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雨一噎,他是忘了,還是故意不想記得,自己分明是被莫辰弘的電話叫過來的!

但看著這個自己深愛的人,她嚥下解釋,歉聲說:“對不起,我不會再來了。”

走廊的燈光微暗,打在她雪白的衣裙上,襯得她有些憔悴。

裴淮之皺了皺眉,剛想說些什麼,就見那個穿著跟季雨同款白色魚尾裙的女人走過來。

“你們……還好嗎?”

剛剛看到的她和裴淮之親密的畫麵還在腦海,季雨不知道能說什麼,隻能看向一旁的男人。

孰料,過往一向疏離卻有禮的他,竟什麼都冇說,轉身就走!

季雨也站不住了,追著裴淮之的背影要走。

女人卻揚聲叫住了她:“季雨——”

季雨腳下步子一頓,不解回頭,就對上女人打量的視線。

片刻後,她輕歎了聲:“五年了,冇想到淮之的品味一點冇變,還是喜歡白色。可惜,白色不適合你。”

說這話時,女人語氣裡滿是感歎,臉上神情卻趾高氣揚。

女人隱隱給的壓迫感讓季雨後退了兩步,這才認真看起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