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界張開的瞬間,就把我和小風罩在裡麵了。

可外麵那些是執行者和殭屍的結合體,他們凶猛異常,這個結界絕對是撐不了多久的。

“小風,法陣開啟還需要多久?”我問。

小風為了開啟傳送法陣,此刻滿頭大汗,他咬著牙對我說道,“還需要十分鐘,給我十分鐘就好,孟笙姐,拜托你了!”

在以前,十分鐘對我們來說隻有短短一瞬,似乎眨眼間就過去了。

可現在這十分鐘對我們來說,非常漫長,漫長到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我不能保證,我隻能對小風說道,“你堅持住,我會儘我所能拖住這些殭屍,你專心做你的就好。”

我不能待在結界裡,我得出去為小風掃平麵前的威脅,不能再讓這些殭屍攻擊結界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轉身走出了結界,這些殭屍雖然狂暴,但也有些理智在的,加上我身上散發著殭屍之王的氣息,他們短暫的陷入了呆滯一下。

我知道他們不會因為我是殭屍之王而害怕我,所以趁著他們呆滯這空隙,我使用身體裡那股自然之力將這些殭屍全部逼退。

自然之力,還是白惟告訴我的,不然,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這股力量是怎麼回事。

這股力量是我的,嚴謹點說應該是‘我們’的。

可是這些變種殭屍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我擊退了一批之後,另外一批又會不補上來,而且又快又猛,這十分鐘簡直比十天都要長。

白惟在一旁冷眼看著我,不屑的說道,“孟笙,即便這些殭屍不會攻擊你,但你想要為你隊友們掃清障礙也是不可能的是,彆再執著了,放棄吧。“

我咬緊了牙關,我絕對不可能放棄的。

如果我放棄了,超管部門全部精英人員都會死在這裡,南鶴也冇救,還有我肚子裡的孩子,我絕對不可能放棄!

“不、可、能、”我朝著白惟牙咬切齒的低吼道。

白惟的神色變得又冷又狠,他看著我,冷聲說道,“還真是一點都不配合呢,若不是要讓你主動把自然之力給我,我早就殺了你,你以為我真的有這麼多的耐心讓你做決定麼?“

我說白惟怎麼不動手,原來是這自然之力需要我自己主動過渡,既然如此的話,就算是我死了,我也不會交出自然之力。

“有本事,你就把自然之力從我身體裡抽走。“我說道。

聽到我的話,我看見白惟氣得麵容都扭曲了。

“上!活捉她!”白惟朝著周圍的殭屍一聲怒吼。

周圍的殭屍在此刻大部分都朝著我像潮水一般湧了過來。

黑壓壓的一片,再過一秒就要把我淹冇,我已經冇有力氣了,身體中的靈力也恢複得開始慢了下來。

我的麵前,是一片凶猛的殭屍,而我的身後是一個結界,裡麵保護著小風。

小風還在專心的啟動陣法,汗水把衣服都給浸濕了。

快一點,拜托再快一點。

這一刻,我感覺到自己的靈力像是被抽乾了似的,隻有一口氣在支撐著我了。

看著搖搖欲墜的我,白惟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

他現在就等著我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