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總裁張大了嘴巴,半天也說不出來,隻是傻愣愣地站站在原地,臉上流滿了冷汗。

他甚至想回到剛纔,抽自己兩個大嘴巴,再踹自己一腳,罵自己道:

“讓你他媽裝逼!”

好不容易他纔回過神來,連忙伸手將自己驚掉的下巴給抬上去,支支吾吾地問到:

“啊?啊這……

董董董……董事長……您怕不是在開玩笑吧……”

說著,他又十分尷尬地笑道:

“哈,哈,哈。您……您真幽默……”

董事長卻居高臨下地看著他,一臉嚴肅地問到:

“你看我這表情像是在開玩笑嗎?”

聽此,呂總裁臉上的冷汗開始流到後背去,很快就將整件西裝淋濕,他又顫顫巍巍地問:

“董董……董事長,您真的要開除我?”

“不然呢?”

“這可不是小事啊!”

“我知道。”

“您就不再考慮一下?”

“不需要。”

“要不您先喝杯水冷靜一下?這件事從長計議?”

“不用,我不渴。”

聽此,呂總裁臉上的冷汗直接劃過後背,流到褲子上去,不一會,整條西褲都濕了。

他又問:

“要不您……”

董事長卻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說到:

“不用,我不餓也不渴,也不困。什麼都不想吃,什麼都不想要。

也不需要打電話給商王谘詢意見,我自己就能決定!”

聽此,呂總裁整顆心都涼了,暗自想到:

“完了!他都學會搶答了!

看來他這回是真的鐵了心要開除我!”

但他還想再搶救一下,於是又問:

“董事長,你怎麼可以這麼無情?說開除我就開除?

難道我們在峽穀裡叱吒風雲的那段過往,你都忘了嗎?!”

董事長心說:

“冇辦法啊!我不開除你,商王就要開除我了!”

於是,他擺擺手,對呂總裁說到:

“行了,就這樣吧。

你也彆叫我董事長了,畢竟你已經不是我們公司的總裁,我和你之間不是上下級關係。

你現在就去財務那裡領工資,然後快點滾蛋吧!”

聽此,呂總裁便發火了,他罵道:

“既然你這麼無情,那也彆怪我不義!

你開除我簡單,但總裁這個位置不是誰都能坐的!

我就問你,如果我走了,你能找誰來代替我?”

董事長卻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表情。

“是嗎?誰說找不到?”

說著,他便在大廳裡環視一圈,剛好看到收拾完東西準備回家的掃地大爺。

於是,他便朝那大爺高喊:

“喂!老頭!”

那掃地大爺剛纔被打了三巴掌,臉上還在火辣辣地疼,心裡又受了委屈,於是低著腦袋,一邊偷偷抹眼淚,一邊失落地往門口走去。

正走著,他突然聽到有人喊他,便趕緊擦了一下眼睛,抬起頭來檢視。

這時,董事長又喊到:

“老頭,你過來!”

掃地大爺看到董事長和呂總裁站在一起,竟嚇得一哆嗦,接著才極不情願地邁開腿,顫顫巍巍地往他們幾人走去。

掃地大爺以為呂總裁在董事長麵前告他狀,所以董事長很生氣地叫他,是想批評他。

於是他一到幾人麵前,就趕緊捂著半張臉,說到:

“董事長彆打我!”

董事長愣了一下,反問:

“打你?打你乾嘛?

我是想問你,你對總裁這個職位感不感興趣?”

此話一出,朱經理、陳佳玲和呂總裁幾人都愣住了,脫口而出問到:

“啥玩意?!”

掃地大爺也覺得十分納悶,連忙問:

“啊?董事長,您這是啥意思?”

董事長一臉嚴肅地說到:

“冇什麼意思。

以後,你就是我們公司的總裁了!”

說著,他伸手扯下呂總裁的西裝,反手披在掃地大爺的身上,說到:

“你看,這象征總裁身份的西裝穿在你身上,多合適。

老頭,貴姓?”

“啊?回董事長,俺……俺姓張……”

董事長點點頭,說到:

“早上好啊,張總。”

“啊?啊,早上好,董事長。”

掃地大爺還是不敢相信這一切,許久他才問:

“董事長……這是真的嗎?”

董事長回答道:

“當然是真的了,張總。”

掃地大爺又指著呂總裁,問:

“那他呢,我做了總裁,那他是什麼?”

董事長回答:

“他愛是誰就是誰,反正我已經把他開除了!

現在,張總你纔是我們公司的總裁。”

這一番話,聽得呂總裁直咬牙。

掃地大爺若有所思地問:

“也就是說……那我現在,我的官比他大?”

“冇錯。”

聽此,掃地大爺逐漸握緊了拳頭。

他雖然老實憨厚,但也不是冇有脾氣,他還記得自己早上是怎麼被這幾人羞辱的。

隻見他突然一巴掌甩在呂總裁的臉上,罵道:

“你被炒了!快滾吧!”

呂總裁自從他當上這個職位之後,就冇人敢打過他。

如今被打了一巴掌,人直接就傻了,捂著臉,不敢置信地問到:

“啊?”

啪!

掃地大爺又甩出一巴掌。

“啊什麼啊?快滾!”

“你!”呂總裁雙手捂著臉,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掃地大爺直接甩出第三巴掌,嗬斥道:

“快滾!彆給臉不要臉!

呸!垃圾!”

這些話,全是今天早上呂總裁對他說的。

這三巴掌也是掃地大爺還給呂總裁的,這就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董事長在一旁都看呆了,豎起大拇指,直呼:

“你大爺還是你大爺!”

呂總裁臉上捱了三巴掌,剛想發火,卻被董事長一把攔住。

董事長也嗬斥道:

“呂先生!我們張總讓你滾,你冇聽到嗎?

還不快去把你的桶收拾一下,然後提桶滾蛋?!”

呂總裁揉著臉,握著拳,瞪著董事長和胡英俊等人,咬著牙說到:

“好!你們狠!我走!”

說著,轉身便要離開。

吳經理卻連忙伸手將他攔住,說到:

“慢!董事長,他不能走!”

此話一出,呂總裁的眼淚都要下來了。

他以為吳經理這是在挽留他,瞬間被感動得眼圈都紅了,連忙抓住吳經理的雙手,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到:

“還是你心疼我啊!兄弟!

冇想到在這個公司裡,隻有你說話還有點人情味!

以前是哥哥錯怪你了!都是哥哥不好!我向你道歉!

以後你就是我在這個公司中唯一的親人!

快!親人!快幫我跟董事長美言幾句,讓他重新考慮一下!”

吳經理卻輕輕地笑了,他說到:

“呂總裁,你還記得你早上說過什麼嗎?”

呂總裁一愣:

“啊?我早上說的話實在太多了,不記得你指的是哪一句……”

“你說,如果董事長會跟胡先生簽下這種合同,你當場把公司門口那座雕像吃掉!”

說著,吳經理便一直盯著呂總裁看,那表情分明是在說:

“我就靜靜看你表演!”

呂總裁的表情瞬間就僵住了,臉上除了尷尬還是尷尬,他欲言又止了半天,終於說到:

“這……這恐怕不好吧?”

說完,他便看向董事長,眼裡充滿求救的信號。

董事長卻大手一揚,說到:

“冇錯!作為男人就應該言而有信!

來人呐!給呂先生拿筷子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