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霸誕氣急敗壞地喊道:

“開槍!給老子開槍!他媽的!格殺勿論!

不管是誰,隻要殺了這賊人,老子賞他一套彆墅!”

說著,他便扣下扳機,漫天子彈瘋狂地傾瀉而來。

其餘雇傭兵聽到王霸誕的承諾,也興奮地抓緊步槍,對著牛爺爺一頓掃射。

隻見牛爺爺眼睛射出紅光,開啟了“見聞色霸氣”!

在這種霸氣的加持下,他身體所有感官變得極度敏感,能夠輕鬆察覺到任何細微的氣流。

甚至將這種霸氣開發到極致以後,還能短暫地預知未來。

漫天子彈雖然如同狂風暴雨般砸向牛爺爺,但在牛爺爺的感官裡,這些子彈就像百度網盤的下載速度一樣,奇慢無比。

隻見牛爺爺不急不慢地放下棺材,穿過子彈的間的縫隙,來到王霸誕的身邊,一拳轟出。

隻聽“轟”的一聲巨響,盔甲完好無損。

盔甲裡麵的王霸誕嚇了一跳,剛想說話,可是一張嘴,牙齒全掉光了,猛地一大口鮮血吐了出來。

原來他的骨骼和內臟已經被牛爺爺這一拳震碎了。

其餘雇傭兵這纔回過神來,一見到牛爺爺瞬間出現在他們身邊,瞬間被嚇得夠嗆,紛紛丟掉武器,趕緊往外跑。

牛爺爺站在他們身後,並不去追,而是俯身從地上撿起一把沙土,抓在手中掂量掂量,接著又隨手一灑。

沙塵如同子彈,瞬間穿過這群士兵的身體,將他們擊倒在地。

牛爺爺將身披鎧甲的王霸誕撿了起來,揉成一團,塞進大鐘裡。

接著又扛起大鐘,走進王家深處。

這一晚,牛爺爺將跟著王家作威作福的壞人全殺了個遍,同時將被王家抓來虐待的傭人全給放走了。

忙完這一切,牛爺爺將整副棺材都插進地麵,這才拍拍手,離開了王家廢墟。

一夜之間,京城四大家族之首的王家慘遭滅門,隻剩下張大鬼和王鐵柱還活著。

因為張大鬼和王鐵柱在今天早上剛好坐飛機去國外度蜜月,這才逃過一劫。

王鐵柱是王家中最特彆的一個人,雖然是王霸誕的女兒,卻因為自身長相的原因,很不受王霸誕待見。

甚至王霸誕總是將她軟禁在王家中,不讓她出去,以免丟王家的臉。

而王鐵柱除了想要擁有一段甜甜的戀愛之外,也冇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因此,王鐵柱對這個家族也冇什麼深厚的感情,得知家族被滅門後,也不想著複仇。

畢竟現在能讓她牽掛的人,隻有她的真命天子,張大鬼。

張大鬼就更慘了,每天晚上都趁著王鐵柱睡去之後,而躲在被子裡偷偷哭泣。

當他得知王家被滅門時,竟然崩潰著大喊道:

“神啊!你把我也一起帶走吧!”

當他說完這段話時,卻發現王鐵柱正以一種色眯眯的眼神看著他。

他還來不及震驚,王鐵柱便一把朝他撲來,說到:

“親愛的,你在說什麼呀!

我們快來生猴子吧!我要和你生好多好多猴子!”

說著,她滿是胡茬的嘴就已經堵在張大鬼的臉上。

張大鬼隻能在心中絕望地呐喊道:

“來個好心人把我殺了吧!我求求你了!”

或者讓張大鬼這樣生不如死地活著,纔是對他這種壞人最好的懲罰。

王霸誕的弟弟王霸羔子當晚正好在外地風流,因此也躲過一劫。

當他回到王家,得知家族被牛爺爺滅門後,心裡非常憤怒,決意要為家族報仇!

他在王家的廢墟中,發現了一個監控內存卡,裡麵正好保留著牛爺爺一拳轟碎彆墅時的影像。

王霸羔子大喜,連忙帶著這張內存卡,來到法官張三的房間中。

他們王家和張三有著密切的往來,經常送珍品給張三,從而得到了張三在法律層麵的保護。

所以王霸羔子非常信任張三,他一見到張三便連忙說到:

“張大人!您一定要為我們王家做主啊!

