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言情小說 >  魯迅雜文集 >   外國也有

外國也有

凡中國所有的,外國也都有。

外國人說中國多臭蟲,但西洋也有臭蟲;日本人笑中國人好弄文字,但日本人也一樣的弄文字。不抵抗的有甘地;禁打外人的有希特拉;狄昆希吸鴉片;陀思妥夫斯基賭得發昏。斯惠夫德帶枷,馬克斯反動。林白大佐的兒子,就給綁匪綁去了。而裹腳和高跟鞋,相差也不見得有多麼遠。

隻有外國人說我們不問公益,隻知自利,愛金錢,卻還是冇法辯解。民國以來,有過許多總統和闊官了,下野之後,都是麪糰團的,或賦詩,或看戲,或唸佛,吃著不儘,真也好像給批評者以證據。不料今天卻被我發見了:外國也有的!

十七日哈伐那電——避居加拿大之古巴前總統麥查度……在古巴之產業,計值八百萬美元,凡能對渠擔保收回此項財產者,無論何人,渠願與以援助。又一訊息,謂古巴政府已對麥及其舊僚屬三十八人下逮捕令,並扣押渠等之財產,其數達二千五百萬美元。……

以三十八人之多,而財產一共隻有這區區二千五百萬美元,手段雖不能謂之高,但有些近乎發財卻總是確鑿的,這已足為我們的“上峰”雪恥。不過我還希望他們在外國買有地皮,在外國銀行裡另有存款,那麼,我們和外人折衝樽俎的時候,就更加振振有辭了。

假使世界上隻有一家有臭蟲,而遭彆人指摘的時候,實在也不大舒服的,但捉起來卻也真費事。況且北京有一種學說,說臭蟲是捉不得的,越捉越多。即使捉儘了,又有什麼價值呢,不過是一種消極的辦法。最好還是希望彆家也有臭蟲,而竟發見了就更好。發見,這是積極的事業。哥侖布與愛迪生,也不過有了發見或發明而已。

與其勞心勞力,不如玩跳舞,喝咖啡。外國也有的,巴黎就有許多跳舞場和咖啡店。

即使連中國都不見了,也何必大驚小怪呢,君不聞迦勒底與馬基頓乎?——外國也有的!

十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