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會,便有員工拿過來一雙木筷子。

董事長看了看這雙木筷,又看了看呂總裁,說道:

“請吧,呂先生?

你折騰了一早上,肚子一定餓了吧。”

呂總裁暗中吞了口唾沫,拔腿便要跑。

董事長卻大聲喊道:

“保安!送呂先生出去用餐!”

話音剛落,便有幾個彪形大漢走過來,架著呂總裁便往外走。

不一會,幾人便來到公司的雕像旁,那是一隻巨大的白蟻。

保安將呂總裁丟在地上,董事長指著雕像,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說到:

“請吧,呂先生。不用客氣!”

呂總裁握緊筷子,張大嘴巴,對著那雕像比劃了許久,也不知道該如何下口。

看著他這副為難的樣子,掃地大爺突然嗬斥道:

“慢!這種東西怎麼吃得下去!”

一瞬間,呂總裁的眼淚都下來了。

他瞬移著跪到大爺的麵前,雙手抓著大爺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到:

“大爺啊!你是我的再生父母啊!

我早上這樣對你,冇想到你還這樣幫我,我不是人,我是畜生!

啥也不說了大爺,以後你就是我爺爺,我親爺爺!

不!我親爺爺都是你孫子!

親大爺,你趕緊幫我跟董事長求求情!”

接著,他又對其他人說到:

“聽聽!你們都聽聽我大爺說的!

什麼叫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來吧大爺,您幫我美言幾句!”

掃地大爺點點頭,對董事長說到:

“董事長,這樣不行啊,這樣怎麼能吃得下去?”

董事長便問他:“那按照大爺的意思是……”

“那怎麼也得給呂總裁拿碗醋吧!”

此話一出,所有人豁然開朗。

董事長點點頭,道:

“啊對,是我草率了!來人,給呂先生上醋!”

呂總裁一聽這話,瞬間眼前一黑,倒在地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

朱經理見狀有意幫呂總裁逃脫,便連忙喊道:

“不好了!我表哥暈過去了!快送他去醫院!”

掃地大爺卻站出來說到:

“不要慌!俺有辦法!”

說著,他便坐在呂總裁的身上,一手掐住呂總裁的人中,一手反覆扇了四五個巴掌,直接將呂總裁的臉扇腫。

呂總裁本來是想裝暈逃過一劫,怎奈何這掃地大爺的手勁極大,這幾個巴掌扇下去,竟疼得他忍不住叫出聲來,隻能被迫甦醒。

掃地大爺見狀便從呂總裁身上起來,拍拍手道:

“你看,俺老頭子的土方法有效吧,這不就醒了嗎!”

接著,他又接過員工遞來的醋,送到呂總裁麵前,說到:

“呂總啊,你剛纔暈過去,好在俺把你救醒了,為你省下一筆醫藥費。

這碗醋你拿著,等下吃起來的時候,比較下飯,嘴巴也不會那麼淡。”

呂總裁接過醋,咬著牙說到:

“我tm謝謝你啊!”

掃地大爺還以為呂總裁是真心在感謝他,連忙說到:

“不客氣,不客氣,應該的嘛!”

呂總裁看看手裡的醋,又看看石頭雕像,弱弱地問:

“真的要吃嗎……”

董事長點點頭,道:

“當然要吃!你自己說的嘛,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醋都給你拿來了,怎麼能不吃呢!”

呂總裁實在冇有辦法,隻好用筷子夾著白蟻雕像的觸角,沾了沾碗裡的醋,又默默吞了一口唾液。

緊接著便閉上眼睛,張開大嘴,視死如歸般地朝著雕像的石頭觸角咬了下去。

眾人隻聽得“哢嚓、哢嚓”的聲音不斷從呂總裁的嘴中傳來。

胡英俊和張小麗見狀連忙捂著半邊臉,彷彿覺得自己的牙齒也跟著疼了起來。

“哢哧、哢哧……噸!嗝~”

呂總裁已經吃完了一口。

董事長看了看雕像的缺口,又看向呂總裁,問他:

“味道怎麼樣?呂先生?”

呂總裁死要麵子,心想:我不能輸得太慘!

於是便倔強地說到:

“還行,挺有嚼勁的!”

說著,他便揚起嘴角,想要給眾人來一個“不屑地歪嘴一笑”,卻不料露出了他那兩排殘缺不全的牙齒。

董事長點點頭,道:

“呂先生喜歡吃就好,那就多吃一些吧,不用客氣!”

聽此,呂總裁在心中抽了自己兩個大嘴巴,罵道:

“讓你tm裝逼!”

他冇有辦法,隻好又張開嘴巴,朝著那座雕像咬了下去。

朱經理和陳佳玲在一旁緊閉眼睛,都不忍心觀看。

董事長卻突然問他們道:

“朱先生,陳小姐,你們不來一口嗎?”

朱經理和陳佳玲一愣,連忙擺手:

“啊?不不,我們不餓!”

此時的呂總裁內心已經變得扭曲,不平衡起來,他心想:

“剛纔裝逼的時候是我們三個人在裝,憑什麼現在隻有我一個人在吃石頭!

不行!你們也給我過來吧!”

於是連忙說到:

“要吃,要吃!好東西要和家人們一起分享!”

說著,他便抓住陳經理和陳佳玲,將他們的臉往石像上麵按。

“哢哧、哢哧……”

他們兩人被迫吃了幾口雕像,心裡瞬間不爽,也抓著呂總裁的臉往石像上按。

那畫麵,看上去就像是幾人為了能吃到石像而大打出手,果然是“相親相愛一家人”。

不一會,整座白蟻雕像就被他們從“白蟻”給吃成了“ヨ乂”。

此時,一位嚶國的BBC記者路過,他正好看到這一幕,連忙用相機拍了下來。

接著又配上陰間濾鏡,發到網上,取標題為:

《震驚!龍國人民窮到連飯都吃不起,竟然上街搶石頭吃!》

當天晚上,這位記者的晚飯就加了一根大雞腿!

另一邊,董事長和胡英俊、張小麗幾人來到辦公室中,交談訂單的事。

董事長嚴格按照商王·白月無窮的要求,一分價格也不談,直接簽了一億訂單下來。

甚至合同都是按照胡英俊的要求去寫,隻是在合同的最後麵加了一段備註:

此訂單僅胡英俊先生在石榴公司就職時生效,若胡英俊先生因各種原因出現離職,此訂單也將自動失效。甲乙雙方無異議!

胡英俊和張小麗兩個人都傻了,一度懷疑自己在做夢,心想:

現在白蟻集團的訂單都這麼好拿了嗎?

他們哪知道,這是牛王戰神牛爺爺在暗中幫了他們一把。

第二天,掃地大爺也主動找董事長辭去“總裁”的職位,他對自身的認知非常清楚,他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乾總裁的料。

他也猜測,董事長會讓自己乾總裁,純粹就是為了噁心下呂總裁和朱經理等人。

董事長也確實如掃地大爺所料,並不是真的想讓他當白蟻集團的總裁。

畢竟身為集團的董事長,他不能拿集團的壽命開玩笑。

於是,董事長便同意了掃地大爺的申請,將他調回原來的保潔崗位,並暗中調高了他的部分工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