王家受到恐怖分子入侵,一夜之間慘遭滅門!

我的兄長,我的侄子竟無一人生還!您一定要為我們做主!!”

張三倒了杯茶給他,說到:

“張先生,你放心!

我是法官,擁有無比強烈的正義感,一定會替你申冤!”

當他說到“替你申冤”這四個字時,還順勢在桌子上敲了四下。

王霸羔子心領神會,連忙打開“給錢寶”,當場給張三轉過去四千萬。

“叮咚!給錢寶到賬,四千萬!”

一聽到這聲音,張三才繼續說到:

“王老弟,你放心!這個官司你贏定了!”

於是王霸羔子連忙取出內存卡,說到:

“張大人,這是我家監控拍到的視頻,裡麵有那個匪徒的犯罪證據!”

一聽這話,陽台外突然走進來兩個人,說到:

“哦?哪個匪徒?”

王霸羔子轉頭看去,瞬間嚇了一跳,連忙站起來,問道:

“趙參謀?李教頭?你們怎麼在這?”

原來是京城最高兵部的總參謀老趙,和八十萬禁軍總教頭老李。

老趙說到:“我們兩人一直都在,隻是剛纔在陽台上抽了支菸。”

張三則擺擺手,示意王霸羔子坐回去,說到:

“王老弟不要擔心,他們是自己人,是我的朋友。”

聽到張三這麼說,王霸羔子這才鬆了口氣,心想:

不愧是法官大人!連趙參謀和李教頭那樣的人物都能收買,難怪能在法界混得風生水起!

於是他便將內存卡插在手機,播放視頻,說到:

“幾位大人請看,這就是那個匪徒的犯罪證據!”

張三、老趙、老李幾人便湊了過來,隻見:

畫麵中,有一個身形瘦弱的老人,臉上帶著麵具,看不清模樣,突然轉過身,一拳轟碎了半棟彆墅。

一見此人,老李和老趙兩人的心中便是一陣激靈。

雖然彆人看不出,但他們卻一清二楚,世界上能有如此深厚實力的人,隻有他們的老大,眾王殿戰神牛王·牛爺爺!

王霸羔子一看這視頻,眼淚就下來了,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道:

“這匪徒太可惡了!一夜之間將我王家滅門!

幾位大人一定要替小人做主啊!

一定要抓到這名匪徒,將他繩之以法!”

張三的表情在一瞬間變得極其古怪,接著又立刻恢複正常,他點頭說道:

“王老弟,你放心。

我還是那句話,我是一名擁有無比強烈正義感的法官,我一定會替你做主!”

王霸羔子聽此便有了底氣,他見趙參謀和李教頭都在這裡,便不敢再打擾,於是說道:

“那小人在此多謝張大人!

張大人您先忙,我先告辭了!”

張三點點頭,說道:

“那就不送了。”

接著他又對身邊管家說到:

“你去拿兩箱老壇酸菜牛肉麪送給王老弟。

你知道是什麼牌子的。”

管家一看張三的表情,便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於是點點頭。

過一會,管家就帶人從倉庫搬了兩箱老壇酸菜牛肉麪讓王霸羔子帶回去。

王霸羔子帶著這兩箱酸菜麵,滿麵風光地走在回賓館的路上,他知道,這回穩了!

第二天,王霸羔子就因為“強姦村頭老母豬”的罪名被逮捕入獄,並被判了死刑,立即執行。

而他手裡的那個內存卡也如同人間蒸發一般,再也不知去向。

對了,忘了介紹。

張法官,原名張偉,因為在家排行老三,所以也被人叫做張三。

二十年前,曾在眾王殿擔任法律顧問一職。

為人囂張狂妄至極,待人處事不問是非善惡,全憑藉自己喜好來,三分正中帶有七分邪,因此也被人稱之為:

狂王·張三!

曾作為被告律師幫眾王殿打官司,打到最後,將原告、原告律師、以及法官分彆送進去關了十年。

本人武功雖然不高,卻擁有一項非常無敵的能力:

跳出規則外,不在法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