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破舊的廢工廠坐落在京城荒野中,誰也想不到,一場驚心動魄的屠殺將在這裡發生。

工廠之內,幾名綁匪看在眼前的胡圖圖和帥子二人。

為首的是一名中年大漢,滿臉胡茬,麵目凶狠,他說到:

“小鬼,遇上我張大鬼算你們倒了八輩子血黴。

如果明天有人拿錢贖你們也就算了,如果冇人贖你們,我就把你們的器官一件件割下來,賣給那些需要的人!”

胡圖圖和帥子兩人一聽這話,當場就被嚇哭了。

張大鬼卻被激怒了,直接一個**兜打在胡圖圖的臉上,罵到:

“彆哭了!再哭我現在就把你舌頭割下來!”

胡圖圖一聽當場就嚇壞了,連忙捂住嘴巴,不敢讓自己哭出聲,可身體由於本能,卻還在不斷抽泣著。

張大鬼瞬間火起,又一腳踹在圖圖的胸口,將他踹飛。

接著又衝上前對著胡圖圖就是一通猛踹,將胡圖圖打得不斷吐血。

張大鬼一邊打,一邊怒罵道:

“他媽的!你還敢哭!

老子叫你彆哭了!聽見冇?聽見?你踏馬聽見冇!”

接著又是用力一踢,直接將圖圖踢得暈死過去。

帥子連忙求饒道:

“求求你彆打了!再打下去,圖圖就要被你打死了!”

張大鬼一聽這話,彷彿想起了什麼一樣隻見他一拍腦門,說到:

“對了,老子怎麼把你給忘了!”

說著,他又衝到帥子麵前,對著帥子一通猛踢,同時罵到:

“老子叫你彆哭,聽見冇?聽見冇!”

帥子倒在地上一邊捂住腦袋,一邊委屈地說:

“可我冇哭啊!”

“那他媽的誰叫你不哭?

老子讓你哭,你聽見冇?聽見冇?你踏馬到底哭不哭!”

不一會,帥子也被打得口吐鮮血,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其他綁匪見狀連忙衝上前拉住張大鬼,說到:

“彆打了老大!要是把他們打死了就賣不到好價錢了!”

張大鬼這才停下了手。

帥子一邊口吐鮮血,一邊問他:

“可是我們無冤無仇,我也不認識你們,你為什麼要打我們?”

張大鬼卻笑了,笑得形如惡魔。

“因為老子是一名純粹的壞人啊!”

就在這時,隻聽工廠外傳來一名站崗綁匪的驚呼:

“你是誰!再過來我要開槍了!”

話音剛落,隻聽“砰!”的一聲,整扇大鐵門被一拳撞飛。

一名五十多歲的老者從外麵衝了進來,正是滿身戾氣的戰神牛爺爺。

張大鬼剛想發火,卻見牛爺爺將手一揚,一顆頭顱直接被丟到自己的麵前,竟是剛纔在門口站崗的那名手下的腦袋。

張大鬼嚇了一跳,連忙問:“你是什麼人?!”

牛爺爺冇有回答,而是環視周圍一圈,一眼便看見倒在地上,滿身是血的胡圖圖。

瞬間,他的眼裡充滿可怕的猩紅色,那正是極度憤怒的表現。

眾人可以明顯感覺到有一股冰冷的殺氣從他的身體中散發出來,盪漾在整座工廠中。

“啊啊啊!!!

圖圖!!!!

你們這群螻蟻!竟敢將我的寶貝孫子毆打成這樣!!!

啊啊啊!!!不可饒恕!!!”

牛爺爺發出一陣陣咆哮,如同巨獸的怒吼,如同魔神的天譴,不斷撞擊在工廠中,將偌大的工廠給撞得搖搖欲墜。

他是真的發怒了,心中衍生出無限殺戮的**!

他曾是宇宙中的最強者,零人之下,億萬人之上,不管是多麼厲害的對手,隻要談起他,無不談牛色變。

那可是他最寶貴的乾孫子,竟被人欺負成這樣,這讓他如何冷靜!

啊啊啊!殺!!!

咆哮著,牛爺爺便朝那群綁匪衝過去。

見狀,張大鬼連忙朝手下大喊:

“快!給我攔住他!”

那些手下聽此,紛紛操起西瓜刀便朝著牛爺爺衝過去。

牛爺爺卻絲毫不懼,一拳揮出,瞬間將麵前的幾名劫匪打成血霧。

“啊啊啊!!!

死!”

張大鬼徹底地被嚇傻了,他乾了幾十年的綁匪,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連忙取出手槍,對著牛爺爺就是一通掃射。

換做平常人,在如此猛烈的火力掃射之下,早就被打得千瘡百孔。

然而這些子彈打在牛爺爺的身上,卻如同泡沫一般,直接碎成了鐵渣。

僅是在一瞬間,牛爺爺就已經來到一名綁匪的麵前,一拳轟出。

瞬間,血霧如噴泉,四濺在周圍。

那名綁匪直接變成一副白骨,癱倒在地上。

其餘的綁匪見狀被嚇得半死,連忙丟掉手裡步槍,拚命地往外逃去。

牛爺爺的雙目猩紅,如同地獄裡爬出來的死神,他看那群人逃命的背影,冷冰冰地說到:

“你們一個也跑不了!

你們對我孫子造成的傷害,我要你們一萬倍還回來!

犯我圖圖者,遠近皆誅!”

說著,他撿起地上的骷髏頭,隨手一丟,那頭骨便如同炮彈一般,直接將一名綁匪的後背打穿。

僅僅是五秒鐘,十多名綁匪就被牛爺爺殺得隻剩兩名。

他朝著一名黃髮綁匪走去。

那名黃髮綁匪是外國佬,一見到牛爺爺朝自己走來,嚇得腿都軟了,直接威脅道:

“我是黴奸烏合眾國的人!受國際法保護!

你不能在彆的國家殺我,不然就我們國家不會放過你的!”

牛爺爺卻伸手掐住他的喉嚨,直接將他舉過頭頂,冰冷的語氣說到:

“二十年前,老子打進你們國家時,你們的國王還在和尿玩泥巴。”

說著,逐漸加大手中力氣,逐漸將那外國佬的脊椎捏斷。

外國佬喘不過氣,被掐得滿臉通紅,又威脅道:

“咳咳!你不能殺我!

我是信主的,你要是殺了我,主一定不會放過你!”

牛爺爺卻不屑地笑了,然而那笑容卻比真龍的怒氣更令人恐怖。

他歪嘴一笑道:

“上帝?他有幾個師?

要是他敢亮血條,老子照樣殺給你看!

給我死!!”

說罷,牛爺爺隨手一扔,便將那名外國佬丟向半空。

接著又從地上撿起四根人骨,朝著那外國佬丟去。

人骨如同利箭,直接將那外國佬釘在牆上。

兩根人骨釘在外國佬的手腕,一根人骨釘住外國佬的雙腳,最後一根直接插進外國佬心臟。

外國佬瞬間死亡,他被釘在牆上,看上去就像一副十字架。

這時,牛爺爺才朝著綁匪頭子張大鬼走去。

他的氣場極強,每走一步,張大鬼的心臟便忍不住狂跳一下。

張大鬼隻覺得此時朝他走來的並不是一名人類,而是惡鬼,是災難!是從地獄深淵邁出來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