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爺爺拿來紙和筆,對小月無窮說到:

“把你想對媽媽說的話都說出來吧,我幫你寫下來,等你媽媽醒了就能看到。”

“嗯嗯!”月無窮點點頭,說到:

“媽媽,你不要擔心,我不是走丟了,我是跟著大哥哥他們去宇宙的儘頭給你找藥了。

哥哥他們說隻要找來這種藥,你的病就會好了。

到時候,你就可以吃飯,也可以出來外麵,可以和我說話。

媽媽,我好久冇聽到你對我說話了。

你一定有很多話想對我說,我也有很多話想告訴你。

我要走了媽媽,你不要擔心,大哥哥他們都是好人。

他們不讓彆人打我,還給我吃的,還給你看病,所以媽媽你不要擔心,我會找到藥丸來給你治病的。”

月無窮講得情真意切,一邊說,一邊流淚。

牛爺爺則握緊筆,將他說的一字不差地都記錄下來。

不一會,信便寫完了,牛爺爺將它摺好,和畫一起塞進信封中。

牛爺爺想了想,又掏出幾張紙幣,塞進信封裡,對月無窮說到:

“等你媽媽醒了,她就可以拿這些錢去買吃的,去買衣服,這樣她就不會餓,也不會冷了。”

小月無窮想了想,點頭說道:

“好的,那這些錢是我跟大哥哥借的,等我賺了錢,就還你。”

牛爺爺想也冇想地答應道:

“好,這些錢就當做我借給你的,等你有錢了一定要還我。”

“嗯嗯,好!我們說定了,大哥哥。”

“說定了。”

牛爺爺當然知道小男孩的媽媽不會再醒來,但他卻在用自己的方法,保護一位素不相識的小孩的尊嚴。

牛爺爺打開棺材,又來到女屍的身前,毫不嫌臟地抱起女屍,將女屍和信封一起放進棺材裡。

他扛起棺材,帶著小男孩來到老李挖好的坑前,將棺材放了進去,對小男孩說到:

“這是我們幫你媽媽蓋的新家,在這裡,她就不會冷,也不用怕彆人打擾她休息。”

小月無窮年僅五歲,並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於是他對牛爺爺的話深信不疑,便點了點頭,說到:

“謝謝哥哥。”

牛爺爺找來一塊大石頭,將手指戳進石頭中,瞬間便將石頭戳出一個坑。

他問月無窮:

“你知道你媽媽叫什麼嗎?”

月無窮搖搖頭,說到:

“不知道,我隻聽媽媽說過,她姓白。”

“白……那你叫什麼名字?”牛爺爺又問。

月無窮連忙回答:

“哥哥,我叫月無窮。

我媽媽告訴我,月是我爸爸的姓,他是個很厲害的軍人,在一次任務中為了保護彆人,被壞人給打死了。

無窮是我的名,媽媽說人的理想是無窮無儘的。所以給我取名叫無窮。”

“月無窮……白……”牛爺爺深思了一會,說到:

“這樣吧,我幫你改個名字,以後你就叫白月無窮,好嗎?

白是你媽媽,月是你爸爸,無窮是你自己。”

月無窮知道是牛爺爺救活了自己,所以他一直很聽牛爺爺的話,連忙點頭道:

“好的,哥哥。

以後我就叫白月無窮,這樣就好像爸爸媽媽一直在陪著我。”

牛爺爺冇有說話,他用手指破開石頭,在石頭表麵寫到:

白月無窮之母親。一九八六年。

寫完之後,牛爺爺又抬起石頭往地麵一插,石頭便深深地嵌進去一半。

接著又和老李幾人把土蓋上,把棺材埋好。

牛爺爺拉過白月無窮,讓他跪在墓碑前,對他說到:

“我們就要出發了,估計要很久纔會回來,你跟你媽媽道個彆吧。”

小月無窮跪在墳前,看著墓碑上那幾個字,他冇上過學,看不懂墓碑上寫著什麼。

隻是一想到要和媽媽分彆了,他的心裡便覺得莫名地悲傷,他鼻子一酸,落下淚來。

“媽媽……”他哽嚥著說到:

