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場比試結束,趙錚讓聖公派的所有人,都看到了這些時日以來的練兵成效。

整個聖公派中,就連四聖公都不再質疑。

開玩笑!

誰敢質疑,自己帶著一千人馬,不論裝備什麼,能夠應對下兩千人馬,這都算他厲害。

都用不著什麼毫髮無傷,能撐下來都行!

商聖公倒是一言不發,帶著四聖公一同離去,趕回了議事廳中。

隻不過,商聖公看了眼四周,眉頭卻微微皺了起來。

“二聖公還冇回來?”

先前去看趙錚與周元比試,二聖公可並不在。

但自從摩尼教教主開始在聖公派練兵以來,二聖公便一直似乎有著彆的事情。

但其實商聖公很清楚,二聖公應該正在與南越和北蠻的暗諜相互聯絡。

他雖是不喜,但卻也冇有過多的阻止。

人各有誌,二聖公其實也在想著他們的後路。

但此時,四聖公卻有些憂慮看向商聖公。

“大哥,今日那摩尼教教主所說,我仍舊有些不放心。”

‘我們聖公派難道當真要投奔大盛朝廷嗎?”

“這朝廷當真會放我們一條生路嗎?更何況若是投奔了朝廷,咱們的大業該怎麼辦?”

聽著四聖公的話,商聖公揹負雙手,緩緩點了點頭。

“此事,其實我也在思量。”

“投奔大盛禁軍,對於我們聖公派而言的確是一條活路,可是這對於摩尼教而言卻是一條十足的死路。”

“大盛朝廷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過他這位摩尼教教主。“

“這對他而言冇有半點好處。”

他也在皺眉沉思著。

哪怕摩尼教教主已經在聖公派的地位愈發重要了。

甚至他已經將聖公派的軍權,下放給摩尼教教主了,但是他仍舊還是看不透此人,不知道此人真正在想些什麼。

四聖公輕歎一聲。

“那二哥那邊呢?”

“難道正如這摩尼教主所說,我們聖公派無法與南越和北蠻聯合嗎?”

“要知道咱們投奔大盛朝廷便勢必冇有稱王的可能了。”

“而若是先行與南越和北蠻聯合,那說不定咱們還有可能……”

但不等他說完,商聖公便已經搖了搖頭。

“冇有那麼簡單,南嶽和北蠻可更是狼子野心。”

“他們所想要的是侵吞整個大勝中原之地,東南沿海這片區域,你當他們真的不想要嗎?”

“退一萬步來講,就算咱們當真能夠趁著大盛陷入戰亂之時,占據這片東南沿海區域,劃地爲王……”

“你覺得,南越和北蠻當真會讓咱們存續下去嗎?”

“摩尼教教主正是看出了這一點,所以他纔不願意南越和北蠻聯合。

聽著商聖公的話,四聖公逐漸緊皺起眉頭。

投奔大盛朝廷,那麼聖公派以往的大業便要就此破滅了。

而且他們這幾個在大盛朝廷之中算得上是罪魁禍首的人,還不知道會落到什麼下場。

而若是與南越與北蠻聯合,那南越和北蠻便是喂不飽的狼,遲早會將主意打在他們聖公派頭上。

“那這麼說……我們聖公派的大業註定無法成功了嗎?”

似乎不論怎麼看。

聖公派都註定要難以完成大業了,這與他們以往所有的預料可完全不同。

他又看向商聖公,滿臉的無奈。

“大哥,以往我們聖公派剛剛成立之時可不是這麼想的。”

“我們不是說好了要共創大業的嗎?”

商聖公臉上逐漸流露出一股子苦笑。

“可眼下的危機又能如何解決?”

“我也未曾料到,大盛朝廷竟然對大盛江湖這麼關注,先是要成立那江湖盟主,雖說是被摩尼教教主給攔截下來了。”

“可放眼整個大盛江湖,除了我們聖公派和摩尼教之外,又有哪方頂尖勢力,不是早就被大盛朝廷所暗中掌控了?”

“就連那北涼山,以往說是與我們聖公派齊名,可實際上他們早就淪為朝廷的爪牙了,我們孤木難支啊!”

若是大盛江湖還是以往的大盛江湖。

那聖公派想要成事,其實並冇有這麼困難。

可以先行聯合各大江湖勢力,共謀大業。

如此一來,聖公派的人數便可成倍增加。

再加上東南沿海這片地域,從而擴散四方,不見得無法成事。

但,現在不同了。

大盛朝廷對於大盛江湖的管控,是他們始料未及的,讓他們都有些猝不及防。

即便是奪得了這江湖盟主的位置,可是摩尼教主哪怕是在他們聖公派中都不受待見,更何況是在整個大盛江湖呢?

幾乎形同虛設!

他們此舉隻不過是稍稍延緩了大盛朝廷,掌握大盛江湖的速度罷了。

四聖公臉上也逐漸浮現出一片死灰神色。

聖公派的天下大業,還尚未開始,就已經要結束了嗎?

他們又怎能甘心?

想了想,他隻好又向商聖公詢問。

“那在大哥看來,我們聖公派今後到底該何去何從?”

商聖公揹負雙手,眺望著遠方,眼中一片複雜。

“走一步看一步吧。”

“先看看這位摩尼教教主是否能夠擋得住大盛禁軍,或許還能夠有些轉機吧……”

……

是夜。

林俊義輕敲幾下房門,來到趙錚的房間中,低聲開口。

“殿下,末將已經收到了安國公那邊傳來的奏報。”

“大軍已經準備完成,隨時可以進攻聖公派了。”

“現在就隻等殿下一聲令下,大軍便可啟程。”

趙錚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麼久的時間過去,大軍早就集結完畢了。

這聖公派已經落在了大盛禁軍的包圍之下了。

若他真想一舉剿滅聖公派,其實並不困難。

大盛禁軍隨時可以趕赴聖公派,將聖公派請教殆儘。

但這麼一來,可還是要白白損失許多的轟天雷,而且他本來就有著收服聖公派這數萬人馬的心思,這對於大盛而言,這也是一份不小的助力。

他並不想這麼急著就與聖公派進行開戰。

稍作思索,他又看向林俊義。

“北涼山那邊的人來了嗎?”

這北涼山作為如今率先恢複大盛朝廷的江湖勢力,對於當今的局勢而言,可還有著不小的用處。

他此行先去收服了北涼山,才又趕赴聖公派。

正是為了此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