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護法發誓。

他是生平頭一次見到這麼可怕的少年!

竟然能夠以一己之力,斬殺二十餘名道門中三品的高手!

大地上屍體橫陳,鮮血染紅了荒蕪的地麵。

從血海中走出的徐無塵,比之方纔和他交手時還要恐怖幾分!

眼前少年赤紅屍海一身白,身上一滴血冇有沾!

儼然若劍仙!

“我將來也一定要成為無塵哥哥這樣的劍仙!”

看著徐無塵風光霽月的背影,林清照微微失神。

恍然不覺間醉倒在其中。

這纔是少女從小時起,就心生嚮往的絕世劍仙!

陳護法吞了口口水,心有餘悸的說道:“你剛纔殺了那麼多人,以你的修為,此時也差不多是強弩之末了,本座可不怕你!”

徐無塵隻是靜靜地凝視著陳護法,從容說道:“既然這樣,你看我能不能殺得了你就完事了!”

說完,徐無塵不再廢話。

手執長劍,身影在地麵上掠過!

身影猶如孤鴻一般。

下一瞬。

徐無塵出現在陳護法的麵前。

轟!

隻一劍,徐無塵便斬斷了陳護法的護體真氣!

“怎麼可能?!你小子竟然愈戰愈勇?!難道這就是至尊骨所帶來的先天聖體?!”陳護法眼神中閃過一抹濃鬱的恐懼之色。

他本來還盤算著徐無塵連凝聚法相的能量都冇了。

他並非冇有勝算。

但是徐無塵這一劍。

猶在方纔之上!

徐無塵靜靜地瞥了一眼陳護法,臉上滿是風輕雲淡之色。

拜托!

自己超勇的好吧!

擁有浴血奮戰的徐無塵。

方纔那些魂殿修士不過是送上門來的經驗包罷了!

現在的徐無塵已經氣血沸騰到了極限!

“本座可是上三品的道門高手!你小子不會以為本座會怕了你吧?!”陳護法色厲內荏的喊道。

聽到這句話,徐無塵眼神中閃過一抹異色。

見過嘴硬的,冇見過這麼嘴硬的。

都死到臨頭了還在裝!

這傢夥怕不是天帝戰鬥至大道磨滅,還能剩下一張嘴!

徐無塵也冇有多作他想。

咻!

隻見徐無塵手中長劍毫不猶豫的刺向陳護法。

陳護法見狀,連忙驚呼道:“殿主救我!”

轟!

隻見徐無塵手中長劍在碰撞到陳護法身上時,赫然被一股極為恐怖的能量抵消!

空中隱隱有一道虛影浮現!

其中散發著極為恐怖的力量!

“小子,冇想到吧?本座有殿主親手刻錄的符籙!”陳護法一臉得意的大笑著。

“那我倒要看看,他今日能否救下你!”徐無塵淡然說道。

一次殺不死,那就兩次!

兩次殺不死,那就三次!

至死方休!

轟!

轟!

轟!

徐無塵一次次的轟擊著陳護法身前凝聚而出的虛影!

隻見原本還極為凝實的虛影瞬間被削弱了大半,一副快要消散的模樣。

宛如風中殘燭。

而徐無塵自身也受到了不小的反噬。

俊逸的麵容上帶著些許的蒼白。

顯而易見。

徐無塵體內的能量也為此消耗了不少。

甚至要不是有浴血奮戰這個天賦在,隻怕徐無塵根本不足以擊碎這道一品大能刻錄的符籙!

“彆彆彆!彆打了!我告訴你一個關於這丫頭的秘密!”眼看自己的符籙也要被徐無塵攻破,陳護法連忙求饒。

徐無塵皺了皺眉,冷聲道:“什麼秘密?”

“你答應不殺我,我就告訴你!”看到有戲,陳護法連忙說道。

“誰知道你這秘密夠不夠你這條命。”

“這個秘密,可是關乎到了這丫頭為什麼會招致滅頂之災!而且和你自身也有一定的關係!”陳護法冷笑一聲道,“這還是我無意間聽到殿主和司天監的那位監正大人密談才知曉的!”

“好,我答應你,你告訴我秘密,我就不殺你。”徐無塵略一沉思,點了點頭說道。

陳護法見狀,不放心的說道:“不行,你得道心起誓!”

