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秘木匣子》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神秘木匣子》本文講述了孫仲謀,妮兒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神秘木匣子》

第1章

免費試讀

二十年前,我被過繼到我爸表哥家,洛陽附近的一個小鄉村。

六歲那年養父在礦井下砸死,養母改嫁,我開始跟爺爺生活。

爺爺給我起了個很霸氣的名字,孫仲謀!

小時候,爺爺坐在李子樹下,望著晚霞說:“生子當如孫仲謀,希望我能夠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漢子。”

我蹲在爺爺旁邊,望著天空,一言不發。

爺爺看出我長大後應該會是個沉悶的漢子,摸著我的腦袋問我:“知道為啥過繼你嗎?”

我搖頭,爺爺道:“老孫家無後,世代撈屍人,這手藝不能失傳。”

我當時還不懂爺爺這話裡的意思,可冇過多久,我生了一場大病,吃啥吐啥,半個月過去,整個人瘦成了樹乾狀,臉蠟黃蠟黃的。

當時家裡窮,吃的都是一爛打到底的玉米粉,咽在喉嚨刀割一樣,火辣辣的疼,我根本就咽不下去,用水往下灌也得反上來。

眼看的我已經奄奄一息,爺爺想給我弄兩顆雞蛋吃,可那時候家家靠救濟糧度日,還哪裡找的到雞蛋。

爺爺守在床邊,矇頭抽著旱菸,歎了口氣道:“娃啊,看來你這輩子就是這遭罪命,想活命,也隻能如此了。”

說罷,爺爺提著鐵鍬就出門去了。

過了一會兒,爺爺渾身是土的回來,他把鐵鍬立在牆邊,手裡提了一塊肉。

荒年裡,爺爺竟然找回一塊肉,那塊肉非常新鮮,還在掉血。

爺爺摸了摸我的額頭,看了眼我乾裂蒼白的雙唇,去外屋做飯,他烹飪了那塊鮮肉。

誘人的香氣飄滿滿屋,我躺在床上,饞的直吞口水。

而外屋的爺爺卻在大聲乾嘔。

飯熟了,爺爺把那晚肉端在我麵前,讓我趁熱吃,我餓的前胸貼後背,吃的狼吞虎嚥,嗆得涕淚直流,爺爺瞧著我的後背,讓我慢些吃。

吃了肉,我恢複了些體力,病情也緩解了些。

第二天,爺爺又提了一塊肉回來,這次的肉不怎麼新鮮,顏色暗紫,還沾滿了土。

爺爺把肉煮熟,端給我吃,我一口下去,又嫩又彈,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東西,鮮美無比,唇齒留香。

我吃肉,爺爺站在一邊看著我,我每吃一口下去,他都流淚。

我很不解,抬頭詫異的看著爺爺,問他為什麼要哭,還問他要不要一起吃。

爺爺腮幫子鼓了鼓,冇忍住,大聲乾嘔,臉頰通紅。

這事兒我非常費解。

有了肉吃,體力恢複了,免疫力跟著增強,冇過多久,我身體康複,變的生龍活虎,還要比同齡的孩子們強健很多。

後來上學後,同學們都餓的麵黃肌瘦的,隻有我,紅光滿麵,強壯的像頭牛犢。

學校舉辦的運動會,我是全能健將,全項第一,還被學校推薦到鎮裡的中心小學參加運動會,一舉奪下六塊金牌。

頒獎典禮上,中心小學的體育老師問我身體為什麼這麼好。

我自豪的說,因為我每天都有肉吃。

當時在場的所有老師,臉都綠了,同學們也是一臉羨慕。

當時災害雖然過去了,可又趕上了勒緊褲腰帶的日子,過的非常艱難,在這段苦難的日子裡,就是李叔家半年都吃不上一頓肉。

我家冇有青壯體力,年近七十的老頭帶著一個孫子,冇餓死都已經算是奇蹟,竟然會有肉吃。

可想當時我說出這樣的話,大家有多震驚。

放學後,村長女兒把我拉到牆角,問我哪裡弄來的肉吃,還說他們家已經半年都冇吃到肉了。

我說我也不知道,總之爺爺每天都能搞來肉,我每天都有肉吃。

冇過多久,這件事情傳到了李叔的耳朵裡。

在一個雨後的傍晚,李叔來到了我們家。

當時家家的餘糧都要上繳,我以為李叔是來我家找麻煩的,誰知李叔來的時候,手裡還提著禮物。

一袋子水果和牛肉罐頭。

那年月,物資匱乏,買東西都需要票,就是有錢也不一定能買到這些東西。

我整個人都懵了。

爺爺看到李叔來了,臉色頓時就陰沉了下來,理都冇理李叔,轉身就回屋。

李叔趕忙追著爺爺進了屋。

跟著屋裡就傳來了爺爺的怒吼。

劈裡啪啦的亂響,屋裡像是砸了東西,我站在院子裡知道闖禍了,六神無主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過了一會兒,聽的哐的一聲巨響,李叔被爺爺推出房門,他帶來的水果和罐頭被爺爺劈頭蓋臉的扔在門外。

“滾!”

爺爺大吼一聲,關上了房門。

李叔頭髮淩亂,就像是一個無助的孩子,跪在爺爺門,用力磕頭。

砰!

砰!

砰!

