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血殺手冰舞》

小說介紹

冷血殺手冰舞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槐煙兒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多年來,占東方的鳳臨國是富裕的強國,故此引得其餘三國的惦記,一直想要霸占鳳臨國,自此常年征戰。而原主則是鳳臨國將軍府的七小姐葉雲妶,天生廢材,相貌醜陋,被世人所唾棄的廢物,醜八怪。在這異世中,是人出生便

《冷血殺手冰舞》

第2章

免費試讀

多年來,占東方的鳳臨國是富裕的強國,故此引得其餘三國的惦記,一直想要霸占鳳臨國,自此常年征戰。

而原主則是鳳臨國將軍府的七小姐葉雲妶,天生廢材,相貌醜陋,被世人所唾棄的廢物,醜八怪。

在這異世中,是人出生便要進行天賦測試,當年的測試大殿中,原主測出是個毫無修煉天賦的廢材一個,就因如此她自小便性子軟弱可欺。

而如今剛年滿十五的她,因一道賜婚聖旨將她打入地獄,半年前宮裡傳來聖旨將她許配給了淩王淩璟塵。

世人皆知,淩王嗜血冷酷,不近人情,不近女色,不得聖上寵愛,但鳳臨皇卻又放縱他這般放肆,手中無權勝有權,使人不解。

自賜婚之後,便有不少世家小姐以王妃名義將她請出府去參加宴席,各種羞辱踐踏。

而未婚夫淩王則是不聞不問,不管她的死活,不退婚,不插手。

兩日前,淩王府傳話,讓她參加獵獸宴,身為準王妃的她不得藉口推脫前去赴宴,誰知竟是圈套,剛一出府便被打暈丟到了迷霧森林,活生生被妖獸折磨死。

葉雲妶此時終於明白,為何她初次醒來便那般淒慘,險些死在那黑獸的爪下,若不是那神秘人,如今恐早已身在地獄了吧。

“淩璟塵!”

葉雲妶將腦中的記憶理順,微眯著雙眸,眼中迸射出一抹殺氣。“既然你我同名,又占了你的身體,日後定要那欺你辱你害你之人付出代價!”

“砰......”

房門被人從外踢開,撞擊在牆麵上,發出了劇烈的聲音,一聽這動靜,葉雲妶便猜出那來者是何人,唇角微勾,露出一抹冷笑,抬眸向房門處看去。

那是一個長相極美的女子,約十六七歲的模樣,五官精緻得無可挑剔,一襲綠色衣裙著身,齊腰的長髮用髮簪步搖綰起,但眼中的惡毒將她的美給完全破壞。

葉雲紫,將軍府五小姐,三係魔法師,年僅十六歲便已經達到大玄師一級,是世間少有的天才。

她仗著自己過人的天賦與容貌居高自傲,以欺辱不能修煉玄氣的葉雲妶為樂。

葉雲妶也曾告知過自家父親此事,誰知父親前腳剛遠赴戰場,她便變本加厲欺辱,久而久之葉雲妶的性子便越發軟弱,即便被欺辱也不敢吱聲。

而,獵獸宴之事葉雲紫也有參合其中,葉雲妶自小被她欺辱慣了,向來對這五姐百依百順,她本不願前去赴宴,但被葉雲紫以違抗淩王命令全府抄斬恐嚇,不得不硬著頭皮前往赴宴。

“五小姐,請您出去,我家小姐大傷未愈容不得外人打擾。”淺兒大步去到葉雲紫身前,身子擋在她的跟前,語氣中充滿了怒意,指著院子對她說道。

“啪!”一道清脆的巴掌聲響起,隻見葉雲紫身旁的丫鬟夏兒揚起巴掌狠狠打在了淺兒的臉上。

淺兒的臉頰頓時紅腫起來,可見那丫鬟打得有多用力,即便如此淺兒也不曾吭過一聲,身子依舊擋在葉雲紫的身前。

她深知葉雲紫在將軍府的地位,不僅是三係法師,且又是主子,不敢還手,隻能受著,但她卻又最受不得自家主子受辱,每每都與這主仆二人言語杠上。

“賤婢,還不滾開!”