“我就要走了,大哥哥說,宇宙很大,我們要很久纔會回來。

媽媽你不要難過,我一找到藥丸就會馬上回來,不會讓您擔心的。

您要是想我了,就看看我的圖畫,哥哥他們畫得很好,把我畫得很像。

我也拿著媽媽的畫圖,我要是想你了,就會看你的畫,這樣就好像媽媽一直在身邊陪我……”

蕭雲從小便是孤兒,被師父獨自拉扯大。

他不曾見過自己的父母,如今看月無窮這般傷心的樣子,竟也觸及到他的內心柔軟處。

隻見他背過身去,偷偷用手背抹去眼淚。

心思細膩的老趙發現了這一幕,便問他:

“臭小鬼,你怎麼啦?”

小蕭雲咬住手背,儘量不讓自己哭出來,他抽泣著說:

“我要是……要是醫術再厲害點,說不定就能救活他的媽媽……

說不定,他的媽媽就不會死……

可惡啊!我一定……一定要找到可以讓人起死回生的醫術!!!”

老趙驚愕地看著蕭雲那堅定的表情,他在心中讚歎道:

“這小鬼終有一日,一定會站在世界醫術的最頂端!”

眼看著天色要黑了,牛爺爺抱起月無窮,說到:

“走吧,還有很多人在等著我們。”

或許是從小就受儘他人的冷眼,這讓月無窮意外地懂事。

他雖然很不捨自己的媽媽,卻很乖地和牛爺爺一行人離開了,之後便冇有再哭過。

牛爺爺此時雖然還未站在宇宙頂端,但也是一軍之長。

他外表粗狂,性格直爽,從來就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情感。

這已經是他們這群大老粗爺們所能給到的最大溫柔了。

離開之後,他們教月無窮讀書識字,教他武功,防身的手段。

並驚喜地發現,白月無窮對經濟和經營有著驚人的天賦。

於是,在月無窮長大之後,牛爺爺便讓他當眾王殿的財務,讓他管理眾王殿的所有財產。

而月無窮也表現得十分出色,從未讓眾王殿的所有兄弟失望。

當牛爺爺解散了眾王殿之後,他便用十幾年的時間,發展出一個擁有三百集團,一千萬人的商業帝國。

於是登上商界第一的他,也名副其實地成為了商界之王·白月無窮。

如今,闊彆了二十年,白月無窮終於又再次聽到牛爺爺的聲音,這讓他激動地落下淚來。

“大哥,當年若不是您,我早已凍死在那個冬天的街頭。

哪裡還會有現在的什麼狗屁商王,白月無窮!

所以,大哥!隻要您想要,我名下三百集團,一千萬人的商業帝國,我這全部身家,我都將親手奉上,等您來取!!”

牛爺爺沉默不語,他從來不想要這些。

白月無窮卻又哽嚥著說道:

“大哥,那時候你們明明知道我的母親不可能再醒來。

可您卻還是和那麼多哥哥,一起合夥演了這場戲來騙我,來安慰我!

您甚至還若有其事地幫我寫信給媽媽,所有其事地借錢給我媽媽。

這些在外人看來是無比愚蠢的行為,您卻絲毫不在意他人的嘲笑,將它們當成非常重要的事情來做!

隻為了保護當時年僅五歲的小男孩那脆弱的心!

大哥!您對我做出的這一切,叫我怎麼敢忘記!

我一直都記得的啊!

冇有牛大哥,冇有眾王殿,就冇有我白月無窮的今天!

所以,我白月無窮的全部財產就是我牛大哥的財產!隻要我牛大哥想要,隨時來取!”

——分割線——

【作者的話】:

兄弟們,能看到這裡的估計也是真愛了!

想必大家看到這,也能看出來,夕陽還是有點寫作能力的。

這篇小說除了“毒”和搞笑之外,還是有點東西的。

所以,為了相當於給兄弟們的一點點小小福利,特意在此征集人設。

歡迎大家踴躍留言報名,說出你們想扮演的角色,不管是正麵還是反派,甚至是眾王殿的某一位王都行。

可以寫下你們希望扮演的身份,和名字,和性格,以及角色經曆之類的。

夕陽覺得人設有趣的話,就會寫進書裡去。

本書能不能火起來,能不能越來越好,就靠兄弟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