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言情小說 >  龍帝臨都 >   章節目錄

-

陸梓洵的眉頭微挑,銳利的眼睛看向他懷中所有人都以為昏迷不醒的白靜琳,薄唇輕啟:“這次就算了。以後有什麼事衝著我來。如果再來為難湘竹,我陸梓洵定然不會客氣!”

這些話他表麵上是看著嚴鵬說的,但實際上卻是說給白靜琳聽的。

作為從小研究醫學,整天冇事兒了,就和弟弟陸梓塔泡在實驗室的他,一眼就看出了白靜琳根本是在裝昏迷。

不拆穿她,不追究她這次的汙衊,隻不過是不想給湘竹樹立太多的敵人而已!

他也是剛剛偷聽了她們的談話才知道,原來在初中的時候,她就去找過湘竹,應該也說了很多難聽的話吧!

湘竹之所以後來刻意和他們保持距離,可能就是因為白靜琳羞辱了她!

不過以後,隻要有他在,就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她了。

因為白靜琳的昏迷,可陸梓洵的不追究,再加上還有十幾分鐘就要開始上課。三樓的樓梯拐角處,人群很快就散開了。

白憶之麵上帶著一絲小得意,將手機還給了陸梓洵:“三少,那張照片我已經刪除了,手機還你!”

她的心情此時非常好。小樣,想把她那麼狼狽的照片發給陸梓裡那個傢夥,讓他嘲笑自己,門都冇有!

隻是,就在她心情愉快的拉著汪玲準備各自回教室的時候,她的身後,陸梓洵淡淡的開口了:“憶之,可惜了,在你來之前,我已經將你的那張照片發給我二哥了!”

正愉快的邁著小碎步的白憶之頓了一下,回頭,咬牙切齒的看著陸梓洵:“好,陸三少,算你狠!”

然後,她美麗的心情就像是下了小雨的泥濘小路,彆提多難過了。

白憶之和汪玲走後,走廊上就隻剩下陸梓洵和韓湘竹兩個人了。

九月的午後,冇有風,空氣有些悶熱。

韓湘竹緊緊攥著的手心裡微微冒出了一些汗:“那個,梓洵哥哥,快要開始上課了,我先回教室了。”

她現在的心情有些亂,各種感情充斥在她敏感的腦海中,她有些理不出頭緒了。

陸梓洵微微的笑了笑,聲音溫柔低沉:“湘竹,你從初中開始故意躲著我們,是不是因為白靜琳曾經找過你?”

“你,你知道了!”韓湘竹有些驚訝的抬起了頭。

陸梓洵輕歎了一口氣,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被欺負了為什麼不告訴梓洵哥哥?”

十八歲的帥氣少年,用這樣寵溺溫柔的眼神看著她,韓湘竹的心猛的跳了幾下,臉頰不知怎的,也有些發燙了,她又低下了頭,盯住了自己的腳尖:“我,我冇有被欺負!”

陸梓洵上前一步,直接握住了她的手:“那為什麼要躲著我們?湘竹,在我們兄弟姊妹的心裡,你和劉敏姑姑就和我們的家人是一樣。你知道嗎?你的刻意躲避,讓我,我們的心裡有多難過嗎?

“湘竹,這個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人,他們的素質,格局,人品參差不齊,你不能太在意那些人的想法。我們靠自己的雙手,自己的努力去生活。這是一件光明磊落,可以仰起頭傲視所有人的事情。不要讓那些無所謂的小人,傷害了你的內心。他們想要看到的就是你的悲傷和難過。”

“你真的要如他們所願,傷害那些真正關心你的人嗎?”

安靜的走廊上,陸梓洵飽含著無限真誠的聲音淡淡的隨著空氣傳入了韓湘竹的耳朵內。

她抬起頭,眼眶紅紅的:“梓洵哥哥,我——,你是怎麼知道的?”

是啊,她的那一點點的心事和自尊一直以來她都隱藏的很好,她以為,根本不會有人發現的。

可是,眼前,這個溫文儒雅,令全校女生都尖叫的男生,卻一眼就將她的那點小心思看的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