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王令一出,全世界為之轟動。

此時,大洋彼岸,一個戴著紅色麵具的壯漢正在床上睡覺。

突然間,他的手機突然發出一陣刺耳的警報聲,將他從睡夢中驚醒。

他拿起手機一看,瞬間就愣住了,自言自語道:

“二十年了,足足等了二十年,終於又見到老大的牛王令!”

說著,他來到鏡子前,整理了一下臉上的麵具,又穿上一身西裝,便要出門。

這時,與他睡同一間房的小孩也被吵醒了,揉著眼睛問:

“牛戰士?你要去哪?”

大漢一臉嚴肅地說:

“去響應牛王的號召!”

與此同時,在世界各地那些不起眼的角落裡:

如路邊的攤販老闆,超市的銷售員,酒吧和餐廳的服務員,小區的保安;

以及學校的教師,工地搬磚的工人,地裡種田的農民,工廠裡打螺絲的職員,送外賣的大叔;

以及其他許多職業的員工,他們全部收到了手機的提醒。

這一刻,雖然他們的職業不同,工資不同,環境不同,卻紛紛取出同樣紅色麵罩戴在臉上,喊出同樣的口號:

“牛王有令,榮耀加身!

牛戰士絕不會摘下麵罩!”

原來,真正的牛戰士並不單指某個人,而是一整支特種部隊。

他們由牛爺爺所培養,隻聽命於牛爺爺一人。

二十年前,當眾王殿被解散後,牛戰士也紛紛摘下麵罩,潛藏在世界的各行各業中。

如今,牛王有令,十萬牛戰士將重新戴上麵罩,集結佤邦,為了使命而戰!

此刻,醫王蕭雲正在大營中,與手下戰將商量如何打贏這場戰爭,突然手機一響,螢幕變紅,閃爍幾個大字:

“牛王有令,眾王歸位!

目標:冥奠佤邦!”

見狀,蕭雲一把收起地圖,命令道:

“召集全軍部隊,隨我出征冥奠!”

軍師一聽,便連忙攔他,道:

“醫王大人!此刻正是我們一舉殲滅敵軍的大好機會!

如果我們就此離去,隻會錯失良機,讓敵軍恥笑我們!

以後可能就遇不到這麼好的戰機了!”

蕭雲卻毫不猶豫地說:

“機會隨時會有,敵人想恥笑我們,那就讓他去恥笑。

但是,老大召集我,我就必須要去!

廢話少說,全軍隨我出征!”

此刻,某座深山中,道王張青幽盤腿打坐,正在吸取天地之靈氣,日月之精華。

突然手機響起,他低頭一看,麵露笑容,說道:

“和兄弟們好久不見,也是時候該聚一麵了。

走吧,出發。”

此刻,龍國最高兵部,十萬禁軍總教頭揣著一部手機,急匆匆地闖進一間辦公室中,興奮地大喊道:

“老趙!老趙!”

龍國最高兵部總參謀,謀王老趙,放下手機,說到:

“啊,是啊。我也收到了。”

聽此,軍王老李按著肩膀,轉了轉胳膊,說到:

“自從當上這個破教頭,我已經好幾年冇打過架了。

這雙拳頭早就癢了,希望冥奠那群傢夥越抗揍越好!”

老趙推了下眼鏡,吩咐手下:

“傳我命令,派一萬架戰機,五千坦克,隨我前往冥奠會師!”

此刻,某棵高大的樹冠上,一群鳥類環繞在一名女子周圍。

其中一隻烏鴉問道:

“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你突然這麼興奮?”

旁邊的百靈鳥也附和道:

“對呀,對呀。好久冇看到你露出這種笑容了。”

這時,被它們圍在中間的那名女子答道:

“是啊,二十年了。我哥哥終於現身了。”

“哥哥?”一隻白鶴問她,“就是你一直提起的牛大哥嗎?”

女子點點頭,又俯下身,對樹下的白雕喊道:

“白姐姐,就麻煩你載我一程,好嗎?”

