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言情小說 >  神秘木匣子 >   章節目錄

-——

南頌從病房出去,正要去辦公室和醫療團隊開個會,商量一下四哥給她發的高位截癱患者的資料,一出門,喻晉文竟然還站在原地。

那表情,看上去怎麼像被打了一頓似的。

誰摧殘他了嗎?

隻是淡淡掃了他一眼,南頌便收回目光,冇有想要關心他的意思,轉身往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Grace醫生。”

他喊了她一聲,聲音低沉、喑啞,透著一股難以言說的冰冷、沁涼,還帶著些許顫抖。

南頌的腳步,倏然一頓。

哦,差點忘了,她剛剛好像一不小心暴露了。

身後傳來腳步聲,喻晉文一步步走近南頌,繞到她身前,微紅的眼睛深深地凝視著她。

整個人像是得了什麼大病一樣。

他緩緩啟唇,聲音嘶啞晦澀,如同裂帛,“你究竟還要騙我到什麼時候?”

南頌眼梢一抬,平靜地看著他。

兩個人之間靠得太近,而她已經不習慣他的氣息了,略略往後退了一步,與他拉開距離。

就好像,從前他無數次同她拉開距離一樣。

喻晉文看著她的躲避、抗拒,眸色又暗了幾分,艱難地彎起唇角,自嘲地一笑,“把我玩弄於股掌之中,一次又一次地耍我,你覺得很有意思是嗎?這就是你對我的報複?”

說到最後一句之時,他的尾音抑製不住地顫抖,不知道的,還以為誰給他戴了綠帽子。

南頌神色依舊平靜,平靜得近乎漠然,唇角微微揚起,譏誚地問:“報複,也得是你先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我才報複吧。怎麼,喻總也覺得對不起我,所以心虛,理虧?”

喻晉文瞳孔微縮,被她噎得說不出話。

現在明明是他在質問她,她卻反過來了!

南頌淡淡一笑,笑意卻不達眼底,“所謂報複,都是因為心底有恨。我又不恨喻總,何來的報複?離婚後,我可是奉行著‘一彆兩寬,各生歡喜’的原則,是喻總你,總來糾纏我。你眼瞎,這總不是我的錯吧?”

喻晉文唇角抿成一線,齒關咬的嘎嘣作響。

她的牙尖嘴利,他早已領教過多回,每次都能殺人誅心,口中像是含著利刃,淨往他心窩子裡紮。

良久,就在南頌以為他說不出話來之時,他眼中的怒意緩緩消散,化成一句,“Grace醫生,三年前你救了我的命,我能夠從一個差點癱瘓的人完全康複到直立行走,這都是你的功勞,我很感激你,這份救命之恩,我得還。”

南頌神情微微一怔。

聽慣了他的混蛋直男語錄,甫一聽到他的嘴裡蹦出像模像樣的人話,她反倒有些不適應了。

她淡淡道:“職責所在,不必客氣。”

喻晉文聞言輕聲笑了下,“十年前我救了一個女孩,她說要報答我,我也是這麼跟她說的,可她還是來到我身邊,在我最重要的時候出現,救了我。南頌,我對你的救命之恩,你已經還了,可你對我的救命之恩,我也要還。”

南頌蹙了蹙眉,看著他堅持又篤定的態度,一股冷躁之意襲上心頭,“我說了,不需要。”

“不,需要。”

喻晉文唇角勾起淺淡的一笑,“Grace醫生,回見。”

南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