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我倒下了,身體的必定會被犼控製,到時候我怕犼一頓亂殺,連超管部門的人都不會放過。

眼皮越來越重,意識也逐漸的模糊。

我已經聽到內心犼的叫囂了,他在興奮,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掌控我的身體。

我使勁的咬破了自己的舌尖,讓自己清醒一點,可我知道我撐不了多久了,要是小風再不能啟動陣法,我們可能真的要死在這裡了。

“孟笙,你太累了,你睡吧,我會替你殺光他們的。”

“彆撐著了,你要為你肚子裡的寶寶著想,你要休息。”

“......“

犼的聲音還在腦海裡,可突然,天空中風雲變色,烏雲密佈,狂風四起,一瞬間狂風吹得樹林嘩啦啦作響,風捲著樹葉在殭屍群中穿行。

樹葉的速度極快,就像是一片片鋒利的匕首刺入那些殭屍的腦中,隻一刹那,殭屍就倒下來一片。

與此同時,手臂粗的閃電從黑雲中穿梭而來,轟隆隆的雷聲中,一道威嚴充滿壓迫感的龍影在空中遊動。

那是龍。

是褚今許!

轟————

一道閃電突然空中直直的劈在了殭屍群中,劈得殭屍們血肉橫飛,鮮血四濺,滿地都是焦黑的斷肢殘臂。

閃電和血霧散去,我看見一道人影站在斷肢殘臂中央,他手裡提著一把桃木劍,那道曾經總是仙風道骨的身影卻彷彿如同地獄爬上來的惡鬼,渾身都散發著乖戾之氣,殷紅的鮮血濺在了那張白/皙清冷的臉上,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張靈均。

他竟然也來了!

他眼神冷冷的看著白惟,眸中不再是曾經的悲憫,他看到白惟的眼神充滿了殺意。

雷電交加把那些殭屍群都掀飛了出去,褚今許從空中俯衝下來,到我身邊的時候已經變成了人形,將搖搖欲墜的我一把摟在了懷裡。

落入褚今許的懷抱後,我的心終於落地了。

我冇想到的是,褚今許和張靈均竟然都來了。

在褚今許抱住我的那一刻,張靈均回頭看了我一眼,那眼神裡包含的情緒太多太多。

這一眼讓我知道,張靈均他並冇有忘記我,他還記得我!

褚今許在我耳邊說道,“休息一下吧,你太累了,不用擔心犼,臭道士會壓製住它。”

我倔強的睜著眼睛,我不想閉眼,我要看著,我要看著我們一行人安全離開。

靳香他們因為褚今許和張靈均的出現,終於能喘上一口氣了,他們趁著這個空隙朝著我們跑了過來,彙合在一起。

我們一行人都站成了一團,除了張靈均。

他擋在了我們前麵,麵對著白惟。

“三師叔,我們應該做個了斷了。”張靈均冷聲對白惟說道。

白惟的計劃被破壞,隻聽見白惟氣急敗壞的說道,“靈均!糊塗啊!你為了一個女人竟然和我作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