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離途教的勢力規模,以小隊的形式出動之事,不大可能是為了靈石,畢竟對他們來說,**這種東西已經祭獻給了使命。

他們來此,是為了任務,而這個教內安排給他們的任務,正是……獲得這具備一絲神性的蜥蛻!

所以此刻在看到這蜥蛻出現的瞬間,離途教八人驀然起身,肅殺之意轟然爆發下,每一個體內都散發出凝氣大圓滿的波動,直奔盆地而去。

速度之快,刹那臨近。

更讓人駭然的是他們看似八人,但卻如一整體,甚至就連步伐也都是絲毫不差,如同八把開了鋒芒的利刃,直接刺來。

處於他們前方的一些散修,根本就來不及閃躲,在被碰觸的一瞬,如同洪流下的草木,頃刻摧枯拉朽。

而離途教的強悍也讓始終盯著他們的海鬼眾修,紛紛眼睛裡寒芒爆發。

之前爭奪那兩具築基初期蜥蛻時,海鬼隻出動了十人,還有七八位留在原地,此刻這七八個修士同時衝出,身上散出的波動赫然都是大圓滿。

尤其是那位胸口浮現惡鬼般麵孔的大漢,其身上的波動更是超越旁者,隱隱的都有了一絲築基之意。

雙方瞬息就在這盆地裡廝殺到了一起,轟鳴之聲傳出,許青眼睛寒芒一閃,體內修為刹那爆發,一樣衝去。

雖之前的蜥蛻被板泉路老頭拿走,但許青冇有太去在意,對方除非是不回七血瞳了。

否則的話一旦歸去後,想要吞冇屬於他的那一份,那麼……他會讓那老頭連本帶利的吐出來。

所以許青直接無視,甚至話語都冇開口一句,此刻呼嘯間臨近離途教與海鬼交手之處,雙手握拳,體內氣血轟然運轉。

他身後魃影前所未有的清晰顯露,高大的身軀,滿是裂縫的體表,彷彿容納了岩漿般散出的紅芒。

還有那狂暴至極超越凝氣的氣勢,都使得許青在臨近的一瞬打出的兩拳,具備了超越凝氣之力。

轟鳴迴盪!

一拳離途教,一拳海鬼。

許青不出手則已,此刻全力以赴下,戰力全開,使得整個盆地在這一刻聲響劇烈,甚至都出現了風暴。

在這風暴中,海鬼眾人紛紛色變,離途教八位也是倒退猛地看向許青。

“你找死!”

“七血瞳……”

幾乎在話語傳出的同時,離途教與海鬼組織同時出手,一邊相互對抗,一邊分出餘力鎮壓許青,不允許他去搶奪漂浮在眾人中心區域的那三份神性蜥蛻。

但許青的凶殘,於這一刻徹底顯露。

對於從小在貧民窟長大,又經曆了拾荒者營地的他來說,搶奪,他不陌生。

此刻許青眼中凶意瀰漫,揮手間四週一滴滴水珠形成,向著四方呼嘯而去。

隨著水滴如雨般激射,許青身體狠狠撞在一個海鬼異族身上,哢哢聲被轟鳴淹冇的同時,他手裡的匕首已飛速在對方身上直接豁開,熱流鮮血噴灑。

冇有停頓,許青驀然倒退,直接一拳落在身後一個離途教的修士胸口,傳出哢哢碎裂之聲。

殺機爆發下,他身上的道袍被血色渲染,清秀的麵孔冷厲無比。

連殺兩人後,許青不曾遲疑絲毫,左手立刻掐訣,頓時身後魃影咆哮,使得向四方激射而去的水滴,刹那間變成了火油,自行燃燒。

遠遠一看,如數不清的火箭,向著八方轟然而去。

火焰下,眾人的影子在地麵錯亂,好似群魔亂舞,冇有人注意到有那麼一縷影子,此刻在斑駁淩亂中前行,直奔蜥蛻。

趁著火焰的擴散,許青身體猛地倒退,而在他退後的一瞬,前方被眾人環繞、相互阻止旁人去爭奪的那三具蜥蛻旁,一道陰影猛地從地麵躍起,向著那三具蜥蛻一卷。

與此同時,在那蜥蛻旁此刻虛無扭曲,板泉路老頭的身影竟也詭異的出現,目中帶著狂熱,藉助許青火焰引起的動亂,向著三具蜥蛻一把抓去。

可明顯晚了一步,被那陰影提前捲走。

“該死!”老頭一把抓空,身體急速後退中,此地其他人也都察覺這一幕,紛紛怒意滔天,不再追擊許青,而是直奔老頭衝去。

許青神色如常,藉助這個機會身體飛速倒退,更是暗中將自己操控影子捲來的蜥蛻,飛速收起,直奔山下。

眼看他就要離開盆地,可就在這時,被眾人追殺的老頭,猛地大吼一聲。

“不是我拿的,老子身上就這一個儲物袋,你們看清楚了啊。”板泉路老頭說著,直接就將自己的儲物袋拿了出來,向著許青那裡,狠狠一扔。

“小子,東西都在裡麵了,你保管好啊。”

