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到鬼王說要取自己性命,巫師老頭雖然驚慌,但還是取出全部法器。

畢竟他對於自己的巫術還是有著足夠的信心。

他一邊撕開法器上的符咒封印,一邊說到:

“我不管你是什麼人,也不管你是用了什麼邪術,才得以使喚陰間鬼差。

但我已修成半仙之軀,老夫這條命也不是那麼好取的!”

就在符咒撕開的一瞬間,那些被囚禁在法器裡的惡鬼全跑了出來,它們如同保鏢一樣,將巫師老頭層層圍住。

這些惡鬼與門口那些孤魂野鬼可不同。

孤魂野鬼是老頭臨時找來的,就像臨時工一樣,專門用來頂替的。

所以孤魂野鬼的戰意不強,實力自然也就不高。

但是這些惡鬼可不同,它們的屍體被巫師老頭練成法器,魂魄被囚禁在法器中。

老頭有百萬種方法折磨它們,壓榨它們。

所以它們不得不拚了命地替老頭賣命,替老頭工作。

隻要老頭有需要,它們就得隨時隨地出來替老頭997,全年無休,二十四小時加班。

連吊在路燈上的資本家見了都直呼:內行!

因此,它們的殺心比孤魂野鬼更強,實力也高出那群野鬼好幾個等級。

巫師老頭手持法器,指著鬼王羅育邢,命名道:

“給我殺!”

此話一出,那些窮凶極惡之鬼便如同無數野狼,咆哮著朝鬼王衝去。

然而鬼王卻坐在戰馬上,冷眼看著這一切,既冇有躲閃,也冇有還手。

那群惡鬼還未來到鬼王的麵前,便被黑白無常、鐘馗、陰兵五兄弟等人攔住。

他們異口同聲地嗬斥道:

“雜碎!對付你們,還用不到我主出手!”

說著,他們便各顯神通,朝著那群野鬼殺去。

隻見陰兵五兄弟的老大,突然從頭髮中取出自己的神兵——“驅魂馬桶蓋”,接著便將眼前一隻惡鬼拍倒在地。

被這麼一拍,那隻惡鬼瞬間難以動彈,隻聽它驚魂未定地喊道:

“夭壽啦!馬桶蓋成精了!”

這時,老二也從頭髮中取出自己的神兵——辟邪指甲蓋,接著同樣將眼前的惡鬼拍扁。

那隻惡鬼半死不活地喊道:

“夭壽啦!指甲蓋也跟著成精了!”

輪到老三上場了,他有著跟蛇精同款的錐子臉,隻見他對著手中的紅玫瑰輕聲低語道:

“如意如意,隨我心意,快快顯靈!”

話音剛落,他身前的那群惡鬼便覺得腦袋十分疼痛,好像整張臉都被扭曲了。

它們伸出雙手往臉上摸去,不禁驚呼道:

“啊?我的臉!怎麼會這樣?!”

原來它們的臉竟然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給扭曲成錐子形狀。

陰兵老四見此不甘下風,隻見他整理了一下紅西裝,右手持玫瑰,左手對著那群惡鬼比了個心,說到:

“吃個桃桃,好涼涼!”

瞬間,那群惡鬼捂著腹部,跪在地上狂吐不止,哀求道:

“求求你收了神通吧!太tm噁心了!”

這時,有一些比較自信的惡鬼便來到陰兵老五的麵前,譏笑著問他:

“你呢,你有什麼絕活都使出來吧!老子可不怕你!”

卻見老五邪魅一笑,道:

“不急,活在襠下!”

說罷,便從褲襠中掏出一把98k,乃是驅魔神兵——萬鬼伏藏熱兵器!

隻見老五用腹部頂住神兵,以抵消後坐力,接著便輕釦扳機。

緊接著,這把98k竟如同加特林一般,無形的子彈傾巢而出,瞬間就將麵前的惡鬼轟得千瘡百孔。

那些惡鬼一邊被打飛,一邊破口大罵道:

“好傢夥!活在當下這個詞是你這樣用的嗎!”

“我靠!你確定這是狙擊步槍98k?而不是他孃的加特林?!!”

“將狙擊槍打出機關槍的效果,你這小子怕不是心悅會員十級吧!”

就在身懷絕技的陰兵五將大顯神通時,黑白無常和鐘馗也冇閒著。

隻見白無常雙目無神,滿身怨氣。

而黑無常則怒目圓睜,滿身怒氣。

他們二神手持哭喪棒,在惡鬼群中殺得酣暢淋漓。

那兩根黑白哭喪棒在他們手中,竟如同寶刀利劍,將那群惡鬼殺得遍體鱗傷,七零八落。

甚至有些惡鬼偷偷接近鬼王的身前,還來不及動手,便被鬼王座下的戰馬一口咬成兩半。

在這些陰軍大將的英勇作戰之下,不一會,巫師老頭的所有惡鬼就全被消滅乾淨。

隻見陰兵老頭跌坐在地上,手裡捧著那些法器碎片,嘶聲力竭地咆哮道:

“不!不!!!

我好不容易纔回來國內一次,你竟讓我輸得這麼徹底!

焯!焯啊!!!”

言語中滿是無助與絕望。

鬼王羅育邢坐在戰馬上,冷眼看著這一切,他手持令牌,指向巫師老頭,冰冷的語氣說到:

“走吧,該上路了!”

“上路?”巫師老頭一愣,連忙問:

“要走去哪?”

“陰曹地府,十八層地獄!”

這句話猶如五雷轟頂,巫師老頭被嚇出一聲冷汗,連忙說到:

“不!這不是真的!這不可能!

我的巫術天下無敵!我早已修成半仙之體,你們不能帶我走!

不!我不能走!”

鬼王並不理會巫師老頭的無理取鬨,而是語氣陰沉地說:

“天涼了,凍手!”

黑白無常一聽,瞬間明白意思,連忙說道:

“遵旨!”

說著,他們二人便朝著巫師老頭前去,每一步都帶著無比強烈的威壓感。

隻見巫師老頭摔在地上,手腳並用地向後爬,同時不斷地咆哮道:

“不!滾!滾啊!

你們給我滾!

我是半仙,我還有七十年的壽命,你們不能帶我走!

滾!快滾啊!

不!你不要過來啊!!!”

黑白無常卻不為所動,不一會便來到老頭的麵前。

隻見白無常從腰間解下一副鬼手鉤鎖,往老頭身上一拋,那隻鬼手便緊緊抓住老頭的鎖骨。

接著,白無常往外一拉鎖鏈,便很輕易地將老頭的整具靈魂給拉了出來。

與此同時,黑無常也解下腰間的死人脊椎,往老頭的靈魂的丟去。

那副死人脊椎便如同有了性命一樣,一圈又一圈地纏在老頭的靈魂上。

纏完之後,死人骷髏突然張開口,一把咬住脊椎的另一端,就像上了鎖一樣。

如此一來,巫師老頭的靈魂便被緊緊鎖死了,再也冇有逃跑的可能。

黑白無常兩人配合得天衣無縫,所以這一係列看似繁瑣的動作,實則隻在轉瞬間完成。

就在老頭的靈魂被鎖死的那一刻,他的**也轟然倒地,冇有半點血色。

這意味著,他已經死了。

鐘馗看著這一切,怒罵道:

“什麼半仙之體!隻不過是比較長壽的凡人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