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龍國,淩晨十二點。

牛爺爺站在醫院門口,望著天,焦急地等待著。

有幾名護士看到這一幕,便暗中嘲笑道:

“你看,那傻老頭還在外麵等,他不會真以為能把醫王等來吧?”

“就是就是,這回他要出大醜了,我看他怎麼繼續裝逼!”

話音剛落,突然聽到遠處的同事喊道:

“那是什麼?”

這幾名護士連忙抬頭看去,隻見天邊突然出現許多光點,就如同銀河一般。

這些圓點閃爍光芒,迅速朝醫院靠近。

不一會,醫院上方便盤旋著幾千架直升機,直升機的燈光直射下醫院,將周圍照得如同白晝般明亮。

就如同舞台上的聚光燈一般。

緊接著,幾十名強者在醫王蕭雲的帶領下,從直升機中跳出,直接落在醫院前的廣場上。

其他戰力低的士兵則通過直升機的樓梯爬了下來,緊隨在蕭雲身後。

蕭雲的手下並不明白髮生了什麼,隻是見蕭雲如此匆忙地從緬北趕來,便猜測一定是蕭雲的家人遭了什麼意外,所以他才帶人前來報仇。

卻見蕭雲徑直走到牛爺爺的麵前單膝下跪,畢恭畢敬地說到:

“大哥!”

這一舉動,直接將他身後那群手下看傻了。

隻見手下連忙衝過來,要將他扶起,並不解地問到:

“老大!您這是……”

蕭雲卻直接伸手製止了他們,吩咐道:

“醫家軍,聽我號令!

全體為我牛大哥請安!”

聽此,蕭雲帶來的那群士兵全愣住了。

但他們又不敢違背命令,連忙單膝下跪,雙手抱拳舉過頭頂,畢恭畢敬地說到:

“醫王殿!醫家軍!全體將士恭請牛老大金安!”

醫院的廣場前,被直升機的燈光照得通明,由幾千人組成的部隊當著一名老頭的麵紛紛下跪。

此場景該是何等震撼!

走廊裡的那幾名護士直接被嚇傻了,愣了許久纔不敢相信地問到:

“我草?這是怎麼回事!”

“這老頭到底是什麼來頭!”

“等一下,我剛纔聽到他們說醫王殿?難道是醫王所領導的那個醫王殿?

臥槽!這老頭真的把醫王大人給喊來了?!”

牛爺爺畢竟是曾站在宇宙頂端的男人,什麼榮譽不曾享有過,比這更大的派頭他都經曆過。

如今的他一心歸隱,自然不喜歡這些虛名。

隻見他伸手拉起蕭雲,低聲嚴厲地教育道:

“起來吧,以後彆再搞這些了,老夫可不想嚇到彆人。”

蕭雲被牛爺爺拉了起來,說到:

“大哥!上次一彆已經有十來天,我太想念您了!”

雖然蕭雲是站了起來,但冇有他的命令,身後那支部隊卻還是跪在地上,不敢起來。

牛爺爺說到:

“我明白你的心意。隻是我過慣了撿垃圾老頭的日子,不想再被打擾。”

蕭雲點點頭,表示明白。

牛爺爺看著蕭雲身後那支部隊,說到:

“圖圖就在裡麵躺著,臉色十分難看。

你和我進去就好,不要太多人跟著,不要影響到醫院的運行。”

“明白!”蕭雲點點頭,接著轉身對身後的隊伍說到:

“起來吧!

你們先行撤退,自由活動!

但有一件事需要注意:不許將你們今晚看到的說出去!”

聽此,他身後那群手下連忙答應道:

“諾!”

接著他們便目送牛爺爺和蕭雲走進醫院。

直到蕭雲的背影消失在醫院中,他們纔敢起身回到直升機上,接著便四處散去。

整片天空又恢複一片寂靜和黑暗,彷彿剛纔的一切都不曾發生過。

那幾名護士看著牛爺爺和蕭雲一點點朝她們走來,她們的心中又驚又怕。

她們在剛纔已經見識了牛爺爺的厲害,並開始為嘲笑牛爺爺而感到後悔。

她們更害怕牛爺爺會因為被她們嘲笑,而報複他們。

眼見著,牛爺爺已經來到她們的麵前。

而她們臉上流滿了冷汗,連大氣也不敢出。

卻見牛爺爺和蕭雲徑直從她們身邊走過,甚至連看都冇看她們一眼。

原來自始至終,牛爺爺都冇將她們放在眼裡。

在牛爺爺的帶領下,蕭雲來到了圖圖的病房中。

醫生黃主任還認得他,一上來就打招呼:

“醫王大人,您果然來了。”

聽到黃主任這麼一說,那些護士的心裡咯噔一下,心想:

他果然是醫王無疑了!冇想那個看上去十分普通的老頭居然真的能叫來醫王!

想到這,她們的心裡湧出一種說不出的複雜滋味。

或許是為自己狗眼看人低而感到慚愧,又或許是因為那樣厲害的醫王,竟是眼前這老頭的小弟,而感到不忿。

蕭雲卻冇有搭理黃主任,而是徑直走到病床前,將兩根手指搭在圖圖的脈搏上,緊接著便皺起了眉頭。

隻見他伸手翻開圖圖的眼皮,檢視圖圖的眼珠,接著又取出長針,紮在圖圖的穴位上。

圖圖卻依然如死人一般,軟綿綿地躺在床上。

見狀,蕭雲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他說到:

“大哥,圖圖他,確實冇有得病……”

“什麼?”牛爺爺聽此便連忙問:

“那圖圖他怎麼會這樣?”

隻見蕭雲一邊用長針封住圖圖的穴門,一邊說到:

“圖圖冇有生病,冇有受傷,甚至生理機能都很正常。

我猜他應該是中了邪,或者丟了魂,也就是屬於玄學的範圍。

醫學救不了圖圖,隻能尋找玄學的幫助。”

蕭雲將特製的營養液滴了幾滴進圖圖的口中,繼續說到:

“雖然他冇生病,但此時的他就和植物人差不多。

如果放任不管,隻能被餓死。

不過彆擔心,我已經用長針封住他的穴位,用營養液吊住了他的命。

此時我們要做的就是想辦法將他的魂魄找回來!”

這番話聽得黃主任和那群護士目瞪口呆,心想這些知識怎麼和他們在書裡看的不一樣!

牛爺爺卻十分信任蕭雲,說到:

“行!就按你說的做!”

蕭雲點點頭,看了一下病房的環境,說到:

“既然圖圖冇病,也就冇必要在醫院裡呆著。

我們帶圖圖回家吧,我會照顧好他的。”

聽此,牛爺爺和胡英俊張小麗三人便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