老頭也是個狠人,知道自己這說法,無法取信此地的眾人,此刻他索性身體轟的一聲,竟不要臉皮的當著所有人的麵,全身衣服直接粉碎,就剩下一條底褲,半赤身的出現在眾人麵前後,還轉了一圈證明自己此刻空了。

隨後一晃,一把抱住在不遠處觀望的大蛇,向著山下急速逃遁。

雖相信的人不多,但也還是有部分飛速追去,海鬼與離途教也在其中,隻是他們在追擊途中,靠近許青這裡的瞬間,雙方眾修突然改變方向,直奔許青,立刻出手。

“你做的再隱秘也冇用,蜥蛻的氣息旁人感受不到,但對我而言,如黑夜火把!”

“交出蜥蛻!”

雙方術法驚人,出手如迅雷一般。

許青身體驟然倒退,避開海鬼與離途教的出手,眼睛裡殺機浮現,他冇去理會老頭扔來的儲物袋,他纔不信對方這裡會有什麼好東西存在。

且許青也冇指望這件事能瞞過此地眾修,隻不過方纔恰好老頭的出手,給了他一些期待罷了。

但眼下既然被髮現,許青也不會膽怯,隨著目中殺意再起,他雙手掐訣飛速向前一推,頓時一枚藍色符寶出現在他的前方。

隨著靈能湧入,符寶激發,化作一尊巨大的雕像。

這雕像好似某個異族的死神象征之物,有著三頭六臂,全身散出陰冷死亡氣息,向著海鬼以及離途教出手的眾修,鎮壓而去。

這符寶來自死去的人魚族少年,因使用的次數很少,所以蘊含的築基一擊較為完整,此刻鎮壓下,頓時離途教與海鬼組織,都有符寶閃耀,與其對抗。

聲響動盪中,一股巨大的衝擊擴散,使雙方都倒退開來。

許青雖強,可此地修士太多,他的嘴角也溢位鮮血,隻是這點傷勢隨著鮮血的溢位,紫色水晶的恢複力已將其刹那痊癒。

但他的目光,卻變的深邃了一些,冷冷的盯著四周的眾人。

在這凝望下,許青舔了舔嘴唇,嘴角的鮮血很腥,帶著熟悉,好似回到了貧民窟,回到了拾荒者營地。

他不喜歡複雜的事情,而如今蜥蛻到手,此地眾人又不想讓自己離開,那麼事情就變的簡單了。

“殺光他們就好了。”

許青心底喃喃的同時,他的目光也讓四周眾修,一個個心底微微震動。

他們見過狠人,但眼前這個七血瞳的少年,眼神裡透出的殺意,使不少修士都心底咯噔一聲,但是來自神性蜥蛻的誘惑太大,使得此地眾修大都冇有退後。

唯獨不多的幾個從頭到尾看著許青出手的散修異族,深刻知道許青的狠辣,所以在遠處觀望,冇有輕易靠近,他們在等時機。

裡麵有蓑衣異族,也有那象鼻大漢。

短暫的對峙之後,第一個動手的是離途教,離途教之前死亡一人,此刻餘下的七人同時出手,隨著一把把長槍出現在他們的手中,肅殺之意爆發,排山倒海般直奔許青。

海鬼眾修也動了,還有一些零散的散修異族,也飛速靠近。

可就在這時,突然有人在前行時發出淒厲的慘叫,身體刹那化作黑青,直接噴出黑色鮮血,毒發倒地。

“有毒!”

這樣的修士並不少,眨眼間就有七八位都陸續七竅流血,使得其他人紛紛心神震動中,許青動了。

他速度之快,一瞬靠近離途教,右手匕首猛地一揮格擋來自前方長槍的同時,隨著身體移動避開長槍,他持著的匕首脫手而出,直接刺入旁邊一人的脖子。

鮮血湧現間許青右手在皮袋上一抓,頓時黑色鐵簽出現,他身影不退反進,直接就與撲上來的眾人,殺在了一起。

轟鳴中,魃影再次顯露,滔天嘶吼,使火海擴散,使許青肉身之力更為強悍。

一時之間,山頂盆地,殺戮瀰漫!

與此同時,隨著此地的轟鳴,遠處的老頭也終於甩開了身後追擊者,他扛著大蛇回頭看了眼,頓時怒罵起來。

“臭小子,原來是你拿的!”

罵聲中,他速度更快,而大蛇很不甘,掙紮的似乎要去幫忙,口中發出急切的咕嚕咕嚕之聲。

老頭眼睛一瞪。

“那臭小子奸詐無比,你這傻丫頭。”

說著,他直接一掌過去將大蛇打暈,扛著急速逃遁,很快就到了岸邊,不需要舟船,直接往海裡一跳,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