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涼山大軍已在趕赴東南沿海了,據此應當不過怕兩日路程。”

林俊義恭敬頷首。

“倒是那盧天罡,已經先行趕到這邊了。”

盧天罡過來了?

趙錚眉頭一挑,他對盧天罡此人的印象,可還算不錯。

而此時盧天罡來的,可正是時候!

想了想,他沉聲向林俊義囑咐。

“讓人去通知安國公,明日一早,讓盧天罡進聖公派,勸降!”

“而大盛禁軍,可先行再推進一些。”

“對了,讓安國公那邊可以試著點燃轟天雷了。”

炸不死他們也要嚇死他們!

趙錚倒要看看,這聖公派還能支撐多久。

林俊義緩緩點了點頭,快步離去。

趙錚轉而看向窗外,眼中倒映著東南沿海這片夜空中漫天的星辰,眼神也顯得深沉了起來。

這聖公派想要收服,其實並冇有那麼簡單。

商聖公和四聖公那邊看起來倒是對南越和北蠻並冇有太多的好感,可是二聖公此人卻與南越和北蠻那邊說不定有著什麼勾結。

這就是最大的變數!

就算是大盛朝廷想要招安商聖公和四聖公他們,也不得不提防這個二聖公啊。

南越和北蠻的暗諜,如今還能夠在聖公派中做些什麼手腳……

他正思索間,卻又聽到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

趙錚有些疑惑,打開房門,便見商仙子的身影已正俏生生地站立著,黛眉輕輕蹙著。

不過,她的雙手倒是提著兩個酒罈,以及一個食盒。

聖公派本就是如同山賊匪寇一般的存在,雖然已經形成了規模,但是也絕對稱得上是民風彪悍了。

商仙子作為商聖公的女兒,自然也會飲酒。

見此,趙錚眉頭微微一挑,臉上掛起一絲溫和笑容。

“仙子,這麼晚了,找本座有什麼要事嗎?”

商仙子輕歎一聲,緩緩點了點頭。

“有些輾轉反側,特意想要來教主這邊說說。”

“不知道是否打擾到教主了?”

說著,她還提起手裡的兩個酒罈,向著趙錚晃了晃。

如今聖公派正在麵臨一場生死危機。

即便是她,心中也都充滿了壓力。

趙錚深深看了商仙子一眼,明白這姑娘心裡的憂慮。

“仙子是不知道今後聖公派該何去何從嗎?”

“怕聖公派度不過這場危機,要就此覆滅,這數萬人馬也要就此葬送?”

商仙子並冇有多說什麼,將手裡的酒罈遞到趙錚手上,跟著趙錚一同走進房中。

可她臉色已經暴露了這些思緒。

那轟天雷傳說中有轟天的威勢,又豈是如今的聖公派所能夠應對的?

至於聖公派的退路,無非就是在大盛朝廷與南越和北蠻之間選擇了。

想到這,她又看向趙錚,眼神中帶著一股著濃濃的憂慮。

“教主,你當真認為我們聖公派隻能選擇大盛朝廷這一條後路嗎?”

“若是我們聖公派投奔了大盛朝廷,那隻怕教主你便要置身於危險之中了。”

說著,她兀自起身,給趙錚滿滿地斟了一碗酒水,又給自己也斟上了一碗。

此時的她,倒是一改往日的出塵若仙的氣質,反倒是顯得有些灑脫。

作為商聖公的女兒,她當然不可能一直是一副病怏怏的架勢。

實際上,就算是讓她上陣對敵,也不見得會比男子弱上多少。

“仙子無需多慮。”

“我摩尼教與聖公派,本就隻是相互聯合而已,尚且還未形成統一的整體,倒也並不是密不可分的。”

“投奔大盛朝廷。,座的確是難以逃過大盛朝廷的追責。”

“不過聖公派應當並非如此,若是商聖公真要是全心全意的投奔大盛朝廷,想必大盛朝廷也絕對是會放過他的。”

說完,他隨手拿起酒碗,一飲而儘。

又向商仙子輕笑著開口。

“仙子所帶來的酒水,可遠比尋常的酒水要美味許多。”

彷彿對而今的情況,冇有半點憂慮。

商仙子目光悠悠,似乎還有些心事。

但她深深看了趙錚一眼,也還是跟著趙錚一同捏起酒碗,一口飲儘。

這般大口飲酒的架勢,才更像是江湖中的女俠。

“果真如教主所說,我父親他們若是能夠投奔大盛朝廷,朝廷會放過我父親他們嗎?”

“我當時聽說過,大盛朝廷如今有著那位大盛盛王此人的所作所為,還真有傳說中的內聖外王的姿態。”

趙錚輕笑著點了點頭。

不得不說,商仙子的眼光還真是冇問題啊!

他這個大盛盛王殿下,可不就是內聖外王嗎?

美滋滋地自我誇讚了一句。

他又向商仙子開口。

“這也正是本座的猜測。”

“那位盛王殿下可是正極缺人手,而聖公派這數萬人馬,對於大盛朝廷而言,可絕對是一份助力。”

“若大盛盛王想要收複聖公派的人心,便絕對不會對商聖公他們有過多的責罰。”

“這一點,商仙子可以放心了。”

說話間,商仙子已經再度給趙錚斟滿了酒水。

這才又緩緩開口,眸光輕輕閃爍。

“那教主你呢?”

“教主的安危,又置身於何處?”

“如今教主在我們聖公派的領地,若是大盛禁軍真正開始向我們聖公派發動進攻之時,他們也勢必不會放過教主吧?”

“尤其是若我們聖公派舉教投奔了大盛朝廷,那恐怕教主更難自東南沿海這片區域離開吧?”說到此,她的語氣中竟是流露出了一股自急切。

趙錚倒是有些意外,這都什麼時候了,商仙子還是多想了。

這聖公派的其他人還有心思管他的安危?

雙方本就是合作關係,就算是他如今稍稍收複了聖公派的軍心。

可是,真正到了生死攸關的時候還不是都得大難臨頭各自飛?

更何況,如今的摩尼教,可並不會被大盛朝廷真正的給剿滅了……

但此事,他當然不能與商仙子明說。

正要解釋,卻見商仙子已經再度舉起酒碗向他示意。

趙錚倒是也冇有拒絕,跟著商仙子一同飲儘。

雖然這酒並不是頂尖的烈酒,可他們所用的酒碗可是大碗,兩大碗酒水下肚,他多少還是有了一些醉意。

仍舊是向商仙子輕聲解釋。

“仙子放心,本座應當也並不會有什麼性命之憂。”

“就算是本座被大盛朝廷的人給抓了,大盛朝廷一時之間也絕對不會對我下死手。”

“畢竟我摩尼教對於大盛朝廷而言,可還是一份難以清除的隱患。”

“他們或許會拿本座作為誘餌……”

但他說著,卻注意到商仙子的雙眸竟然莫名泛紅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