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一望無際。

牛爺爺抱著圖圖和帥子兩人從工廠中走出,雖然他隻是一名灰髮老者,其強大的氣場卻破開黑暗,讓在場所有人膽戰心驚。

即便是神見了,也要退避三舍。

坐在飛機上的老李和老趙一眼便看見牛爺爺,連忙從飛機中一躍而起,快步走到牛爺爺麵前,雙手抱拳,單膝下跪,畢恭畢敬地說到:

“老大!”

“老大!”

飛機上三千狙擊手,坦克中五百駕駛員,全部瞠目結舌地看著這一幕,全被震撼得無與倫比。

要知道,老李和老趙,一個是最強兵部的八十萬禁軍總教頭,一個是最強兵部的總參謀長。

他們兩人在龍國當中可是說一不二的存在,就算放個屁,整片龍國的天空都要抖三抖。

可就是這般九五至尊的身份,如今竟然不顧一切形象地跪倒在一名老頭麵前。

這場麵該是何等震撼,何等驚心動魄!

在場所有特種兵的臉上都不禁捏了一把冷汗,又倒吸一口冷氣:

“嘶!此爺竟恐怖如斯!”

他們無不心生疑惑:

這銀髮老者究竟是何方神聖,竟能讓龍國的兩位大人物如此低聲下氣!

然而,牛爺爺僅僅是看了兩人一眼,便從他們的身邊走過,冷冰冰地說到:

“你們來乾什麼?”

老李和老趙見狀連忙快步追上牛爺爺,又“撲通”一聲,跪倒在牛爺爺麵前,畢恭畢敬地說到:

“啟稟老大,我們領三千五百精兵,特來助您一臂之力。”

牛爺爺冷哼一聲:

“老夫像是需要幫忙的人嗎!”

聞聽此言,嚇得老李和老趙連忙認錯:

“老大所言極是!是我們二人不知好歹,擅作主張,辱冇了老大的威風!

請老大恕罪!”

老趙跪著往前爬出幾步,一把抱住牛爺爺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到:

“老大!足足二十年未見了啊!

兄弟們都想死你了!”

老趙哭得情真意切,場麵一度感人至深,即便像牛爺爺這樣鋼鐵真男人,也動了鐵漢柔情心。

一瞬之間,他彷彿夢迴二十年前,帶領十億弟兄在宇宙中出生入死,四處征戰。

隻見他閉起雙眼,歎了口氣,道:

“你們二人也是出於一片忠心,本就無罪,又何來恕罪一說呢。

隻是,我早已不是你們的老大。

自二十年前,我親手解散‘眾王殿’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再是你們的老大了。

此時站在你們麵前的,不再是那位叱刹風雲的戰神牛王,而是翻鬥花園中一名平平無奇的撿垃圾老頭,牛老漢。”

老趙和老李二人忠心耿耿,他們分彆抱住牛爺爺的左右大腿,痛哭流涕地說到:

“老大!俗話說得好啊!

一日為老大,終生為爸爸!

你就是我們的老大!

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依然是!”

牛爺爺的目光終於不再冰冷,而是隱隱泛出些許溫情,他歎了口氣,說到:

“起來吧。你們二人也是獨當一麵的老小子了,是這個國家的傳奇人物。

要是讓手下的人看到你們這副醜樣,該在心裡笑話你們了。”

十萬禁軍總教頭老李聽此便抹去一把淚,說到:

“我們隻不過是在和老大敘舊,我看這些晚輩後生哪一個敢笑話?

老子我親自斃了他!”

老趙看著牛爺爺懷中的大耳朵小孩,心生疑惑,便問道:

“老大,這小孩是……?”

牛爺爺低頭看向懷裡的圖圖,轉瞬間,他臉上的冷漠全冇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數不儘的慈祥。

“這是我認的乾孫子,胡圖圖。

多麼可愛的一個小孩啊,卻被這群人渣螻蟻盯上了,給毆打成這樣!

我絕饒不了他們!”

聽此,老李和老趙的臉上也瞬間浮現出一種恐怖的猙獰,這是上過戰場的人纔有的殺氣!

那可是戰神牛王的乾孫子啊!是他們老大唯一的親人,竟被人欺負成這樣!

不可饒恕!那群無知的螻蟻!

老李握緊拳頭,惡狠狠地罵到:

“老子滅了他們!”

牛爺爺卻把他攔住,語氣冰冷地說到:

“不必了,他們已經被我殺光了。

除了他們的頭子,我留了他一條狗命。

死對他說來太便宜他了,所以,我要他痛苦地活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聽此,老李和老趙的後背不禁湧現出一股寒意。

牛爺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戾氣,他們實在太熟悉了,這正是二十年前戰神牛王那無比強大的氣場。

老趙突然指著工廠左邊,說到:

“對了,老大!那裡還有一條漏網之魚,該怎麼辦?”

牛爺爺看了那名隨地撒尿的綁匪一眼,冷冷地說到:

“你知道——有害垃圾這種東西要怎麼處理才最好嗎?”

老趙瞬間秒懂了牛爺爺的言外之意,連忙回答:

“我明白,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動手吧。”

“遵命!”說著,老趙拿起對講機,命令道:

“狙擊手準備,開槍!”

一瞬間,三千發大口徑子彈如同暴雨一般,徑直朝著那名綁匪噴射而去。

那名綁匪在心裡絕望地咆哮道:

“天呐!!!

我要是知道隨地大小便的罪過這麼大,打死我也要把這泡尿給憋住啊!!!”

話音未落,他的**便在一瞬間被三千發子彈打成肉沫,緊緊黏在工廠的牆壁上。

牛爺爺無動於衷地看著這一幕,對老李等人說到:

“你們再幫我一個忙。

這群綁匪的頭子自稱是京城王家的走狗,你們幫我把他送到王家去。

然後,幫我把這座工廠夷為平地。

我不想在這個世界,還留著我寶貝圖圖的痛苦回憶。”

老李老趙二人連忙雙手抱拳,說到:

“老大吩咐,我等在所不辭!”

牛爺爺點了點頭,道:

“還有,不許將我的身份透露出去。

記住,二十年前的絕世戰神已經死了。

現在站在你們麵前的,隻是翻鬥花園一名普通的老頭。”

雖然心中極其不甘心,但老李和老趙還是不敢違抗牛爺爺的命令,隻能說到:

“是!老大!”

牛爺爺又點了點頭,抱著圖圖和帥子二人便往城區走去,說到:

“嗯,我走了。剩下的,你們自己看著辦。”

老李和老趙心中十分不捨,看著牛爺爺離去的背影,連忙喊道:

“老大……”

牛爺爺卻無動於衷地離去,隻留下這樣一句話。

“彆送了,不然我會生氣。”

老李老趙二人聽此便不敢再追,隻能看著牛爺爺漸行漸遠的背影,偷偷抹了一把眼淚。

待牛爺爺遠離之後,他們先是派一架飛機,將全身不遂的張大鬼送回京城王家。

接著又命令坦克對著那座工廠輪番炮轟,不一會便將整座巨大的工廠,直接轟成平地。

而這一切,都將成為令整個世界所震撼的導火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