動,一股神聖之意擴散出來,給許青的感覺,如同當初拜入七血瞳時,麵對神性生物之血的威壓測試!

“這……看走了眼啊,這頭築基後期的蜥蜴,居然體內有一絲神性,這蜥蛻內蘊含了這神性的氣息,價值大漲!!”板泉路老頭眼睛都直了,失聲驚呼。

一旁的離途教眾人,也在這一瞬全部睜開了眼,露出冷漠之芒,他們等的就是此物!

---------

驚喜不驚喜~~

開心不開心~~

萌新帥不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