說罷,那小丫鬟手掌再次抬了起來,就在快要打下時,一雙稚嫩的小手將那丫鬟的手腕捏住,葉雲妶從淺兒的身後出現,抬手擋下了這巴掌。

“小姐!”淺兒麵上帶著驚訝,轉頭看向葉雲妶,心中雖疑惑自家小姐為何跟變了個人似的,但眼中還帶著滿滿的擔憂。

葉雲妶不曾說話,給了淺兒一個安心的眼神,轉眸看向身前的丫鬟,眼中的冷意足以表達她此時的怒氣,敢打她的人,簡直就是找死。

葉雲妶在原主的記憶中得知,淺兒跟在原主的身邊受了葉雲紫主仆不少的打罵,卻無半點怨言,處處維護著她。

她自小性子軟弱可欺,在這天才麵前,更是抬不起頭來,隻能任人欺辱。

“葉雲妶,你個廢物給本小姐放開夏兒!”葉雲紫尖銳刺耳的叫罵聲,使她不悅的皺了皺眉,手上加重了力道,疼得夏兒哇哇直叫。

“廢物,放開我!”夏兒朝葉雲妶叫罵著。

先前一直跟著葉雲紫欺辱原主,將身為主子的葉雲妶當成了比自己還低下的奴才欺辱,完全忘記了自己丫鬟的身份,主仆不分。

“聒噪!”葉雲妶不耐煩的抬眸看向在自己手中不停掙紮的夏兒,手上用力,隻聽哢嚓一聲脆響,夏兒的手腕被她生生掰斷。

“啊!!!”夏兒殺豬聲頓時響徹整個將軍府,頓時便疼暈了過去。

她將已經疼暈過去的夏兒丟至院中,抬眸對上葉雲紫,眼中寒氣淩淩:“五姐姐,你也想這般被本小姐丟出去?”

“小賤蹄子受死!”葉雲紫一想到自己丫鬟被葉雲妶斷了手,心底升起一股恥辱之感,調動起體內的玄氣,朝葉雲妶胸口處襲來。

“小姐小心......”

一旁的淺兒見此,驚呼了一聲,躍身擋在葉雲妶的身前,

“噗......”淺兒用自己的身子替葉雲妶擋下這一掌,一口鮮血從口中吐出,暈倒在她的懷中。

“淺兒!”葉雲妶抱著已經昏迷的淺兒,眸中的冰冷被殺氣覆蓋,就在葉雲紫手中的玄氣朝她又一次襲來時,她腳下有所動作,將淺兒抱著移至院外。

玄氣打在房中的桌上,隻聽“砰!”的一聲,桌子頓時成了碎渣。

葉雲妶將淺兒放在地上,她半跪著身子緩了緩神色,強行將喉嚨處的腥甜壓下,頂著全身劇烈的疼痛站了起來。

她的眸中帶著寒冷的光芒,一道淩冽的冷芒直向葉雲紫襲去,周身散發著重重的殺氣。

“你該死!”

葉雲紫被葉雲妶身上那股冷冽之氣嚇到,心中咯噔一跳,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去小步。

但隨即一想,眼前這廢物不過是死裡逃生壯了膽子,到底還是個不會修煉玄氣的廢物,又何以懼怕。

再次揚起手中的玄氣朝葉雲妶襲來。

葉雲妶見此,眸色沉了沉,腳下有所動作,身形一閃迅速朝葉雲紫襲去,院中隻留下一道黑影。

她的速度極快,眨眼之間便去到了葉雲紫的身後,一把扣住她的手臂,朝她小腿處狠狠踢下。

隻聽“咚......”“哢嚓......”兩個聲音同時響起,葉雲紫雙膝跪在地上,一隻手已經被葉雲妶折斷,痛得她雙眼冒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