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電視螢幕中的女人邁著小碎步,一點點地朝鏡頭走來。

一步、兩步。女人慢悠悠地走著,像是死神的倒計時。

一步、兩步。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

終於,女人就來到螢幕前,她抬起頭緩緩地看向鏡頭。

眾人驚愕的發現,在她淩亂的頭髮下並不是一張慘白的臉,而是一層又一層的黑髮。

女人的臉緩緩地靠了過來,不一會,整個螢幕中間就隻有她的眼睛。

女人的眼睛十分深邃,就像是陰暗的井口一般,裡麵充滿了她全部怨念。

幾人驚愕的發現,在女人的瞳孔上,竟倒映著他們慘白的臉。

不知道是誰驚恐地喊道:

“完了!她要爬出來了!”

其他小朋友被這句話嚇了一跳,連忙從沙發上竄起,以極快地速度來到門後,拚命地扭動門把手,想要逃回家去。

然後他們扭動了許久,門把手卻一動不動。

“完了!門被鎖住了!”有位同學驚悚地說到。

“媽媽!我要回家!”其他同學一想到自己會死在這裡,全被嚇得哭出來。

螢幕中,女人還在透過螢幕觀察著圖圖幾人。

突然!“叮鈴鈴!”一陣電話鈴響,打破了孩子們的哭泣。

這突然響起的電話鈴將眾人嚇了一跳,連忙屏住呼吸,不敢再哭。

“來了,果然來了!”那名同學說到:

“午夜凶鈴,現在電話果然響了!”

“叮鈴鈴!”鈴聲還在繼續,卻冇有人敢上前去接。

這鈴聲尖銳又刺耳,折磨著在場所有人的耳膜。

帥子壯了壯膽,說到:

“我去接吧!”

說著,她便緩緩地朝電話機走去。

那名同學連忙大喊:

“不能接!接了就會被貞子找上的!”

聽此,帥子遲疑了。

可是電話鈴聲還在不斷響起。

“叮鈴鈴!”

聽上去就像指甲劃過黑板,尖銳得令人毛骨悚然。

帥子握緊拳頭,鼓起勇氣,將手緩緩地靠近電話機。

她的臉上流滿冷汗,每一秒都十分緊張,每一刻都充滿了危險。

“刷子!”圖圖突然喊道:“我來接吧!”

說著,他便小跑到刷子的旁邊,奪過電話機,搶先一步接了起來。

瞬間,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啪嗒。”聽筒傳來電話接通的提示音。

緊接著,一個不帶感情的機械女聲幽幽地傳了出來:

“您好!本月賬單已出,請您續交話費!謝謝!”

與此同時,門外傳來一陣金屬摩擦聲。

緊接著,嘎吱一聲,門緩緩打開了。

門外走廊的陰影中,有一個人藏在黑暗中看著他們。

“啊!”幾人嚇了一跳,尖叫著抱在一起。

門外那人也嚇了一跳,連忙走進來,問到:

“啊?怎麼了嗎?”

原來是快快的爸爸回來了。

一看到人快快的爸爸,幾人這才鬆了一口氣,也來不及解釋,便蜂擁著往門外跑去,隻留下這樣一句:

“叔叔再見!”

快快的爸爸站在客廳中,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納悶地撓了撓頭。

此時,快快家一切恢複正常,客廳的燈不再閃爍,就連燈光也變得十分明亮。

廁所的門打開著,裡麵非常安靜,冇有任何流水的聲音。

電視螢幕上也冇有什麼貞子,而是播放著一部畫工精細的動畫片。

隻見螢幕中是一片懸崖,七個葫蘆娃疊在一起,指著麵前那隻帶著水手帽的白鴨子說到:

“呔!唐老鴨!你快還我爺爺!

不然休怪我們不客氣了!”

唐老鴨卻說到:

“小葫蘆,你們不要擔心。你爺爺隻是被我請到米奇妙妙屋去做客。

想要讓米奇妙妙屋出現,必須念動咒語:

米斯嘎,慕斯噶,米老鼠!

來,大家跟我一起念:

米斯嘎,慕斯噶,米老鼠!

我們有耳朵,歡樂多多!”

而快快也恢複了正常的表情,對她爸爸說到:

“爸爸,你嚇到他們了!”

快快的爸爸雖然覺得納悶,卻也冇多想,放下公文包便去洗澡了。

圖圖幾人跑出快快家,便各自搭公共汽車,逃回各自的家中。

圖圖一回到家,便見媽媽張小麗拿著掃把守在門口。

圖圖一見到媽媽,瞬間覺得無比幸福。也許是由於過度受驚,現在一見到媽媽就代表著已經安全了,於是眼淚也下來了。

隻見他張開雙手朝著媽媽跑過去,想要索取一個擁抱。

張小麗卻抓著掃把,將圖圖拒之門外,非常嚴厲地質問道:

“圖圖!你怎麼放學不回家,這麼晚纔回來!

你說,你跑到哪去了!!”

說著,她的頭上逐漸冒起火來,音調也在不知不覺間升高,眼看著一陣十三級的颱風就要從她口中刮出。

圖圖卻一把抱住張小麗的腿,哭泣著說到:

“媽媽!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看來他確實被嚇壞了。

張小麗瞬間覺得被人潑了一桶涼水,直接將頭上的火焰澆滅。

她的心也軟了下來,抱著圖圖說到:

“以後不管去哪裡都要跟爸爸媽媽說,知道嗎?

你知道我們剛纔有多擔心你嗎?”

圖圖點點頭,很乖地答道:

“知道了,媽媽。”

晚飯上,張小麗做的都是圖圖愛吃的菜,圖圖卻望著手裡的飯碗發呆。

見狀,張小麗便問他:

“圖圖,你怎麼不吃啊?”

聽此,圖圖才突然抬起頭來,眼中含淚地問到:

“媽媽……我就要死了……

如果我隻能活七天,你會怎麼辦……”

“什麼?!”

胡英俊和張小麗皆被嚇了一跳,連忙衝過來抱起圖圖,檢查他的手腳,問到:

“圖圖!你怎麼了?是不是被誰打了?

還是被蛇咬了?

你快告訴爸爸和媽媽呀,急死我們了!”

於是圖圖便把今天在快快家看錄像帶的事情全說了。

聽完,胡英俊這才長出一口氣,笑著說:

“圖圖呀,這些都是假的,隻是電影而已,你不用擔心。

這部電影爸爸之前也看過呀,現在不還是好好的嗎!”

張小麗也很生氣地說到:

“圖圖!以後你不許再看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知道了嗎!

好了,冇事了,快吃飯吧!”

聽到自己會冇事,圖圖這才稍微放下心來,連忙夾了塊肉丸子放碗裡。

月色下,翻鬥花園一片祥和溫馨的樣子,

然而,王家廢墟中,那三個小朋友卻還在玩跳皮筋。

他們一遍遍地跳著,也一聲聲地笑著。

隻是他們的動作看上去是那麼僵硬,笑聲聽上去也是那樣刺耳。

直到他們的身影被籠罩在灰暗的夜色中。

隻有高懸在頭頂的月亮纔看得見,那三兩名小孩手中所拿的並不是什麼皮筋,而是他們血淋淋的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