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子三劍,可以謂之超脫之劍,可惜你隻是領悟了皮毛!雖然你踏上了真我大道,但內心尚未超脫,需忘我,忘道,才能悟我,悟道!”

太淵人皇看著眼前的蘇塵,目光之中帶著幾分期許,緩緩的說道。

“忘我,忘道,才能夠悟我,悟道嗎?”

蘇塵的心中一顫。

事實上,夫子傳授給了他這三劍之後,蘇塵也是日日參悟修行,在魔界之中,夫子三劍更是大放異彩,助他斬殺了不少強敵。

但是讓蘇塵困惑的是,他雖然將夫子三劍修煉到了小成之境,但是卻也徹底的停滯了下來,距離大成之境遙遙無期。

就連蘇塵,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夠將這三劍,修煉到大成之境!

“接下來,我的這一式太淵雷獄,你要小心了!若是你能夠打破太淵雷獄的封印,或許你的夫子三劍,會有所進益,但若是無法打破,恐怕你的試煉,要到此為止了!”

太淵人皇思索了片刻,看著眼前的蘇塵認真的說道。

“多謝人皇前輩!”

蘇塵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絲感激之色,他明白這既是太淵人皇對他的考驗,也是太淵人皇賜下的無上造化。

蘇塵更清楚,太淵雷獄乃是太淵人皇的成名絕技,乃是太淵經之中的禁忌秘術,相傳當年太淵人皇,曾經以太淵雷獄,困住了魔界的三大魔祖,並且最終鎮殺了其中兩人,名震諸天!

哪怕是蘇塵,此刻都變得無比謹慎和小心了起來。

轟隆隆!

太淵人皇腳下一踏,頓時地動山搖,星空搖晃,熾烈的神光朝著四麵八方噴薄開來,無儘的雷霆從他的身後升騰而起,散發著一種不朽而宏大的偉力。

隱約之間,天地破碎,宏大的天威降臨,太淵人皇的手掌之上,浮現了一片紫光璀璨,耀眼至極的雷霆地獄,就像是一片埋葬一切的死亡之界,蘊藏著讓人神魂顫抖的可怕氣息。

“太淵雷獄,鎮壓!”

太淵人皇眸光璀璨而明亮,舌綻驚雷,猛然一聲暴喝。

那片浩瀚的雷霆地獄,宛如深淵一般,被太淵人皇托起,浩浩蕩蕩的朝著蘇塵鎮壓下來!

蘇塵渾身發涼,感覺到了一種來自元神深處的恐懼,彷彿靈魂在這一刻,都要被鎮壓在無邊地獄之中,那種強大的無力感湧上心頭,甚至讓蘇塵快要絕望了起來。

“給我破!”

蘇塵猛然一聲怒吼,雙眸通紅無比,戰意滔天,強行驅散了心中的恐懼,周身熾烈的混沌光爆發,猛然一道無匹的拳印,貫穿天地,朝著太淵雷獄贏了上去。

轟隆!

哢嚓!

雷霆萬鈞,猶如汪洋一般,埋葬一切生機。

蘇塵這一刻,彷彿被一片無儘的黑暗深淵所吞噬,所有的光芒都消失不見了蹤跡,他深陷一片無間地獄之中,就連五感六識,這一刻都彷彿被封印了。

蘇塵那無匹的拳印爆發,足以毀天滅地,開辟混沌,但是砸在了這片深淵之中,卻像是泥牛入海一般,根本無法對這片黑暗深淵,造成絲毫的影響。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正氣劍,斬!”

蘇塵眸光淩厲無匹,那種恐怖的死亡威脅籠罩在心頭,他冇有絲毫的猶豫,這一刻彷彿忘記了自身,忘記了一切,浩大的浩然正氣沖霄而起,化成了一道無匹的劍光,朝著太淵雷獄斬落下來!

哢嚓!

耳畔彷彿有雷霆破碎的聲音,但是正氣劍雖然淩厲不凡,但最終劍光還是被那片深淵地獄所吞噬。

“人道劍,破!”

“天道劍,殺!”

蘇塵周身戰意升騰,被他催動到了極致,眸光之中滿是瘋狂之色,將夫子的三劍爆發到了極致,人道劍和天道劍,猶如交織而來的兩道神龍,散發著滔天的神威,猛然斬落下來。

洶湧的雷光破碎,太淵雷獄都彷彿在劇烈的震顫。

但是,即便劍光如此的淩厲不凡,但卻依舊無法斬破太淵雷獄。

哢嚓!

四周洶湧的雷霆,蘊藏著無比可怕的毀滅氣息,不斷的轟在了蘇塵的身上,哪怕是蘇塵強悍的混沌體,竟然都難以抵擋,出現了道道密密麻麻的裂紋,口中更是不斷的咳血。

“忘我,忘道!我還是不夠專注,夫子的三劍,乃是超脫之劍,是夫子以人力抗衡天力,以人道逆斬天道的無上劍法,若內心無法超脫,劍法又如何大成?我該如何超脫?”

蘇塵心中震顫,念頭不斷的轉動,他狀若癲狂,夫子三劍被他催動到了極致,正氣劍,人道劍和天道劍,一道道劍光,猶如洶湧的長河,宏大無邊,不斷的斬向太淵雷獄。

蘇塵並不知道的是,此刻他和太淵人皇的這一戰,更是被三十三天人皇造化塔顯現了出來,讓外界的所有人都看到了!

眾人,沸騰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