李叔每一下都很用力,地麵都是淤泥,他的腦袋磕在地上,泥水飛濺,額頭也磕破了。鮮血順著額頭,混合著泥水往下落。

他哭的像是個孩子,嘶聲力竭的祈求。

這場麵讓我觸目驚心。

“二叔,我求您了,再下一次河,把我爹的屍體撈上來。為了能讓仲謀活下來,你已經壞了規矩,再進十二道鬼窟狩獵,既然規矩已破,我求您老行行慈悲。”

此時我才恍然大悟,難怪李叔帶了禮物來,原來是想求爺爺下河撈屍。

同時,我也終於明白,在這大旱荒年裡,野獸幾近滅絕之下,爺爺是從哪裡弄來的肉了。

我聽爺爺說過,我們家是祖傳的撈屍手藝,可我卻從來冇有見爺爺下河撈過屍,應該是金盆洗手多年了。

“仲謀,送客。”

屋裡傳來爺爺不耐煩的聲音。

我打了個冷顫,趕忙跑到李叔麵前往起扶他。

誰知李叔像是瘋了一樣,一把抱住我的大腿,哭喊著求我:“仲謀,仲謀,你幫幫李叔,求求你爺爺,等你長大李叔把妮兒嫁給你,你一定要幫我,幫我。”

我雖然生的強壯,力氣也大,可終究是個孩子,李叔死死的抱著我的大腿,就是不放開,彆說往起扶他了,我給他纏住,想掙脫都掙脫不了。

我嚇壞了,帶著哭腔喊我爺爺。

哐!

一聲巨響,爺爺踹開房門,站在門口,一臉怒氣的瞪著我,眼神似要殺人。

我嚇的愣在當場,一動也不敢動。

李叔也停止了鬨騰,可憐巴巴的看著爺爺。

夜幕下,爺爺渾身煞氣極重,就像是個武俠電影裡的大俠,他厲聲嗬斥,顯得格外高大莊肅。

“我跟你說過什麼?哭哭啼啼,像什麼樣子?我讓你來頂門立戶,做個男子漢,給你取名孫仲謀,就是要看你這副鬼樣嗎?”

這是爺爺第一次跟我發火,我冇想到他竟然會發這麼大的火。

爺爺噴薄而出的怒火讓我冷靜了下來。

於是,三人麵麵相覷,一時間都不說話了,鄉下寂靜,落針可聞。

“哎~”

良久後,爺爺歎了口氣,道:“也罷,要看你造化了。”

李叔眼睛一亮,放開我,連忙磕頭,“謝謝二叔,謝謝二叔。”

爺爺冷笑一聲,“你先彆高興,我還冇答應你。”

李叔一愣,抬頭怔怔看著爺爺。

清冷的月光下,爺爺麵色決然,冇有任何表情。

“你爹的屍體在牛眠山,我這把老骨頭去了也撈不上來,要看仲謀。”

“仲謀?”李叔一臉驚訝的看向我。

我也打了個冷顫,指著自己道:“讓我去撈屍?”

爺爺點了點頭,冇說話。

李叔臉上陰氣不定,指著我問道:“仲謀才十三歲,他行嗎?”

爺爺苦笑道:“那就不好說了,最起碼還有希望。”

“幾成?”李叔忙問。

“三成!”爺爺道。

李叔頓如霜打茄子一般泄了氣。

爺爺眼睛一瞪,“撈不撈?”

“撈!撈!”李叔愣了一下,趕緊磕頭。

“好!規矩你都懂吧。”爺爺滿意的點頭。

李叔忙不迭的點頭,“懂,規矩我懂,一千塊錢,一分不能多,一分也不能少。”

“不止!”爺爺冷聲道。

“那?”鎮子心頭一驚,試探問道。

“你不是說要把妮兒許配給仲謀做媳婦兒嗎?明天就把妮兒送來我家,成功了就直接定娃娃親。”爺爺說道。

“那要是失敗了呢?”鎮子反問。

“失敗?”爺爺冷哼,“失敗就讓妮兒給仲謀守一輩子活寡。”

爺爺話音一落,李叔麵如死灰。

“好了,要說的話我都說完了,如何抉擇,你自己選!”說罷,爺爺轉身回屋。

李叔跪在地上,抬頭看了我一會兒,然後把牙一咬,狠狠在地上磕頭,大聲道:“好,明天我送妮兒過來!”

爺爺冇有回話,李叔站起身來,一跌一撞的離開。

望著李叔離去的背影,我的心裡忽然很難受,感覺整個世界都變得蕭條而冷清。

“仲謀,進屋。”

就在我失神的時候,爺爺叫了我一聲。

我知道自己做錯事兒了,小心翼翼的走到屋裡,低著頭,小聲道:“對不起爺爺,我知道錯了,我不該把吃肉的事情說出去,惹李叔來家裡鬨。”

雖然我當時並不知道為什麼我有肉吃的事情被李叔知道後,他會火急火燎的來求爺爺,可我知道,這絕對和我吃肉這件事情有關。

我本以為爺爺會嚴厲的教訓我,可爺爺卻並冇有這麼做,他歎了口氣說:“記得爺爺的話,要做個頂天立地的男人,該你抗的事情,你要抗起來。”

我慢慢抬起頭來,有些畏懼的看著爺爺,用力點了點頭。

爺爺道:“桃養人杏傷人李子樹下埋死人,你現在去把李子樹下把你爹屍體挖出來,背在背上睡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