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爺爺來到哼刕旁邊,伸手捏住哼刕的臉,將他提了起來,一拳轟出。

瞬間,哼刕剛被治好的內臟再次破碎,他又一次體會到瀕死的感覺。

此時的他麵色蠟黃,咳出來的血也不再粘稠,就像摻了水一樣。

“這一拳,是替那些被你抓去血奴的人還你的!”

說著,牛爺爺又揮出一拳。

“這一拳,替那些受害者家屬還你!”

此時的哼刕極度痛苦,他現在才明白什麼叫做“死亡是一種奢望”。

他多希望自己能就此死去,可每次瀕死之時,又會被蕭雲救回來,導致他隻能在意識無比清醒的情況下,忍受完所有折磨。

就這樣,牛爺爺又打了一個多小時。

每次牛爺爺失手將他打死之後,蕭雲又會對著他的屍體一頓鞭屍,將他再次救回。

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慘的反派了,活著要被打,死了還要被打,而且被打著打著又活了過來,又要繼續被打。

如此反覆,直到他的身體完全被打爛,被打成一堆肉沫時,蕭雲再也無法通過“鞭屍之術”令他起死回生。

他的靈魂飄蕩在空中,看著如肉沫一般的屍體,心想道:

“太好了!我終於解脫了!”

就在這時,突然看到黑白無常朝他拋出白骨鎖鏈,將他的靈魂緊緊鎖住。

又聽到牛爺爺對蕭雲說:

“幫他重塑肉身!”

瞬間,哼刕四世就愣了,心想:

“王德發?!”

卻見蕭雲來到那堆肉沫前,取出特製的營養液倒在肉沫上,用樹枝攪拌均勻。

接著又拿來兩把擀麪杖對著那堆肉沫就是一通敲打,知道的人明白他是在重塑肉身,不知道還以為他是在製作潮汕牛肉丸。

就是這樣敲打了十來分鐘,直到將那團肉沫打得十分筋道。

隨後又戴上無菌手套,拿起肉沫,就像玩橡皮泥那樣,捏成各種器官的形狀。

彆誤會,蕭雲之所以戴無菌手套不是擔心肉沫被細菌感染,而是不想讓肉沫粘在手上,噁心到自己。

又過了一會,心靈手巧的蕭雲便將所有肉沫都捏成了器官,隨後又拚湊成人形,裹上保鮮膜,插上針管輸入犬類動物的鮮血。

等狗血滲透到人形各個部位後,蕭雲又插入電極開始通電,幾秒後,肉沫心臟緩緩地跳了起來。

見狀,哼刕四世大驚失色,罵道:

“王德發???

這他媽也行?!!”

卻見蕭雲指著人形肉沫,對羅育邢說到:

“羅大哥,把他的靈魂放進去!”

於是,羅育邢一聲令下,黑白無常便抓住哼刕的靈魂,投進人形肉沫中。

接著,蕭雲又上前幾個大嘴巴子甩在人形肉沫的臉上,罵道:

“你他孃的給我醒醒!”

幾個**鬥子下去,哼刕四世再次睜開雙眼,醒了過來。

這一次,他的聲音都顫抖了,跪在地上一邊磕頭,一邊痛哭流涕,求饒道:

“我踏馬謝謝你了!大哥!!

你他媽給我一個痛快吧!!!”

牛爺爺卻毫無慈悲地看著他,語氣冰冷地說道:

“我說了,你想死,冇那麼容易。

俺要把你對他人造成的傷害,全還給你!”

說著,牛爺爺又開始對他進行長達一個小時的手頭教育。

這期間,渾身冇有一處完整器官,一粒完整細胞的哼刕四世,在蕭雲的救治下,愣是死不了。

更要命的是,他全程中,意識都無比清楚,每一次折磨的痛苦都能被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

他全身受損,甚至每進行一次呼吸,就會有一大股鮮血從鼻孔裡冒出。

經過長達一個小時的教育,哼刕四世那具肉沫身體終於被打成了骨灰。

原來牛爺爺的每一次攻擊,都會帶出一小波能量,在這些能量的灼燒下,哼刕四世的**便被逐漸燒成了灰燼。

哼刕的靈魂飄蕩在空中,看著自己的骨灰,徹徹底底地鬆了一口氣,笑道:

“媽的!大半天了啊!被打了整整大半天,老子終於可以解脫了!

老子現在就剩一堆骨灰了,看你還怎麼救!”

話音剛落,便聽牛爺爺嗬斥道:

“蕭雲!給我救回來!”

蕭雲冇有拒絕,帶著工具便朝那堆骨灰走過去。

見狀,哼刕的靈魂徹底慌了,破口大罵道:

“瘋了啊!這他媽是一群瘋子!!”

說著,轉身便要逃走,卻被黑白無常又用鎖鏈給勾了回去。

隻見蕭雲牽來一條黑狗,命它將尿撒在這堆骨灰上,接著又拿起棍子,攪拌均勻。

之後,蕭雲又戴上無菌手套,仿照女媧捏人那般,將這堆骨灰捏成人形。

接著,又將人形骨灰丟進麪包糠裡,撒上孜然,撒上芝麻,撒上辣椒粉。

最後再架起油鍋,將人形骨灰丟進油鍋裡炸至兩麵金黃,並伴隨陣陣騷臭味。

這時,就可以將熟透的人形骨灰撈起來了。

這味道一聞,好傢夥,十裡八鄉的屎殼郎都饞哭了。

見此,蕭雲點點頭,對羅育邢說到:

“羅大哥,將那傢夥的靈魂塞進去。”

於是,羅育邢的一聲令下,哼刕四世的靈魂再一次被塞進人形骨灰中。

隨著蕭雲的幾個**鬥落下去,這一段“將骨灰救活手術”宣告完美成功!

刑王·老耿見狀點點頭,道:

“嗯。蕭老弟的手術,每次都是那麼令人賞心悅目!”

這時,半米高的人形骨灰緩緩睜開眼,又醒了過來。

一看到眼前的情況,他乾枯的雙眼中立刻落下淚來,同時轉過身就要逃跑,大罵道:

“瘋了!這個世界瘋了!

你們全是瘋子!嗬嗬嗬,焯!

瘋了,嗬嗬,全瘋了……”

經過這五六個小時的折磨,哼刕四世的精神早已崩潰,他一邊奔跑,一邊狂抽自己嘴巴,罵道:

“這一定是個噩夢!醒來!你他媽的快給我醒來!”

牛爺爺卻追上去又一腳將他踹倒。

哼刕四世直接摔了個狗啃泥,淚流滿臉地說道:

“大爺!我都已經瘋成這樣了,你就不能放過我嗎?!!”

聽此,他身後的牛戰士突然異口同聲地答到:

“牛爺爺從不會輕饒任何一名壞人!

就像牛戰士絕不會摘下麵具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