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四大家族之首的王家垮了,整件事在京城被傳得沸沸揚揚,有人說是仇人買凶,有人說是靈異事件,也有人說是99年的事情瞞不住了。

唯獨冇有人懷疑到翻鬥花園這個普通的小區。

牛爺爺被老李、老趙、張三等人保護得很好。

隨著王家垮掉的,還有他們名下所有公司。

三天之內,王家之前所造成的冤案假案全部被張三翻盤,王家一夜破產。

小宋的父母得到了賠償,不用再給王家的公司當清潔工,於是陪著小宋和宋憐一起到南方城市定居。

因王犢子而死的青年小章的父母也得到了賠償,他們苦等七年,終於等來了遲到的正義。

胡英俊卻因為這幾天一直麵試不通過,一氣之下果然來到番茄網站寫小說。

他意氣風發,他滿麵春風,他胸有成竹,他花了好幾天構思劇情,做人設,寫大綱,心想著一定要寫出一部驚天地、泣鬼神的曠世钜作!

做好了一切準備之後,他終於下筆了,花了兩小時寫出第一章,然後發到網站上,接著就開始了他漫長的等待。

他心中十分自信,認為世上所有人的小說都是垃圾,隻有他寫的這本纔是經典神作!

他期待著成神的那天!

他興奮地等著,每隔五分鐘就重新整理一次後台,又焦急地想著:

“怎麼還冇人給我點讚評論呢?”

終於,一下午過去了,他也等來了第一個評論:

“經驗 3。”

他頓時便有些氣餒。

偌大的一個王家一夜之間變成廢墟,引起了社會的極大關注。

無論是誰路過王家遺址,總要駐足觀望,唏噓兩句。

漸漸的,王家遺址就流傳出鬨鬼的傳聞。

有人說,每次在夜裡一路過王家,總能感覺到裡麵陰風陣陣,有無數哀傷的哭聲從裡麵傳來。

也有人說:“不對!我上次路過時明明看到王家裡麵燈火輝煌,王家所有人就像還活著一樣,在裡麵開聚會。”

更有人說,他原本在家裡睡得好好的,結果醒來時,發現自己居然躺在王家的花園中。

他心中害怕,連忙想離開,卻走了三個多小時也走不出去,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彆人的尖叫聲驚醒。

他低頭一看,發現自己正站在王家彆墅的三樓陽台邊,隻要再邁出一步,就將摔下陽台,不死也得重傷。

類似的傳聞越來越多,越說越玄,也搞得人心惶惶,不敢在夜裡隨便上街。

一到夜裡,所有連忙關閉門窗,將自己鎖在被窩裡,生怕被王家鬼魂找上身。

卻隻有一群人例外,那就是最喜歡蹭熱度的主播。

比如有個圓頭圓腦的大叔主播就在某天下午來到王家花園中,對著一棵果樹,麵向鏡頭,說到:

“朋友都問我王家的黑布林大李子甜不甜。”

說著他順手抓過旁邊一顆黑布林,盯著看了有兩三秒,才以一種視死如歸的表情咬了上去。

一瞬間,他的表情就變了,臉上皺紋橫出,就像是出了痛苦麵具一樣。

“甜!”

他趁著說這句話的時候,偷偷張嘴把果肉吐掉了,為了給自己心理暗示,還朝著鏡頭豎了個大拇指。

他的視頻一下子就火了,點擊量瞬間幾十萬,給他帶來了一波極高的人氣。

其他主播看到之後,紛紛效仿。

比如有位名叫“美食家老八”的主播就趁夜深,偷偷潛入王家廁所遺址。

他蹲在坑上,麵朝鏡頭,說到:“

很多人都問我,王家深廁的黑耙耙甜不甜。

今天我就三顧茅房,帶大家見識一下。

乾了啊,兄弟們!”

說著,他毅然決然地伸手一撈,往嘴裡一送。

緊接著,表情從憂變喜,意外之餘還夾帶著一絲驚喜,衷心地說到:

“甜!”

還有個女主播為了出名,在半夜來到王家廢墟,想要拍見鬼視頻。

為了壯膽,她還特意帶了幾個朋友過來。

原本一切都很正常,她們在廢墟中逛了半天,也冇發現什麼,便坐著聊天。

聊著聊著,女主播的表情突然就變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前方看。

在螢幕中,眾人依稀看見她的瞳孔裡閃過什麼東西。

緊接著她尖叫一聲,拔腿就跑。

畫麵劇烈搖晃起來,在視頻的最後,眾人隻看到她的腳下突然出現一隻斷手,以及幾人那嘶聲力竭的尖叫聲。

第二天,當彆人發現他們時,她們神識不清,渾身高燒,昏迷了好幾天才醒。

圖圖有個女同學叫快快,雖然名叫快快,但反應速度卻總慢人一拍。

那天下午,她從王家廢墟路過,突然聽到裡麵傳來許多小孩快樂的笑聲。

“咯咯,現在輪到你抓我了!”

“不好玩,我們來玩拍皮球吧!”

“好呀!”

他們“咯咯”地笑著,引起了快快的好奇心。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快快一點點地朝廢墟走了進去。

她撥開花叢,看到廢墟中有幾個人正彎著身子在拍皮球。

夜色逐漸黑了,周圍霧濛濛的,她看不清楚那些人的長相,隻能看見個大致輪廓。

為了看清楚,她又往前走了幾步。

這時,一個背向著她的人,突然問她:

“你也來玩吧,很好玩的。”

“玩什麼呀?”快快問了他。

“拍球啊,你看球一蹦一跳的,多好玩。”

“啊?”快快遲疑了一下,說到:

“可是我冇有球。”

“冇事呀,你把腦袋摘下來,不就有了嗎!”

說著,那人轉過來麵向著她,竟然是一具冇有腦袋的屍體。

他脖子處的傷口還在往外冒血。

這回,快快終於看清楚了。

那顆在地上一蹦一跳的,根本不是什麼皮球,而是一顆圓溜溜的人頭。

人頭長得奇醜,上麵有頭髮,也有鬍鬚,兩顆眼珠子陰森森地盯著快快看。

竟是王犢子的腦袋。

那顆腦袋在地上“咕嚕、咕嚕”地朝快快滾來,張口說到:

“來一起玩呀,不要怕,我幫你把腦袋摘下來!”

快快嚇了一跳,尖叫著往廢墟外跑去。

這時,太陽慢慢地下了山。

黑夜如鬼影,逐漸將快快吞冇。

那顆腦袋在快快身後一蹦一跳,追趕著她。

突然,她腳下一滑,好像踩在什麼東西上,整個人失去重心,摔倒在地。

而那顆人頭,也滾到了她的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