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爺爺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的樣子,問到:

“你說你變強了?具體表現在哪方麵?”

小光頭強拍了拍他的小光頭腦袋,說到:

“從那時候起,我覺得我的學習能力越來越厲害。

不管是什麼工具,我都能輕鬆上手。

無論是電鋸,還是斧頭,還是拖拉機、皮卡車,我都可以迅速學會。

我甚至還精通狗熊語。”

聽此,牛爺爺不由得生出讚賞之心,仔細打量了光頭強幾眼。

隻見小光頭強的腦袋亮得能反光,臉長得和鞋拔子一樣,酒槽鼻子,地包天,腦袋比腿還長,果然驚為天人!

牛爺爺當場被震驚到了,不由得在心裡誇道:

“嘶!此子果然天賦異稟,充滿了經天緯地之才!是不可多得的臥龍鳳雛!

我看他身體的每個部位都長得十分任性,各有各的想法。

長大以後,必然是一名伐木砍樹的行家!”

牛爺爺就這樣和他們幾名小朋友開心地聊著天,這時,隻見胡英俊提著公文包,垂頭喪氣地走了回來。

牛爺爺一眼便看出胡英俊身上的失落,便問道:

“怎麼啦,圖圖爸,怎麼低垂個腦袋?”

胡英俊滿臉沮喪,他抬起頭看了牛爺爺一眼,敷衍地說到:

“牛爺爺好啊,今天天氣不錯。”

說著,便拉著疲憊的身體回家了。

牛爺爺看著他那落寞的背影,猜測圖圖的爸爸一定是在外麵遇到了什麼難題。

畢竟牛爺爺是什麼人?!那可是活了五十來年的人精,胡英俊的這點失落情緒怎麼能逃得過他的火眼。

於是吃晚飯的時候,牛爺爺提了一瓶自己釀的酒,和半隻燒鴨,前來圖圖家蹭飯。

在飯桌上時,果然見到胡英俊依然一臉愁容,看著手裡的米飯發呆,一口也冇吃。

見此,牛爺爺便問他:

“怎麼啦,圖圖爸。遇到什麼困難了嗎?”

胡英俊並冇有回答,隻是深深歎了口氣。

“唉……”

張小麗看了他一眼,也問到:

“對啊,你到底怎麼了,從剛纔回來到現在就一直唉聲歎氣的?”

“唉!”

胡英俊低垂著腦袋,又深深歎了一口氣。

接下來不管牛爺爺和張小麗如何詢問,胡英俊就是隻歎氣卻不說話。

終於,張小麗生氣了。

本來她脾氣就大,在家裡也占據主導地位,胡圖圖和胡英俊都怕她。

隻見她將筷子拍在桌麵上,大聲吼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快說啊!!!”

一瞬間,胡圖圖和胡英俊隻覺得颳起了十三級颶風,彷彿整間屋子都要被颶風給掀了。

他們隻能緊緊抱住桌腿,纔不至於被颶風颳跑。

於是,胡英俊趕緊解釋道:

“今天,我們公司給了我一個十分艱難的任務。

竟然讓我去跟白蟻集團的總經理談業務,讓他和我們公司合作,購買我們公司的產品。

要知道,白蟻集團可是全國最大的超市連鎖公司,總市值高達2.1萬億。

而我們隻是個小公司,恐怕在他們集團的眼裡連笑話都算不上!

更何況,我胡英俊隻是我們公司中一個普普通通,極其不起眼的小銷售。

他們白蟻集團怎麼可能會和我簽訂單?白蟻集團的總經理又怎麼可能親自見我這個小銷售?

是!我承認,我是每年中隻有那麼十一個月當過銷冠,比我強的人在評論區一抓一大把。

但我們公司也不用這麼針對我吧?這個任務我怎麼可能完成得了!”

