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的人將禮物呈現在圖圖麵前,最後一數,竟有三十多種。

在馬牛逼的示意下,圖圖將這些禮物全收了下來。

接著,又有一名老闆推著一輛餐車從門外走了進來,上麵擺放著一個七層蛋糕。

因為圖圖今年正好七歲。

馬牛逼和剩下的那些老闆,將圖圖給簇擁在中間,切下一大塊蛋糕,親手遞給他。

圖圖接過蛋糕,還未開吃,便已經能聞到上麵飄來的濃鬱奶油香。

他嘗試著吃了一小口,奶油入口即化,蛋糕和水果的香氣瞬間充斥著他的口腔,他的所有味蕾都感覺到無比的幸福和滿足。

“謝謝叔叔們!太好吃了!”圖圖滿嘴奶油,開心地說到。

馬牛逼聽此也很高興,他又切下一塊蛋糕放在圖圖麵前,說到:

“不用客氣,吃完了還有。”

說罷,他將蛋糕切成許多大塊,分給了所有送禮物給圖圖的老闆。

接著,又將剩下的蛋糕切成許多小塊,分給客廳中的所有賓客。

當分到吳惱這裡時,蛋糕剛好切完了。

隻見馬牛逼拿著一個空盤子走了過來,對吳惱說到:

“今天是圖圖小朋友從幼兒園畢業321天的紀念日,所有人都有蛋糕吃。

但隻有一個人吃不到,你猜猜這個人是誰?

冇錯,就是你……”

說著,馬牛逼將手中切完蛋糕的塑料刀放在盤子上,又將盤子放在吳惱麵前,繼續說:

“實在不好意思啊,蛋糕分到你這裡時,剛好分完了。

好在這把刀上麵還沾了一些奶油,要不你湊合著舔一舔吧。”

一聽這話,吳惱當時就火了,重重地一拍桌子,大罵道:

“我吳惱,就是餓死,死外麵,從這裡跳下去!

也不會吃你們家一點東西!”

馬牛逼則聳聳肩,並冇有搭理他,而是轉身回去吃蛋糕,一邊吃,一邊笑著跟圖圖聊天。

吳惱見狀感覺十分恥辱,他扯著嗓門,對那些賓客大喊道:

“都給我放下!我不許你們吃他的東西!”

然而,那些賓客全被這些蛋糕的香味給誘惑到了,誰還管他說什麼,直接拿起蛋糕就吃。

瞬間,驚歎聲,稱奇聲不絕於耳。

“天啊,這是什麼神仙蛋糕,這也太美味了!”

“奶香味,蛋香味,果香味,花香味。

誰敢相信我這一口咬下去,竟然能品嚐出數十種香味!”

“對啊對啊,最絕的是,這些香味多而不雜,一層疊著一層,持續送到你的舌頭上。

先是奶油香,接著是蛋香,然後是蘋果、草莓、橘子、橙子……

簡直太絕了!”

“這可比剛纔的什麼鯨魚奶蛋糕好吃多了!”

這些賓客一邊吃,一邊稱讚。而這些讚美聲則一字不落地傳進吳惱耳朵裡,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隻見他盯著刀上殘留的奶油,低聲地自言自語道:

“真有這麼好吃嗎……”

聽著賓客那絡繹不絕的稱讚聲,讓他越來越饞。

他又偷偷看了彆人一眼,發現彆人都忙著吃蛋糕,根本冇人注意他。

於是他端起盤子,悄悄地躲到桌子底下。

他的想法很簡單:隻要冇人看見我,那我就不算偷吃!

於是他躲在桌子下,拿起那把塑料刀,伸出舌頭,對著刀上的奶油輕輕舔了一下。

那一瞬間,他的眼淚都下來了。

舌尖上的奶油香味,給他的味蕾帶來莫大的幸福和滿足。

他彷彿想起了夕陽下的奔跑,那是他逝去的青春。

隻見他淚聲俱下地說道:

“唉媽呀!真香!”

說著,他又趕緊舔了幾口,直到將整把塑料刀舔得乾乾淨淨、程光瓦亮,他還覺得不滿足。

於是他又把整把刀放進嘴中,不斷吸允。

他以為躲在桌子底下,就冇人看見他,卻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問他:

“好吃吧?”

吳惱嚇了一跳,連忙抬頭看去。隻見馬牛逼正坐在對麵,臉上帶笑地看著自己。

他瞬間就臉紅了,心裡十分慌亂,連忙想找藉口。

隻見他急中生智,張口說到:

“我可冇吃!是這把刀自己跑到我嘴裡來的,你說怪不怪……”

馬牛逼笑了,但他並冇有拆穿吳惱,而是陰陽怪氣地說:

“冇毛病。”

接著,他便起身回到圖圖旁邊。

這場宴會持續了半小時,賓客們才陸續離去。

每一位賓客在臨走前,都會來到圖圖和馬牛逼的麵前說道:

“祝你節日快樂哈,小朋友。我先走了。”

“謝謝小朋友的款待,真是令人難忘的一場聚會!”

“太棒了,小朋友!這真是我參加的最棒的一場聚會了!”

“圖圖小朋友是嗎?蛋糕很好吃!謝謝你們的邀請,下次我還來。”

等到賓客都走了以後,馬牛逼等人和圖圖也帶著禮物離開了。

隻留下空曠的吳家客廳,以及坐在地上,傻愣愣看著這一切的吳惱。

剛纔還一片熱鬨的吳家彆墅,轉瞬間恢複了安靜。

直到眾人的背影漸行漸遠,吳惱這才後知後覺,罵道:

“不對啊媽的!這是我家啊!這是我的彆墅啊!

今晚是我的生日啊,我纔是這場派對的主角啊!

怎麼到後麵,風頭全被圖圖那小子給搶了呢!”

他越想越氣,竟苦笑著說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原以為小醜就在我身邊,冇想到,他孃的!小醜竟是我自己?!

嗬嗬,焯!”

就在這時,二樓突然傳來一陣狂笑:

“哈哈!我吃完了!我終於吃完了!!”

話音剛落,隻見吳仁耀一腳踢開廁所門,欣喜若狂地跑到吳惱麵前,雙手抓著吳惱的肩膀,問道:

“弟弟!你快看我有冇有變得更牛逼?!”

他每說出一個字,便有一股臭味撲到吳惱的臉上。

於是吳惱便捂著鼻子問他:

“哥!你怎麼了!你不會真的按照那傢夥的話去做吧?

等一下,你的牙縫裡怎麼還有個蝦仁?!”

隻見吳仁耀一臉嚴肅地回答道:

“當然啦!肯定要吃的啊!

我不止今天吃,我以後還要每天吃三斤,越吃越牛逼!”

一聽這話,吳惱“轟”的一聲,倒在地上。

他直勾勾的看著天花板,臉上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隻見他搖了搖頭,苦笑著罵道:

“嗬,嗬嗬。

小醜竟是我自己!

姓胡的,算你狠!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