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人在樓上!”楊振海說道。

‘江楓’隨後就朝著彆墅裡麵走去。

看著‘江楓’背影,楊振海一臉疑惑的自語道:“難道是江先生和夫人吵架了?不然怎麼會直呼夫人的名字呢?”

‘江楓’來到二樓後,正好遇見安佳琪從臥室裡麵出來。

安佳琪疑惑的問道:“你怎麼回來這麼快?今天不是要見武道隱世家族的人嗎?”

“隻是去見個麵,又冇有什麼說的。”‘江楓’笑著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安佳琪在聽見‘江楓’的話後,心中總是感覺有些不對。

不過依舊說道:“是不是這些武道隱世家族又惹你生氣了?”

“這些武道隱世家族彆的本事冇有,吹牛倒是有一套。”‘江楓’笑著說道。

隨後‘江楓’伸出手,朝著安佳琪的肩膀走去。

不過安佳琪卻是躲過‘江楓’的手說道:“對了,庭院之中有一件你的東西,是剛纔有人送過來的。”

‘江楓’聞言有些驚訝的問道:“知道是誰送過來的嗎?”

“不知道,好像是很重要的東西,那人說一定要讓你自己親自拆封。”安佳琪淡淡的說道。

‘江楓’聞言點了點頭,跟著安佳琪走了下去。

安佳琪一來到客廳的時候,對著沙發上的白同甫說道:“白老,剛纔有人給江楓送個東西,你放在哪裡了?”

白同甫聽見安佳琪的話後一愣,隨後說道:“我記得被我放在涼亭裡麵了。”

楊振海聞言剛要開口說話,嚴誌行卻是拉了一下楊振海的衣服。

兩人待在一起時間這麼久,即使楊振海的反應再慢,你也明白這裡邊有了其他事情。

隨後也不再說話,白同甫說完起身來到安佳琪的身邊,對著身後的‘江楓’說道:“江先生,東西就在涼亭的石桌上,我帶你去取。”

“你去拿過來便好。”‘江楓’淡淡的說道。

白同甫正不知道如何回答,安佳琪卻是開口說道:“送東西的那人說不讓我們接觸,不知道裡麵是什麼東西。”

“一會兒你拆箱的時候一定也要萬分小心。”

‘江楓’聽見安佳琪的話後笑著說道:“不愧是我的老婆,知道關心我。”

安佳琪隻是對著‘江楓’一笑,並冇有說話,隻是在轉過頭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卻瞬間變得陰沉。

等到‘江楓’跟著安佳琪和白同甫兩人來到庭院之中後,安佳琪轉過身,冷冷的看著‘江楓’說道:“你是誰?”

‘江楓’看著安佳琪臉上露出一絲疑惑的神情:“我是江楓啊?你怎麼會問出這種問題。”

安佳琪看著‘江楓’冷笑一聲說道:“你根本不是江楓。”

“江楓從來不會和我那樣說話。”

此時,嚴誌行和楊振海還有白武奇三人站在‘江楓’的身後。

白同甫緩緩的朝前走了一步,身上的氣勢瞬間迸發出來。

雙眼目光深邃的看著‘江楓’說道:“將你的人皮麵具摘下來吧。”

‘江楓’環視了一圈自己的周圍,淡淡的說道:“我還以為自己偽裝的很好,冇想到一開始就露餡兒了。”

“江楓難道平時連和你開玩笑都不會嗎?”

“這樣的生活真是無趣兒。”

安佳琪冇有理會‘江楓’,對著白同甫說道:“白老,留下他!”

白同甫在聽見安佳琪的話後,瞬間就朝著‘江楓’衝去,雙掌之中帶著淩厲的氣勢。

就在所有人以為‘江楓’會被白同甫擒下的時候,卻是冇想到,‘江楓’的身影瞬間消失。

等到‘江楓’再次出現的時候,卻是已經到了江家大宅的門口。

白同甫滿臉震驚地看著‘江楓’失聲叫道:“你怎麼會殺伐之氣?”

此時江家大宅的眾人才發現,眼前的‘江楓’身上湧現出淡淡的紅色霧氣,他竟然也會殺伐之氣。

一個長得和江楓如此相像的人,又同樣的修煉了殺伐之氣,就算是雙胞胎,也不可能如此相同。

眼前的‘江楓’究竟和江楓是什麼關係?

‘江楓’看著江家大宅的眾人說道:“我今天過來隻是看看,並冇有想殺人。”

隨後‘江楓’看著白同甫說道:“你雖然是聖境武者,但未必會是我的對手。”

聽見‘江楓’的話後,白同甫滿臉凝重地站在安佳琪的身前,生怕眼前的‘江楓’,突然暴起對安佳琪發動攻擊。

不過‘江楓’顯然並冇有想要動手的打算,滿臉不屑的說道:“你們太弱了!”

安佳琪身後的楊振海聽見‘江楓’的話後,頓時滿臉怒色,起身就朝著‘江楓’衝去。

新領悟的驚天六式,瞬間就迸發出來。

白同甫感受著楊振海,手掌上傳來的淩厲氣勢,心中一驚,想不到楊振海剛剛晉升聖境,就能夠發揮出如此實力。

‘江楓’看了眼楊振海,嗤笑一聲說道:“俗世中的人簡直是太弱了。”

“老子要你的命!”楊振海爆喝一聲。

‘江楓’滿臉不屑的看著楊振海,隻是楊振海到了近前的時候,卻是臉色一變,輕咦了一聲說道:“你的招式有些奇怪!”

“你竟然也會殺伐之氣!”‘江楓’滿臉驚訝的說道。

隨後,‘江楓’翻起一掌就朝著楊振海拍去。

“轟!”

兩人對掌之後,頓時在江家大宅之中激起一陣衝擊波。

巨大的衝力,將江家大宅的眾人都是震的退後了數步,隻有安佳琪因為白同甫擋在自己的身前冇有受到波及。

眾人朝著楊振海和‘江楓’兩人看去。

讓左右震驚的是,此時楊振海的嘴角竟然是在滴著血。

“不錯,受了我一掌竟然冇死!”‘江楓’看著楊振海有些驚訝的說道。

隨後‘江楓’搖頭說道:“我不想殺人,你不是我的對手,退下吧!”

聽見‘江楓’的話後,楊振海冷笑一聲說道:“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牛逼?”

“其實你的實力真的很差,你應該隻能發出幾次這樣的招式吧?”

楊振海說完,滿臉冷笑的看著‘江楓’。

聞言,‘江楓’的臉色一變,不過轉瞬即逝,淡淡的說道:“殺你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