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顧婉距離墨允辰很遠,也很近。

她能看的見男人身上穿著一件黑色西裝,裡邊的白色襯很乾淨,灰色格子的領帶紥的有些淩亂,以前墨允辰說過細節決定成敗,看起來今天墨允辰沒了細節。

他走得很急,竝沒有發現她,顧婉看著側影逐漸的遠去,目光裡閃過了意思冷峭,但是很快又恢複了平日的神色。

眼見自己的人和墨允辰幾乎同時進入大樓,她走進車裡閉眼假寐,不到五分鍾,她的電話響了起來,顧婉低下頭看了一眼電話,發現是之前的助理打來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