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

黑龍王頓時犯了難。

沈浪可謂是一語道破。

“唉,沈道友慧眼如炬。灰界資源的確有限,我妖族這些年雖然在灰界大肆搜刮各種資源,但積攢的仙石數量並不多,彆說是數十億噸,就是十億噸也拿不出來。”

黑龍王隻得承認了。

沈浪沉聲道:“既然你族的資源不足以建造這通天大陣,那就隻有把魂族也拉攏進來,合力建造大陣。”

黑龍王臉色變幻了數次,歎氣道:“沈道友,我們妖族與魂族幾乎已經是不死不休的關係,即便本帝能答應這件事,魂族那十個老頑固也不會答應的。”

沈浪沉吟一陣,道:“勸說魂族這件事就交給我去辦吧,黑龍道友你先去收集建造大陣的材料。”

黑龍王雖然有些不情願和魂族合作共事,但為了能離開灰界,隻能強忍住心中的不快,答應了沈浪。

之後的幾日,沈浪一一拜訪魂族排名靠前的各大部落,並以紫霄門徒的身份向“魂族十大強者”發了一份請帖。

所謂魂族十大強者,即是魂族的十位神源境高手,掌控著魂族的諸多資源。

沈浪在請帖中表明,自己會在魂族境內的一座雪山之巔,等候魂族十位強者到場,稱有要事相商。

雪山之上,沈浪已經擺好了茶宴,等候魂族強者駕臨。

聽說是紫霄門徒相邀,魂族十大強者悉數到場,都想看看這所謂的紫霄門徒究竟是何方神聖。

沈浪也是頭一次見到魂族天尊級彆的強者,不禁暗自咋舌。

強如神源境的魂族天尊,居然也冇有實質性的肉身,但其魂體元神綻放著璀璨耀眼的金光,所散發出的魂力波動強大到能扭曲空間的地步。

這十名魂族強者大概都隻有神源境初期的修為,但元神之強大,居然隻比沈浪稍遜一籌。

要知道沈浪借血神經的吞噬能力吸收了無數元神,加上煉化了祖龍之血,元神強度足以堪比神泉境的強者。

這些修為僅有神源境初期的魂族天尊,元神能強大到如此地步,著實讓人震驚。

“沈某初來乍到,先行見過各位魂族道友。”沈浪客客氣氣的抱拳行禮。

眾魂族高手也紛紛抱拳回禮。

魂族十大高手中的一名長者開門見山的問道:“沈道友,你說你是紫霄門徒,不知你師承何人?在紫霄宮擔任何職?為何會降臨灰界?”

“沈某並非正統的紫霄門徒,但我的師尊是紫霄宮的太上道祖,因此也算是半個紫霄門徒……”

沈浪話音未落。

“什麼,你是太上道祖的親傳弟子?”

十名魂族強者大吃一驚。

太上道祖是何等修士?

那可是紫霄宮鴻鈞老祖的大弟子,亦是這灰界的使者。

當年,正是太上道祖開啟了灰界入口,才得以讓無數魂族進入灰界避難,撿回一條命。

可以說,太上道祖是整個灰界生靈的救命恩人。

一名魂族長者站了出來,沉聲道:“據老夫所知,太上道祖隻有一位名為‘燃燈道人’親傳弟子,沈道友莫非就是那位‘燃燈道人’?”

這名魂族長者是從混元時代的那場災禍中活下來的修士,顯然是見多識廣,居然道出了燃燈道人的之名,讓沈浪頗為意外。

“不錯,我便是那位燃燈道人,‘燃燈’二字即是沈某的道號。”沈浪見對方竟認識燃燈道人,索性就坡下驢,裝成是燃燈道人。

燃燈古佛曾傳授沈浪靈柩宮燈和佛祖舍利,算是沈浪的半個師父了。

徒弟假冒師父雖說有些不尊重,但為了順利進入紫霄宮,沈浪也彆無他法。

其實,以他的本事,完全可以以武力讓這些魂族強者屈服,但沈浪不願這麼去做。

對比欺淩弱小的妖族,魂族屬於善良正義的一方,至少在沈浪看來是這樣。

魂族長者質疑道:“老夫雖未見過那燃燈道人,但聽說這位燃燈道人自出生之時,便有一盞靈燈伴身,終日不離身……”

“道友的確是見多識廣,此物便是道友口中的靈燈了。”

沈浪為了讓其信服,直接祭出了靈柩宮燈。

他將靈柩宮燈托在掌心間,綻放出絢麗的琉璃聖光。

眾魂族強者受琉璃聖光照耀後,瞬間感受到一股浩瀚如海般的生機元氣湧入元神之中,一個個精神大振,元神似乎都受到了滋養。

這種舒適之感,讓一眾魂族強者說不出的暢快受用。

“還真是那靈柩宮燈!”

先前那名魂族長者瞪大了雙眼,隨即朝沈浪連連道歉:“老夫有眼不識泰山,居然質疑沈道友身份,真是愚鈍至極,還望道友多多包涵。”

沈浪也有點尷尬,搖頭道:“這灰界封閉多年,道友有疑慮實屬正常,不必介懷。”

“不知沈道友邀我等前來,是想商議何事?”一名魂族強者忍不住問道。

“接下來,沈某要說的,不僅對你等至關重要,也關乎整個灰界生靈的興衰。”

沈浪深吸一口氣,將他打算建造通天大陣,進入紫霄宮的計劃告訴了十名魂族強者。

並勸說他們與妖族擱置爭鬥,合作建造通天大陣。

“讓我們與妖族合作,這絕無可能!”魂族長者第一個不同意。

“沈道友,你既然是太上道祖之徒,怎麼能向著妖族?難道不知妖族在我灰界的醜惡行徑?”

“是啊,這太荒唐了!”

眾魂族強者紛紛表示不滿。

沈浪沉聲道:“諸位稍安勿躁,請聽我一言。”

“我雖降臨灰界不久,但也知曉妖族對你族的所作所為,不日前,沈某就在妖族大營附近狠狠教訓過了妖帝黑龍王。諸位隻需稍作打聽,應該就能知曉此事。”

“當年,太上道祖打開灰界的本意,是想讓眾生靈有庇護之所,彼此和平共存,而非爭鬥廝殺。”

“如今,要建立這通天大陣需消耗巨量的仙石。單憑你們魂族的資源是遠遠不夠的,隻能拉攏妖族,集兩族之力,才能完成大陣的建造。”

“那黑龍王已經向我服軟了,表示願意拿出資源,配合魂族建造通天大陣。既有如此良機,諸位又何必拒絕?”

“再者,真仙界遠比灰界廣闊的多,如能離開灰界,相信諸位也能帶領魂族走向強盛的道路。”

沈浪曉之以理動之情,一頓勸說之下,先前態度還無比強硬的十名魂族強者也紛紛猶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