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林清照食則同桌,寢則同床,在避難所度過了幾日冇羞冇臊的日子。】

【這些天裡,你教了林清照一些劍法的初級使用技巧。】

【你們兩個人一同修煉了郎情妾意劍。】

【同時你也冇有閒著,你利用父親留下來的暗樁打探到了一些訊息。】

【那日徐府起了大火之後,除了一些四處逃散的家仆之外,你父親他們都失去了蹤跡和音信。你心中隱隱的確定了他們已經遭遇了不測。】

【深知危險近在咫尺的你開始籌劃逃離大奉的計劃。】

【在一個清晨,你帶著林清照離開了避難所,踏上了離開大奉的道路。】

【沿途中,魂殿和欽天監的勢力一直在四處搜尋你們兩個人的下落和蹤跡,好在你警惕性極高,你們多次與危險擦肩而過!】

【逃亡路漫漫,為了尋仙問道,報仇雪恨,你和林清照的日子極為艱難。】

【好在你生性樂觀,知道仙字首先有個人字旁。】

【仙路苦寒,你我相擁取暖。】

【隨著這些日子下來有驚無險,風平浪靜。眼看就可以離開大奉境內,你的心中卻湧起了不好的預感。】

【因為你清楚,那些人絕對不會讓你這麼輕易地離開大奉!】

【這一日,你和林清照兩個人一路奔波,來到了大奉邊境。】

【出現在你們兩個人眼前的,是一座荒無人煙的山脈,隻要離開這裡,你們兩個人就算是暫時告彆了大奉。】

【這條山脈暗藏危機,不過好在你早就將這條山脈危險的地帶摸清,你和林清照兩個人一路上避開了那些強大的妖獸,走著渺無人煙的地帶。】

【一陣陣狂風呼嘯而來,夾雜著些許妖獸的腥味,肅殺的氛圍讓你心中的不祥預感愈發濃鬱。】

【就在你們兩個人走到山脈的邊緣,即將通過山脈時,空中突然出現了數道身影!】

【他們每個人都籠罩在灰霧之中,居高臨下的審視著你們,身上有著無形殺意釋放而出!】

【你很清楚,他們就是那一日在你家中出現的魂殿修士!】

【一場惡戰,在所難免!】

荒蕪的山脈中。

陣陣狂風呼嘯。

風中帶著這座山脈中的妖獸身上的腥味。

正在行進的徐無塵和林清照兩個人,察覺到空中的異常,身影緩緩停駐下來。

陰影籠罩在兩個人的頭上。

少女緊緊地抱著懷中的長劍,依靠在徐無塵的身側,清顏上除了幾分怯懦外,更多的是恨意和怒火!

就是這些人,奪走了她平靜的生活,讓她父母慘遭不測!

徐無塵平靜地看著空中的魂殿修士,修長的身影傲然而立。

他就知道。

這些魂殿的老狗不會輕易放他們兩個人離去!

不管他們選擇哪條路線,隻怕都已經被魂殿的人盯死了。

反而是這條極為危險的道路,可能盯梢的人實力會偏弱一些。

畢竟魂殿的人大概率不認為他們兩個人能從這裡活著出去。

“陳護法,這兩個小傢夥就是那徐家的麒麟兒和林家的災星!”一個灰袍修士踏空上前,看著為首之人說道。

陳護法陰鷙的眼神盯著徐無塵和林清照,冷笑道:“本座知道了,既然他們兩個小輩落在了我的包圍網中,那這份功勞本座就卻之不恭了!桀桀桀!”

徐無塵眉頭輕蹙,淡然說道:“你這老狗反派的味兒也太沖了,收收味兒!”

這老傢夥的笑聲比自己味兒正多了。

一聽就是魂殿高層了!

讓徐無塵心中多了幾分凝重。

總不能又是一次劇情殺吧?!

聽到徐無塵的話,陳護法拂袖冷聲:“小子,看在你還有幾分天資的份上,給你一個加入我們魂殿的機會!”

“隻要你現在乖乖獻上自己的靈魂,效忠於我們魂殿!並且將你身旁那個小丫頭交出來,本座保你成為魂殿的高層,將來當個副殿主也非不可!甚至你想要成為萬人敬仰的大奉國師也可以!”

說完,陳護法極為倨傲的看著徐無塵。

在他看來,他願意提出這種條件,徐無塵必然會痛哭流涕的應承下來!

畢竟魂殿副殿主,那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地位!

而且大奉國師更是普通人眼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可謂風光無限!

不比帶著這個小丫頭東躲西藏來的好?!

徐無塵看了一眼身畔嬌軀微微一僵的林清照,淡然說道:“廢話不必多說了,你個老狗準備好白給了嗎?”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林清照微微跳動的呆毛瞬間平靜了下來。

抱著寶劍的手臂,也稍微鬆懈了幾分。

果然……

不管任何時候,徐無塵都不會丟下她一個人的!

林清照微微轉過頭去,偷偷打量了一眼徐無塵。

隻見身畔的少年眉目含情,俊逸出塵的麵容風輕雲淡,縱然是麵對這麼多強敵,也巍然不懼,一副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的從容之態。

遺世而獨立。

哪怕是朝夕相處了這麼多日子,林清照還是不禁失神,沉浸在徐無塵的仙姿神顏中。

在少女平靜的心湖上,彷彿投下了一塊石子,泛起碧水漣漪。

“小子,既然你想死,那麼本座今日就送你一程!正好你體內的至尊骨,本座也是垂涎不已!桀桀桀!”陳護法眼神陰冷的盯著徐無塵,發出詭異的笑聲。

徐無塵看了一眼身側的林清照,淡然道:“你退後。”

這陳護法的實力尚是未知。

徐無塵自然不想因為林清照分心。

“可是我……”林清照有些委屈的看著徐無塵。

她也很想幫助徐無塵戰鬥!

她不想總是遇事就躲在彆人的身後!

但是少女清楚地認知到一件事情。

那就是她現在隻會給徐無塵幫倒忙。

“這老狗是魂殿護法,他後麵的人也都是道門六品以上的高手,不是你所能對付的。”似乎是看出了少女的心思,徐無塵輕聲說道,“你現在要做的就是隱忍,以後總有你報仇的機會!”

林清照一怔,然後用力的點了點頭:“好!”

隱忍!

她老隱忍了!

“小子,放心吧,她可比你重要多了,本座會留她一條命的!桀桀桀!”陳護法看出了徐無塵的擔憂,冷笑著說道。

“你個老狗這麼正派的反派倒是不多見了,怎麼反倒是顯得我素質有點堪憂。”徐無塵挑了挑眉,有些意外的說道。

“小子,讓你看看你和本座之間的差距吧!”陳護法冷笑一聲。

轟!

隻見陳護法道門三品大能的實力,瞬間爆發出來!

“小心。”

站在徐無塵身後的林清照見狀,輕咬櫻唇,一臉擔憂的說道。

這陳護法境界儼然在徐無塵之上!

這一品之差,卻是天差地彆!

是上三品和中三品間無法逾越的鴻溝!

徐無塵聞言,身影緩緩而立,輕聲笑道。

“丫頭,遞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