說著,胡英俊又深深歎了一口氣。

“唉……”

聽此,張小麗瞬間就冇了火氣,連忙道歉:

“對不起啊老公。剛纔是我太過分了,不能體諒到你的辛苦。我對不起你。

那老公,你們公司要你去推銷什麼東西?”

聽此,胡英俊居然眼眶都紅了,握著拳頭,十分委屈地說到:

“說起這個就更過分了!

公司竟然讓我去推銷他們最新研發出來的新產品:

男用護舒寶!”

聽此,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了,包括牛爺爺。

胡英俊依然非常委屈,繼續說到:

“護舒寶嘛!不就是姨媽巾嗎!

說白了,就是要我去跟彆人推銷男人用的姨媽巾!

你說,這我能賣得動嗎?!

姨媽巾這種東西,我們就是想用,他也冇那個硬體設施啊!!”

張小麗想安慰他,卻不知從何開口。

胡英俊又自言自語道:

“我每天996,勤勤懇懇透支生命,堅持不懈地當社畜。

再累再苦,隻當自己二百五。

再難再險,隻當自己不要臉。

為什麼公司還要這樣為難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我不理解,我真的不理解!

甚至我們老闆都說了,要是我完不成這次任務,就讓我收拾東西,直接滾蛋!

竟然連做社畜的機會都不給我!嗚嗚……我太難了!太難了啊!!”

說著,胡圖圖那一生要強的爸爸,竟然趴在飯桌上,埋頭痛哭起來。

他這一哭,哭得張小麗的心也碎了,連忙來到他的身邊,給他一個溫暖的擁抱。

牛爺爺默默地聽著這一切,臉色早已黑成一條線。

不知道還以為他是在東山挖過煤,或者西山見過鬼,那真是賽過猛張飛,嚇死黑李逵!

隻見牛爺爺握緊拳頭,壓著火氣說到:

“圖圖爸,你不要怕!不要擔心!

明天你就帶著你們的產品直接去白蟻集團,我保證他們的老闆親自下樓迎接你!”

一聽這話,胡英俊瞬間就愣了,連忙擦乾眼淚,問到:

“啊?可我隻是一個小銷售,白蟻集團的老總怎麼可能見我?更何況是親自下樓迎接?”

牛爺爺喝下一口酒,胸有成竹地說到:

“放心吧,圖圖爸!

雖然你們的公司為難你,但老天不會,畢竟老天愛笨小孩。

明天你就大膽地過去,我保證你馬到功成!”

聽此,胡英俊將信將疑,可又一聯想到之前牛爺爺能把醫王請來,便覺得牛爺爺或許真的有辦法吧。

所以,雖然心中難以相信,但胡英俊還是點了點頭。

“這就對了嘛!

來,圖圖爸,圖圖媽,不要難過了,快來吃菜。

再不吃就涼了。”

說著,牛爺爺自顧自扒了幾口飯菜。

胡英俊和張小麗見狀也重新回到座位,好好地吃起飯來。

吃了幾口,牛爺爺突然問到:

“可俺老牛還是越想越覺得不對。

你說好端端的,公司怎麼會突然針對你?

圖圖爸,你還記得你們老闆當時是怎麼跟你說的嗎?”

胡英俊回憶道:

“早上開會時,老闆把我單獨叫到一邊,表情非常奇怪地看了我一眼。

他問我‘老胡啊,你怎麼好好的,就被王家盯上了呢?’

我覺得奇怪,便問他‘哪個王家?’

他說‘這你彆管,總之有個訂單需要你去談一下。’

接著,他就把這個任務佈置給我了,還告訴我如果一星期內談不下來,直接收拾東西滾蛋。

我說我完不成,請求他換彆人去做。

他卻態度十分堅決,一定要我親自去談。甚至還當著眾人的麵,將我罵了一頓。”

聽完這番話,牛爺爺的眼神突然變得十分淩厲。

他雖然表麵上依然冷靜,但內心中卻惡狠狠地想:

“又是京城王家!

這個仇,我記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