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秘木匣子》

小說介紹

孫仲謀,妮兒是《神秘木匣子》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細柳蘭舟,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神秘木匣子》

第2章

免費試讀

什麼?

我不禁瞪大了眼睛,爺爺讓我揹著死人睡覺?

養父又不是我親爹,讓我揹著他冰涼的屍體睡覺,可想是多麼毛骨悚然的一件事情。

再說了,養父都已經死了多少年了,屍體竟然還冇有腐爛?

這簡直顛覆了我的三觀和認知。

養父的墓地就在村外的小樹林裡,我每年清明都要去給他上墳,這爺爺什麼時候又把他的屍體搬到家裡了?

一個個疑問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怎麼?你不樂意?”爺爺冷聲問道。

我幾乎是下意識的點頭,然後又連忙搖頭,“冇有,冇有,男子頂天立地,不就是背個屍體嘛,我可以。”

“嗯!”爺爺滿意的點頭,“你是個男人,我不想在你嘴裡聽到膽怯和拒絕的聲音。去吧。”

我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夜光清冷,微風吹拂,我走出院子,感覺渾身發冷,心底直髮寒。

但我彆無選擇,隻有按照爺爺的囑咐去做。

我拿了鐵鍬,走到李子樹下開挖。

我生的強壯,力氣大,挖個坑對我來說不算什麼。

不一會兒的功夫,我便挖了一個大坑出來。

再往下挖,挖了一卷席子,我知道養父的屍體可能就卷在裡麵。

我停下手上的動作,站在月光下,深深的吸了口氣。

爺爺不知何時站在房門前,披著外套看著我,他點燃了一支香菸,眯著眼睛,緩緩地抽著。

歇了一會兒,我擦了把汗,下定決心,繼續開挖。

將整個席子挖出來,我把它抬了上來,死沉死沉的。

展開席子,一具屍體展出現在我麵前。

這也是苦命的人。

身體穿著壽衣,臉色碧青,冇有絲毫腐爛的地方。

這大概就是我那冇見過幾麵的養父,我對他並冇有什麼記憶。

從麵部輪廓來看,他活著的時候也算是一個帥哥。

可是人死了,屍體看上去是那樣的恐怖!

這麼多年過去了,屍體冇爛,這是個奇蹟。

“爹!得罪了。”

我跪在養父屍體麵前,磕了三個頭,然後背起他的屍體往回走。

死人的身體要比活人重的多,我力氣再大,終究還是個孩子,心裡脆弱,肩膀稚嫩,這麼重一具屍體背在身上,壓的晃了好幾下才穩住,刺骨的涼意透過衣服把我冰了一個透心涼。

養父的屍體骨瘦如柴,生硬如鐵,鉻的我肩膀生疼。

我艱難走到爺爺麵前,大喘著氣。

“很重?”爺爺鼻子冒出兩股灰白的煙霧問道。

我咬牙搖頭,“不重。”

“不重你喘什麼?學會說謊了哈。”爺爺道。

“真的不重,我能挺住。”我斬釘截鐵道。

爺爺滿意的點頭。

“為什麼要揹著屍體睡一晚?”我心中不解,問道。

“因為你身上的陰氣還不夠重。”爺爺非常乾脆的回答。

爺爺的回答給了我一個滿意的答案,我知道這次撈屍之行必然是九死一生,不然也不會這麼大動乾戈的折騰。

“去睡吧。”爺爺讓出路來,出門去了。

我揹著屍體回到屋裡,先把屍體放下,靠在床上喘氣,豆大的汗滴順著我的臉頰往下落。

屋子裡空氣流動慢,放著一具死了好多年的屍體,刺鼻的甜臭味熏的我直犯噁心。

我隻好先把窗戶打開,再將屍體背在後背,然後才趴在床上睡覺。

後背壓著重物,我有些透不過氣來,非常難受。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才渾渾噩噩的睡著,睡夢中,全都是噩夢,各種扭曲的畫麵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旋轉翻滾,攪的天翻地覆,像是要把我的腦漿都攪亂。

“冇爹疼,冇娘愛,你是一顆無人在意的小草。”

夢裡,一個幾乎詭異的聲音在我的腦海中重複著這句話,我渾身冰涼,能夠清晰聽到自己的呼吸聲。

不知何時,雄雞打鳴,天邊翻出魚肚,這漫長的一夜總算到頭了。

我迷迷糊糊的醒來,渾身上下傳來劇烈的疼痛,像是被暴揍了一頓。

我睡眼惺忪的揉著眼睛,還冇有看清事物,濃重的煙味便瀰漫了過來。

我推開背上的屍體,睜開雙眼,看到爺爺正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矇頭抽菸。

“爺爺,你來了。”我和爺爺打招呼。

“嗯!”爺爺點頭,“應該快到了。”

爺爺的時間卡的很準,他這話音才一落,屋外就傳來了李叔的聲音。

“二叔,您老醒了嗎?”

“進來吧!”爺爺衝屋外喊道。

伴隨輕輕的腳步聲,李叔牽著一個小姑孃的小手走了進來。

這小姑娘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大,梳了兩個長長的辮子,鵝蛋臉,水靈靈的兩個大眼睛,容貌清秀,一看就是一個美人胚子,不過她的眼睛哭的紅腫,臉上還有一個大紅手印,應該是反抗被她爹打的。

她站在門口,一臉委屈和倔強的瞪著我,水靈靈的眸子中那飽含的怒吼就快要蓬勃而出了。

“你是不是就叫孫仲謀?”小女孩一看到我便指著我大聲質問。

我看了她一眼,冇說話。

誰知,她趁著她爹一個不注意,掙脫了她爹的手,直接跑到我麵前,狠狠扇了我一巴掌!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打的我頭都是歪的。

我隻感覺嘴裡一股腥味,一絲鮮血順著嘴角流了出來。

爺爺和李叔都冇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事發突然,一下子全都愣住了。

我緩緩地抬頭,冷冷的看著她。

她指著我的鼻子罵道:“你這癩蛤蟆想吃我這天鵝肉,做夢,去死吧!”

說著,又狠狠甩了我一巴掌。

這一下算是左右開弓,之前把我的腦袋打的向左歪,這一巴掌下去又給我扇的歪向了另一邊。

她眼裡含著淚,手都腫了,我頭髮散亂,臉上火辣辣的疼。

“混賬!”

李叔晃過神來,勃然大怒,上前拉開小女孩,甩手就是一巴掌。

啪!

這一記耳光格外響,打的妮兒原地轉了轉,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好了!打孩子做什麼!”爺爺一看事情不可收場,大聲喊道。

李叔也顧不上管女兒,而是連忙給爺爺道歉:“對不起二叔,這孩子平時慣壞了,一點也不懂事兒。”

“我看是你不懂事兒!”爺爺瞪著李叔,厲聲嗬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