白雕長嘯一聲,扇動翅膀,飛到樹冠旁。

見此,女子一躍而下,坐在雕背上。

白雕便托著女子,往天際飛去,其餘鳥雀見狀,則緊隨在白雕左右。

此女子正是眾王殿的鳥王·薄夜。

此刻,龍國某座仙山中。

劍王·李修塵身負六把劍,正盤腿坐在竹尖上沉思。

微風徐徐,吹動他的髮絲,而他的心卻比湖水還平靜。

突然,手機鈴聲響起,宛如一顆石子丟進湖麵中,泛起圈圈波瀾。

李修塵收迴心緒,拿起電話一看,臉色瞬間大變。

隻見他翻身躍下竹林,來到練武場中,敲響大鐘。

鐘聲一響,便意味著他名下所有弟子,都要來到這個武場集合。

不一會,整個武場便擠滿了大大小小的人,全是他的徒子徒孫。

劍王李修塵這才說到:

“七階以上的弟子,往前走出一步,隨我下山曆練。”

話音剛落,便見人群中走出幾十位修劍者。

見此,李修塵點點頭,說道:

“其餘弟子,在我下山的這段時間中,仍需每日修煉劍道,不可懈怠。”

剩下的人群則齊聲喊道:“是,師尊!”

李修塵帶著這幾十名弟子來到懸崖邊,抽出腰間的佩劍,隨手丟進滾滾雲海中。

接著,他也縱身一躍,跟著跳了下去,隻留下一句:

“白帝聖劍!禦劍跟著我!”

話音未落,便見他踩在劍身上,向著天際飛去。

其餘弟子見狀也紛紛抽出腰間佩劍,丟進雲海裡。

緊接著,整個人跳在劍上,如同衝浪一般,駕著劍,緊隨在李修塵身後。

此刻,天竺,貧民窟。

有個濃眉大眼,長相秀麗的銠小子正在路燈下襬攤,攤麵上擺放著一堆剛采摘的蘆薈。

這幾天生意不好,他擺了許久,連一杯蘆薈汁也冇賣出去。

這時,一個麵色滄桑的中年男子緩緩走到他麵前,說道:

“銠小子,這麼早就出來擺攤啊?”

銠小子一看,發現是自己的好友,劉墉,便歎了口氣,說:

“是啊,最近生意慘淡,我早點出來擺攤,尋思能多賺點錢。

討生活嘛,不寒磣。”

劉墉也點點頭,道:“不寒磣。”

銠小子問他:“劉先生,您還是老樣嗎?”

劉墉答道:“老樣,來一杯蘆薈汁,多放恒河水,少放辣。”

聽此,銠小子興奮地答道:“好嘞!這就來!”

說著,他便拿起蘆薈,熟練地將裡麵的果肉刮進容器裡,然後又分彆放上珍珠、瑪莎拉、辣椒油、香料等五六種配料。

接著從紅桶裡舀出一大瓢又黏又稠的不明液體,倒進容器中,再取出那把祖傳冇了毛的馬桶刷,無比熟練地攪拌起來。

最後,再將攪拌好的液體倒進杯子裡。

就這樣,一杯銠小子特製蘆薈汁就完成了。

銠小子將杯子遞給劉墉,就好像將自己的全世界也遞了過去,

劉墉握著這杯蘆薈汁,就好像握住整個天竺。

他仰起頭,喝了一大口。

銠小子這才問他:“劉先生,您今天怎麼也這麼早?”

劉墉歎了口氣,說道:

“我是來跟你告彆的。我這段時間要回國一趟。”

銠小子聽此,有些失落,說:

“劉先生,那您注意身體,我等您回來。”

劉墉點點頭,“你也是。”

說著,便將蘆薈汁一飲而儘。

銠小子看著他,幾度欲言又止,終於下定決心開口道:

“劉先生,全天竺人都感謝您在二十年前做出的那個無私之舉。

二十年前,您為了救我們,毅然孤身闖進恒河中,卻害您……”

劉墉打斷了他,說道:

“過去的事,就休要再提。

既然蘆薈汁喝完了,那我也該走了。你保重身體。”

說著,劉墉付完錢,便轉身離去。

銠小子看著劉墉離去的背影,有些落寞地低下了頭。

“喂,銠小子!”

就在這時,劉墉突然喊道:

“乾淨又衛生!”

說著,便笑了。

見此,銠小子原本暗淡的眼中,逐漸放出光芒來,他也跟著笑了。

他看著劉墉離去的背影,彷彿看到了英雄釋懷與格局。

毒王·劉墉,曾在二十年前,以一己之力拯救了整個世界。

而他本人也因此失去全部武功,成為一名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