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刕集團是緬甸最大的集團,名下企業眾多,像什麼黃賭毒、詐騙、販賣等都有涉及。

而哼刕四世作為集團的總老闆,平常是不會親自來到寫字樓這種小地方。

但他今天卻親自為了圖圖而來。

在他的命令下,圖圖和帥子兩人被抬了上來。

綁匪打開箱子,將他們從裡麵倒出來,卻發現他們因為身中迷藥,而躺在地上睡得正沉。

見狀,哼刕四世不禁握緊拳頭,起了殺心,他語氣冰冷地命令道:

“把他們給我叫醒!”

那兩名綁匪便連忙上前,喂他們吃下特製的解藥,接著又取來冷水,澆在他們身上。

不一會,圖圖和帥子的口中便往外吐出渾濁的液體,這正是尚未被吸收的迷藥。

又過了一會,兩人才迷迷糊糊地醒來。

由於這些迷藥的藥性十分強大,他們兩人的腦神經已經受到了損傷,這種損傷對於現在的醫學來講,是不可逆的。

圖圖趴在地上,一手揪住額頭,一手捂住腹部,表情看上去十分痛苦。

然而,這更加激發了哼刕四世的殺心,隻聽他怒罵道:

“你就是圖圖?我的叔公就是死在你的手上?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麼!

那可是我叔公啊!是我親如父子,情同手足的親叔公啊!

你卻把他害死了,不可饒恕!”

此時,圖圖的意識依然十分模糊,他聽不清彆人在說什麼,隻是本能地問道:

“什麼……這是哪裡……”

見此,哼刕四世終於忍受不住,猛地一腳踹在圖圖的胸口上,直接將他踹飛,同時怒罵道:

“你他媽的還敢裝愣!”

圖圖整個人摔在牆上,胸口一疼,猛地咳出一口血來,這才使得他清醒了不少。

他一看周圍全是陌生的環境,和陌生的麵孔,當下便驚慌地喊道:

“這……這不是我家!我要回家!”

“回家?”這番話又激怒了哼刕四世,他咬住牙,冷笑著說:

“來了冥奠,你還想活著回家?

我叔公,多麼好的人緣,彆人一見麵就跟他掏心掏肺,肝膽相見。

可就是這麼善良的一個老頭,居然被你給害死在異國他鄉!

我叔公臨死前想回來冥奠都回不了,你還想著平安回去?

去死吧你!”

說著,他又一腳踩住圖圖的腦袋,將圖圖給按在牆上。

這時,帥子也醒了過來,她一看到眼前的情況,當下就被嚇壞了。

緊接著,她又馬上想到之前張大鬼對他們做的種種折磨,以及那一句“老子讓你哭,你聽見冇,聽見冇!”

想到這,她害怕會被毆打,連忙放聲痛哭。

卻不料這哭聲惹惱了哼刕四世,他直接一巴掌甩在帥子的臉上,將帥子打翻在地,嗬斥道:

“彆吵了!草!”

帥子白皙的臉上瞬間浮現出一個巴掌印,她捂著臉倒在地上,不敢再哭,隻是默默地抽泣著,心想:

我太難了……

哼刕四世伸手抓住圖圖的衣領,將他舉到空中,舉到自己的麵前,臉色陰冷地說到:

“臭小鬼,像你這種傢夥,我一天能殺幾十個。

而且殺了也就殺了,根本冇有人敢管老子。

可是,老子今天卻不想殺你。

死對你來說太便宜了,我要一點一點地折磨你,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隻有這樣,才能慰藉我的叔公在天之靈!”

說著,他又抓住圖圖地腦袋,狠狠地砸在牆上。

圖圖被砸得眼冒金星,差點暈死過去。

看著圖圖這副有氣無力的樣子,哼刕四世拿起酒瓶,含了一口啤酒在嘴裡,接著又全部噴在圖圖的臉上。

臉上傳去的冰冷觸感,這才使圖圖又清醒了一些。

哼刕四世不帶感情地說到:

“就像我說的,我會好好折磨你。

所以,你可千萬要給我活著,不然就太冇意思了。”

圖圖被打得毫無反抗之力,隻能一邊流淚,一邊咳嗽,後腦勺傳來的猛烈眩暈感,又使得他忍不住乾嘔。

就在這時,他突然急中生智,對哼刕四世說到:

“叔叔,你不要打我,我家裡很有錢的。

你打電話給我媽媽,我讓他們拿錢給你……”

聽此,哼刕四世便不屑地問他:

“你家有多少錢?”

圖圖也不知道自己家裡到底有多少錢,隻是想起之前他被綁架時,綁匪開出的贖金是三千萬,於是連忙說道:

“我家很有錢……有三千萬……”

“三千萬……”一聽這個數字,哼刕四世的眼睛便轉了起來,同時嘴角也露出一抹陰險的微笑。

哼刕集團是緬甸最大的集團,三千萬對於哼刕四世來說,並不算什麼。

但他卻有一個更大的陰謀想要執行,他想要藉此機會將圖圖的父母也騙過來緬甸,並在圖圖的麵前親手將他們殺死。

於是,他掏出手機,對圖圖說:

“行吧,叔叔也不是什麼壞人。

既然如此,叔叔就給你這個機會。說吧,你家號碼多少?”

於是圖圖便把媽媽的手機號碼告訴給了哼刕四世。

哼刕四世打了個視頻電話過去。

此時,胡英俊和張小麗已經在警局備完案,回到了家中。

張小麗一看到是國外打來的電話,遲疑了一會,還是接了起來。

視頻電話一被接通,圖麵中立刻浮現出圖圖那張被打得鼻青臉腫的大圓臉。

一看到圖圖這副樣子,張小麗瞬間就忍不住了,隻覺得心口如刀割一般痛。

她握緊手機,痛哭著喊道:

“圖圖!圖圖你在哪!”

一聽到媽媽的聲音,圖圖也忍不住了,直接哭出聲來。

“媽媽!我在……”

這時,突然一隻手伸進畫麵,抓住圖圖的頭髮,將他丟到一邊。

緊接著,哼刕四世那張人神共憤的臉便來到畫麵中,對張小麗和胡英俊說到:

“喂,就像你們看到的這樣。

你們的兒子在我手裡,並被我打了幾拳,又踢了幾腳,現在半死不活的。

而且,接下去我還會一直打他。

如果你們想要他活命的話,就親自拿三千萬到冥奠來贖他。”

說著,他又揪住圖圖的頭髮,將圖圖拉進畫麵中,說道:

“小鬼,跟你爸媽說兩句吧。

說不定以後就冇機會說了。”

圖圖卻忍著疼痛,問道:

“媽媽!牛爺爺呢?!

讓牛爺爺拿錢來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