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牛爺爺等人的鼓舞下,越來越多小孩拿起武器,哭著衝了上去。

也許是心中的情緒被壓抑太久,他們化悲憤為力量,一邊痛哭,一邊用手中木棍朝那群大人身上敲去。

那群大人雖然占據體型優勢,但小孩眾多,不一會還是被打得滿頭是包,慘叫連連。

就這樣,他們很快便將那些院工打怕了。

這時,牛爺爺又高呼一聲:

“抓住始作俑者!”

說著,便帶頭朝雷勇信撲去。

那些小孩受到鼓舞,也跟著一起撲了過去。

雷勇信這時才知道害怕,他們見小孩人多勢眾,轉身便要逃走。

卻見在他身後,羅育邢和老李帶領一些人,攔住了他的去路。

他退無可退,疏忽間就被牛爺爺等人撲倒。

那些小孩壓在他的身上,用嘶啞的聲音怒斥道:

“拿繩子,把他捆起來!”

也有人喊:

“用打龍鞭打他,讓他也知道鋼筋的味道!”

就這樣,雷勇信被這些人五花大綁,給捆成粽子。

那些小孩怒氣沖天,帶著哭腔,悲憤地喊道:

“殺了他,看他還敢不敢欺負我們!”

“對,殺了他!”

老李卻往前一步,站在那群小孩麵前,嗬斥道:

“都安靜!大家聽我說!

我們之所以能打贏院長,全是因為這位大哥!”

說著,他推著牛爺爺來到自己麵前,繼續說到:

“是這位大哥帶我們打贏了這場戰鬥,所以,我們應該聽大哥的,讓他來決定怎麼處置這個傢夥!”

說著,他又踢了一腳雷院長。

其他小孩聽此,都覺得言之有理,紛紛道:

“對!對!我們聽大哥的!”

見狀,牛爺爺便看著雷勇信的臉,沉思了幾秒,道:

“兄弟們,聽我一句話。

因為這個人迫害你們,所以我們可以反抗,可以把他抓起來。

因為他有錯,而我們是清白的。

但是,我們不能為了一時痛快,就將他殺死,這樣一來,反而我們變成黑的。

我們應該把他抓起來,將他犯錯的證據一起交給警察,將他的罪行公之於眾,讓那些大人去定罪!

所以我們不能動私刑,一旦打死他,我們就算再有理也說不清了。

這樣,反而害了大家的前途!”

此時聽他說話的都是一群十一二歲的小孩,哪裡懂得這麼多道理。

但他們卻打心裡臣服牛爺爺,所以即便聽不懂牛爺爺的意思,也齊聲喊道:

“好!就按大哥說的去做!”

這時,附近的村民也被這院中的火光驚醒,連忙奔走相告,提著水桶,便趕過來滅火。

牛爺爺見狀便問身旁那些小孩:

“你們以後有什麼打算?”

那些小孩搖了搖頭,表示迷茫。

牛爺爺卻說道:

“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太多,讓我意識到,原來我此刻的眼界是非常狹隘的。

所以我決定離開大山,離開村子,去見識一下外麵的廣闊天地。”

聽此,羅育邢連忙說到:

“牛大哥,我跟你一起去!”

老李也喊著:“還有我!”

牛爺爺表情嚴肅地說到:

“外麵的世界很廣闊,同時也很危險。

隨時會吃不飽,穿不暖,甚至輕則受傷,重則喪命。”

他們二人卻齊聲說道:“我不怕!我要跟著你!”

牛爺爺點點頭,應道:“好!”

這時,他突然看到角落裡站著幾個畏畏縮縮的小孩,是他前幾天在鎮上遇到的那些殘疾人。

牛爺爺走過去,友善地問他們:

“那你們呢,你們有什麼打算?”

卻見那些小孩一直看著他,既不說話,也不回答。

見此,牛爺爺以為他們還在害怕,於是儘量友好地告訴他們:

“冇事了,壞人已經被我們抓起來了!

不管你們對未來有什麼打算都可以,我都支援你們!”

那些小孩卻還是不說話,甚至有幾人的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

這時,突然從旁邊走出一名頭髮雜亂的小孩,對他說道:

“放棄吧,他們不會告訴你的。

因為他們聽不見你在說什麼。

雷院長因為擔心他們把孤兒院的秘密泄露出去,所以早就毒啞了他們的喉嚨,弄壞了他們的耳朵。

所以他們不會聽,也不會說,是聾啞人。”

聽此,牛爺爺的表情變得複雜起來,既憤怒雷勇信的惡魔行為,又心疼這幾名小孩,自言自語道:

“雖然知道這種想法不好,但還是不得不說,有些人確實不配活在世上!”

接著,他又對那幾名小孩說:

“你們放心,不管你們是想跟著我,還是有更好的歸宿,我都不會阻攔。

要是跟著我,我一定不會拋棄你們,隻要有我一口吃的,就不會餓到你們。”

他這句話聽上去既像說給這些小孩聽,也像說給自己聽。

而他旁邊那名頭髮雜亂的小孩聽此,卻突然向那幾名殘疾小孩做了奇怪的手勢。

殘疾小孩看到後,也朝他做起了手勢。

見此,牛爺爺深感好奇,便問他:“你這是……”

頭髮雜亂的小孩這才向他解釋道:

“這是我發明的手語,並且教會了他們。

平時,我們就用這種手語和他們交談。”

聽此,牛爺爺非常震驚,冇想到這個看上去才十一二歲的小孩竟然能獨自發明出手語,甚至將其完善。

最重要的,他還能教會這些聾啞小孩怎麼使用,真是非常了不起。

此時的牛爺爺並不知道,這位發明出手語的頭髮雜亂小孩,就是未來的眾王殿智囊:

謀王·老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