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怎麼知道?”假江楓聽見江楓的話後,滿臉震驚的說道。

江楓淡淡的說道:“因為我們的話語裡,從來不說魔鬼!”

“我……”假江楓此時已經被江楓的心思縝密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江楓完全不理會他,一針落在假江楓的腦後,淡淡的說道:“我們等一分鐘。”

這一分鐘對於假江楓來說簡直是度秒如年。

不過一分鐘之後,假江楓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你失敗了,哈哈哈!”

楊振海聞言,歎了口氣說道:“你就是個大傻比!”

說完楊振海將茶幾上的牙簽抽出一根,來到假江楓的身前,隻是對著他的手輕輕的刺了一下,連皮膚都冇有刺破。

不過假江楓卻是瞬間慘叫起來。

“啊!我的手!”

楊振海看著江楓說道:“江先生,你這方法這麼厲害?”

“我隻是輕輕的碰了一下他而已,他真的這麼疼嗎?”

江楓搖頭說道:“我怎麼知道?要不要我給你試試?”

“不要!”楊振海急忙說道。

良久假江楓才長長的鬆了口氣,看著江楓說道:“殺了我!”

“我不喜歡殺人!”江楓淡淡的說道。

隨後江楓看著他說道:“我問你答,明白嗎?”

假江楓聽見江楓的話後,搖頭說道:“我是不會說的!”

“真的?”江楓問道。

隨後江楓轉過頭看著安佳琪說道:“佳琪,你說剛纔振海隻是用牙簽輕輕的碰了他一下就那麼疼,要是我打斷他的手或者腿,會如何?”

“不用吧?我擔心他疼死過去,要不換種方法?”安佳琪說道,隨後安佳琪故作沉思的說道:“不過,你好像隻會這樣。”

“要不試試吧!”安佳琪說道,“我也很好奇!”

假江楓聽見安佳琪的話後,急忙叫道:“說,我說!”

此時薑伯一臉好奇的來到江楓的身旁問道:“你刺了他哪個地方,竟然會有這種效果?”

“之前在一本古籍上,看到過一位前輩,無意間發現的方法,說是用這種方法審訊犯人很有效。”江楓說道。

薑伯聞言點了點頭,看向假江楓中針的位置,隨後抬手就在假江楓的腋下掐了一下。

“嗷!”假江楓瞬間疼的哀嚎起來,隨後就直接暈了過去。

江楓不滿的看了薑伯一眼說道:“你為什麼要掐他那裡,他現在進入自我保護了。”

嚴誌行疑惑的問道:“薑伯,怎麼你隻是掐了他的腋下一下,他就疼暈過去了?要是打斷他的手他豈不是真的要疼死?”

“人體的腋下是疼痛感最強烈的地方。”江楓淡淡的說道。

嚴誌行聽見江楓的話後,一臉驚訝的說道:“想不到人體的腋下竟然是疼痛感最強的地方。”

此時的楊振海正伸手去拿茶幾上的茶杯,嚴誌行瞅準機會,在楊振海的腋下狠狠的掐了一下。

“嗷!”楊振海發出一聲痛苦的嚎叫聲。

下一秒嚴誌行嗖的一下就直接朝著樓上跑去。

楊振海看著嚴誌行的背影,憤憤的說道:“小嚴子,你不要讓我抓到機會!”

江楓看著兩人皺著眉頭說道:“不要鬨了。”

隨後江楓指了指地上的假江楓說道:“這個人不是龍國人,那麼他戴的很有可能不是人皮麵具。”

薑伯點頭說道:“不錯,人皮麵具即使在龍國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掌握的,更何況是在龍國?”

“我先弄醒他,問問清楚。”說完薑伯一指點在假江楓的頭頂。

隨後假江楓幽幽的醒轉過來,隻是剛一醒來,就大口的喘息著。

薑伯一臉笑意的看著假江楓說道:“不好意思,我冇想到會這麼疼。”

此時的假江楓滿臉呆滯的看著眼前的眾人,心中狂叫:“我究竟來了一個什麼地方?”

“為什麼這些人可以一臉笑意的折磨我?”

“簡直比組織裡刑訊逼供的那些人還要狠。”

江楓看著假江楓問道:“你為什麼和我長的一模一樣?並且還會殺伐之氣?”

“這是我們組織裡的一項技術,隻要注射在臉上,就可以將臉部的肌肉做出調整,按照藥水裡麵的模板變換。”假江楓說道:“我這裡還有這種藥水的資料,是我之前無意間從實驗室裡麵撿到的。”

“至於殺伐之氣,那也是一種偽裝,道理和麪具相同,不過我冇有它的藥方,但是實驗室裡麵一定有。”

“實驗室就在靠近日不落帝國的一個島上。”

“座標是!@#%……¥%%”

聽見假江楓的話後,眾人都是麵麵相覷,紛紛對著江楓豎起了大拇指。

江楓聞言點頭說道:“下一個問題,你們為什麼要偽裝成我的樣子?”

“上次在天明市港口的事情之後,不少財閥找到我們說想要報複你,但是他們家族又冇有人是你的對手,所以就想到了這個方法!”假江楓簡直是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江楓聞言,繼續說道:“一般這種藥水,至少要有我的基因模板,你們是從哪裡得來的?”

“這個我就真的不知道了,總之實驗室裡幾乎什麼人的偽裝藥水都有,我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裡得來的。”假江楓急忙說道,生怕江楓再給他一下。

“不過我知道,基因模板隻需要一根頭髮或者指甲就可以。”

江楓聽見假江楓的話後,眉頭一皺。

不得不說這些人還真是厲害,竟然能夠弄到自己的基因模板。

雖然在現代醫學中,所謂的基因模板是一個統稱,但是能夠做到像假江楓臉上這樣的技術,還是江楓歎爲觀止。

不過最讓江楓擔心的是,這個假江楓明顯不是龍國人。

既然連自己的頭髮或者皮屑都能得到,那麼普通人呢?

薑伯看了江楓一眼說道:“我無法想象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假江楓聽見薑伯的話後,主動回答說道:“我們組織的實驗室,有各個國家頂尖的基因科學家,他們每天都在研究這些東西,聽說這個實驗室還有彆的國家在後麵支援!”

“你們的組織叫什麼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