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言情小說 >  魯迅雜文集 >   談皇帝

中國人的對付鬼神,凶惡的是奉承,如瘟神和火神之類,老實一點的就要欺侮,例如對於土地或灶君。待遇皇帝也有類似的意思。君民本是同一民族,亂世時“成則為王敗則為賊”,平常是一個照例做皇帝,許多個照例做平民;兩者之間,思想本冇有什麼大差彆。所以皇帝和大臣有“愚民政策”,百姓們也自有其“愚君政策”。

往昔的我家,曾有一個老仆婦,告訴過我她所知道,而且相信的對付皇帝的方法。她說——

“皇帝是很可怕的。他坐在龍位上,一不高興,就要殺人;不容易對付的。所以吃的東西也不能隨便給他吃,倘是不容易辦到的,他吃了又要,一時辦不到;——譬如他冬天想到瓜,秋天要吃桃子,辦不到,他就生氣,殺人了。現在是一年到頭給他吃波菜,一要就有,毫不為難。但是倘說是波菜,他又要生氣的,因為這是便宜貨,所以大家對他就不稱為波菜,另外起一個名字,叫作‘紅嘴綠鸚哥’。”

在我的故鄉,是通年有波菜的,根很紅,正如鸚哥的嘴一樣。

這樣的連愚婦人看來,也是呆不可言的皇帝,似乎大可以不要了。然而並不,她以為要有的,而且應該聽憑他作威作福。至於用處,彷彿在靠他來鎮壓比自己更強梁的彆人,所以隨便殺人,正是非備不可的要件。然而倘使自己遇到,且須侍奉呢?可又覺得有些危險了,因此隻好又將他練成傻子,終年耐心地專吃著“紅嘴綠鸚哥”。

其實利用了他的名位,“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和我那老仆婦的意思和方法都相同,不過一則又要他弱,一則又要他愚。儒家的靠了“聖君”來行道也就是這玩意,因為要“靠”,所以要他威重,位高;因為要便於操縱,所以又要他頗老實,聽話。

皇帝一自覺自己的無上威權,這就難辦了。既然“普天之下,莫非皇土”,他就胡鬨起來,還說是“自我得之,自我失之,我又何恨”哩!於是聖人之徒也隻好請他吃“紅嘴綠鸚哥”了,這就是所謂“天”。據說天子的行事,是都應該體帖天意,不能胡鬨的;而這“天意”也者,又偏隻有儒者們知道著。

這樣,就決定了:要做皇帝就非請教他們不可。

然而不安分的皇帝又胡鬨起來了。你對他說“天”麼,他卻道,“我生不有命在天?!”豈但不仰體上天之意而已,還逆天,背天,“射天”,簡直將國家鬨完,使靠天吃飯的聖賢君子們,哭不得,也笑不得。

於是乎他們隻好去著書立說,將他罵一通,豫計百年之後,即身歿之後,大行於時,自以為這就了不得。

但那些書上,至多就止記著“愚民政策”和“愚君政策”全都不成功。

二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