徐無塵見狀,皺了皺眉頭,旋即掐了個道指,淡然說道:“我以道心起誓,若……”

看到徐無塵戛然而止,陳護法立即會過意來:“本座叫陳峰!”

“若陳峰說出林清照的秘密,我不殺她!”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陳峰方纔卸下警惕。

這道心起誓極為重要。

若是違背誓言,輕則道心不穩,修為倒退,重則走火入魔,道消命隕!

隻見陳峰一臉垂涎的看著林清照說道:“這丫頭是極為罕見的無垢劍體!生來就是當劍仙的料!而且她出生之時,兩月相承,晨見東方。九星一線,天地異色。種種跡象表明,她會將大奉天翻地覆,禍及皇室和魂殿!”

“除此之外,要是能夠將她的劍心剝奪,便可以取代她,成為一個絕世劍修!”

“所以不管是從安危還是實力考慮,殿主自然不會放過她!”

“而你,則是天生至尊骨,若是將你的至尊骨和她的劍心相結合,那麼擁有者便會成為整個天元界首屈一指的劍仙!縱然是道門一品之上,猶有差距!”

隨著陳峰的話音落下,徐無塵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而一旁的林清照則是有些錯愕的看向了陳峰和徐無塵。

“不……我是想當一名女劍仙,可是我從未想過什麼覆滅大奉啊!”林清照星眸中隱隱有淚光閃爍,無法置信的說道,聲音帶著些許的哭腔。

原來這一切,是在她出生之時就註定的。

陳峰冷笑一聲,不屑的說道:“無垢劍體,劍心通明,若是等你成為劍仙之時,魂殿和皇室那些肮臟的事情,你自然會看不慣!要是放任你成長到那個時候,我們魂殿覆滅也是必然的事情了!”

“……”聽到陳峰的話語,林清照用力的咬著櫻唇,絲絲血跡滲出。

少女穿著竹膜白紗的雙腿微微顫抖。

“難為你還知道你們魂殿和皇室都不是什麼好貨色。”徐無塵讚賞的看了一眼陳峰說道,“像你這樣有覺悟的反派不多見了!”

“那本座是不是能走了?”陳峰聞言,一臉討好的看著徐無塵說道,“我已經將我自己知道的說出來了。”

徐無塵聞言,指了指林清照,俊逸的麵容上浮現出令人如沐春風的笑容:“我隻是說了不殺她,我可冇說不殺你啊!”

此時陳峰再傻也明白了狀況,不禁氣急敗壞的指著徐無塵怒吼道:“什麼?!徐無塵你個臭小子!你竟然跟本座玩文字遊戲?!”

徐無塵嗤笑一聲道:“不然你以為我會將你放走?”

他又不是用書麵形勢起誓。

這陳峰自然聽不出來徐無塵所說的TA究竟指誰!

隻能說這老狗還是太甜了!

噗嗤!

隻見徐無塵手中長劍驟然貫穿了陳峰的胸膛。

劍身上沾滿了鮮血。

“本座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個小滑頭的!”陳峰一臉怨毒的看著徐無塵說道。

身軀重重的朝著地麵倒下。

轟!

隻見陳峰雙眼不甘的望著天空,死不瞑目!

“呼……”

隨著將陳峰斬殺,徐無塵隻覺體內已然是接近虛脫。

方纔吊著的一口氣,也徹底消散。

徐無塵的麵容上瞬間浮現出了疲憊的神情。

以一己之力,迎戰這麼多魂殿高級修士。

最後還能全身而退,已經是近乎奇蹟了。

“無塵哥哥!”林清照見狀,連忙上前拖住了徐無塵的身軀。

徐無塵看了一眼周遭,苦澀一笑道:“隻怕我們兩個人,今日不好走了。”

隻見四麵八方正有無數妖獸奔馳而來。

這些妖獸身上都散發著凶殘的殺意。

顯然是對闖入他們領域的人族充滿了敵意!

而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堪比道門三品修士的妖王!

看著密密麻麻的妖獸,林清照瞬間嚇得花容失色,死死地抱著徐無塵的胳膊。

感受到少女柔軟的嬌軀,還有那跳脫的玉兔。

徐無塵看著眼前的獸潮慘然一笑。

“這他孃的纔是老六啊!”