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言情小說 >  魯迅雜文集 >   中秋二願

前幾天真是“悲喜交集”。剛過了國曆的九一八,就是“夏曆”的“中秋賞月”,還有“海寧觀潮”。因為海寧,就又有人來講“乾隆皇帝是海寧陳閣老的兒子”了。這一個滿洲“英明之主”,原來竟是中國人掉的包,好不闊氣,而且福氣。不折一兵,不費一矢,單靠生殖機關便革了命,真是絕頂便宜。

中國人是尊家族,尚血統的,但一麵又喜歡和不相乾的人們去攀親,我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從小以來,什麼“乾隆是從我們漢人的陳家悄悄的抱去的”呀,“我們元朝是征服了歐洲的”呀之類,早聽的耳朵裡起繭了,不料到得現在,紙菸鋪子的選舉中國政界偉人投票,還是列成吉思汗為其中之一人;開發民智的報章,還在講滿洲的乾隆皇帝是陳閣老的兒子。

古時候,女人的確去和過番;在演劇裡,也有男人招為番邦的駙馬,占了便宜,做得津津有味。就是近事,自然也還有拜俠客做乾爺,給富翁當贅婿,陡了起來的,不過這不能算是體麵的事情。男子漢,大丈夫,還當彆有所能,彆有所誌,自恃著智力和另外的體力。要不然,我真怕將來大家又大說一通日本人是徐福的子孫。

一願:從此不再胡亂和彆人去攀親。

但竟有人給文學也攀起親來了,他說女人的才力,會因與男性的**關係而受影響,並舉歐洲的幾個女作家,都有文人做情人來作證據。於是又有人來駁他,說這是弗洛伊特說,不可靠。其實這並不是弗洛伊特說,他不至於忘記梭格拉第太太全不懂哲學,托爾斯泰太太不會做文章這些反證的。況且世界文學史上,有多少中國所謂“父子作家”“夫婦作家”那些“肉麻當有趣”的人物在裡麵?因為文學和梅毒不同,並無黴菌,決不會由**傳給對手的。至於有“詩人”在釣一個女人,先捧之為“女詩人”,那是一種討好的手段,並非他真傳染給她了詩才。

二願:從此眼光離開臍下三寸。

九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