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對影後動了心》

小說介紹

主角叫慕千染白彧的小說叫做《他對影後動了心》,它的作者是慕千染白彧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慕千染坐在電腦前,一邊跟荊歌互動,一邊看著彈幕。【荊歌在《我的十八歲》裡麵飾演龍香稚的親哥,現在跟慕千染成為了實習戀人,妙啊】【我本來覺得慕千染和荊歌冇有CP感,經過你這麼一說,千歌CP我磕了!】【嗚嗚

《他對影後動了心》

第4章

免費試讀

慕千染坐在電腦前,一邊跟荊歌互動,一邊看著彈幕。

【荊歌在《我的十八歲》裡麵飾演龍香稚的親哥,現在跟慕千染成為了實習戀人,妙啊】

【我本來覺得慕千染和荊歌冇有CP感,經過你這麼一說,千歌CP我磕了!】

【嗚嗚嗚嗚突然好想哭,龍哥對香稚很寵的,我做夢都想讓他們二搭】

【老天爺聽到了你的祈禱,讓他們一起上了戀綜,雖然已經過了三年,但好在他們再次同框了!】

【已經過去三年了嗎?更想哭了】

【孕婦不能長時間用電子產品,有輻射,對寶寶不好】

慕千染雙手合十,波光瀲灩的眸子微微眯起,笑道:謝謝大家對我的關心,醫生說每天看兩三個小時手機電腦冇有問題,我會多多注意休息,養好寶寶的。

這可是她的護身符,要不然白彧知道她上了戀綜,會拆了她。

荊歌:有空我整理一份孕婦注意事項給你吧,你自己都還是一個孩子,照顧好自己。

慕千染:謝謝。

【甜死誰了?甜死我了!】

【第一次連麥孕吐,第二次連麥慕千染宣佈自己懷孕,如果對麵的男嘉賓不是荊歌,恐怕要暴走了】

【雖然知道慕千染在外麵有狗了,可我還是想磕她和荊歌,千歌cp給我鎖死!】

【這對比較帶感,顯得另外兩對實習情侶太死板了,我都知道他們接下來要怎麼演】

【對對對,隻有慕千染和荊歌的親昵不像演出來的!如果慕千染退賽了,我就不看這個戀綜了】

【聽說導演是龍香稚的粉絲,不用擔心慕千染退賽哈哈哈哈哈哈】

【咱們內部有人,好耶!】

【嗯,慕千染後麵是誰?】

白彧打開了房門,徑直走了進來。

因為慕千染是坐著直播,鏡頭比較矮,觀眾隻看到了男人的身子,冇有看到他的臉。

慕千染剝橘子的手一頓,她從直播間裡看到了白彧站在她身後!

她驚恐的張嘴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魔王回來了!

一隻手捂住了攝像頭,直播間瞬間黑屏,接下來聲音也消失了。

【如聽仙樂耳暫明】

【幸好我是聾子,剛纔什麼都冇有聽到】

【耳朵說它聾了,聾的很安詳】

【我差點被她這一嗓子送走】

【感覺這個直播間越來越**了】

【笑不活了,這真的是戀綜嗎?確定不是求生節目和懸疑驚悚欄目嗎?】

【荊歌再次懵逼】

【剛纔進來的那個男人是誰啊?看身材挺有型的】

【他的手也很好看,無名指似乎戴著一枚戒指】

【莫非是孩子他爸?!】

荊歌扶額,心中為慕千染祈禱。

白彧可不會因為慕千染的實習對象是他的朋友,就覺得沒關係。

那個男人,獨占欲可怕的很。

有時候他覺得慕千染抗壓能力真的強,在白彧手下活蹦亂跳了三年,換做彆人,早就瘋了吧。

白彧扣住了電腦,銳亮黑沉的眸子看著驚恐的女人,他微微一笑,問:老公回家了,不開心嗎?

慕千染搖頭:我開心!老公你回家了,我超級開心!我,我還準備了一份禮物送給你!

白彧:禮物的事不急,我們先談談《戀愛實習生》,你跟荊歌是什麼時候好上的?你應該知道他結婚生子了吧?

慕千染:我冇跟他好上!我們先說禮物的事,我很急的!

白彧抬起她的下頜,鳳眸猶如一把銳刀,一寸一寸刮過她的頭皮,嗓音低沉溫柔:寶寶,你知道醫生把你支開,單獨跟我說了什麼嗎?

慕千染咬著嘴唇,撲進他懷裡,就差痛哭流涕求他不要發脾氣。

嗚嗚嗚嗚嗚她真的很害怕他發火。

白彧溫柔的摸著她腦袋,嗓音沙啞磁性:他說,我的病治不好,我會越來越瘋,最後我會毀掉你,也會毀掉我自己。

門外的唐棠捂住了嘴巴。

彧神

噓柳吉安拽著她往外走:你不要命了,敢插手白彧的事!

不是,彧神他說的話太可怕了!上上次他發病,把自己和千染鎖在集裝箱,晚一步我們就要大海撈針,撈他們的屍體了!

冇那麼嚴重,他隻是想嚇唬千染。而且,你不要相信白彧說的話,因為你永遠猜不透他說的是不是真心話,他心思難測。

臥室裡。

慕千染抱著白彧,毛茸茸腦袋像隻小奶貓,蹭著他優雅修長的脖頸:老公,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你會好的,你不會毀掉我,也不會毀掉自己。因為我會看著你啊。

白彧薄唇微翹,把她抱坐在腿上,大掌撫摸著她的腦袋:把你鎖起來好不好?隻有這樣,我纔會心安。

慕千染身體一僵,看來這次他真的生氣了,她撒嬌都不管用。

幸好,她還有必殺技!

她親了親他的下頜:可是我不喜歡待在屋子裡,醫生說我要適當運動,這樣對我,對寶寶都好。

白彧蹙眉:你不就是寶寶,我們家還有第二個寶寶嗎,你是說外麵那個胖成豬的貓?

慕千染:

白彧:你餵了它半年,它都不跟你親,把它送走吧。

養不熟的白眼狼,不要也罷。

慕千染咳嗽了一聲:你還記得,荊歌家那對雙胞胎百天的時候,我們去吃百日宴。

白彧:嗯。

他抱著她,往床上走。

他冇有心思聽她說彆人,隻有在臥室裡,隻有在床上,看著她精疲力儘昏睡過去的模樣,他纔會感到安心。

陷入沉睡的她,很乖,不會想著離開他。

他可以看著她的睡顏,一直到天亮。

慕千染以前挨著床就害怕,因為她會被車軲轆碾過來碾過去,現在她不怕了,她有護身符!

當時你說荊歌家的孩子很可愛,那是你除了誇我以外,對第二個人說出可愛這個詞。

嗯白彧眨了眨迷離沉醉的鳳眸,俊美性感不羈,他快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完了。

根本冇聽她在說什麼。

慕千染摸著自己的肚皮:我從來冇有這麼高興過。

白彧開始扒她的衣服:我也是,寶寶今天好乖。

慕千染歎了口氣:我懷孕了。老公,今天你就睡沙發吧!

好爽!

有朝一日,她竟然能這麼理直氣壯的吩咐白彧。

誰牛逼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